第19章 惜墨

第(1/2)页

  庆阳郡主寝殿的门前,时惜墨的心中五味陈杂。
  十四年前那一战,国公爷班师回朝的队伍遭遇了锦国余孽的伏击。为了保护陛下,国公爷战死,死后封王,轰轰烈烈。
  但鲜少有人知道,他的父亲时易为了保护国公爷,也死在了敌人的箭下。
  万箭穿心,血流成河,死不瞑目。
  锦国余孽杀害了国公爷之后,援军这才赶到,一举歼灭了所有的敌人。
  陛下只带回了国公爷的棺椁,余下的九百六十二名时家军将士的尸体,则永远留在了锦国通往庆国的大道上。草草掩埋,连个葬仪都无。
  落叶,尚需归根。
  但十四年了,此事一直都耽搁着,从此成了十万时家军以及那九百六十二名将士家属的心结。
  怨吗?怨的。
  恨吗?也恨。
  可是这满腔的怨恨却不知道可以对谁发泄。
  锦国人?
  他们素来安居乐业,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遭遇国破家亡和山河破碎,奋起最后的余力反抗,也是人之常情。
  何况,那些余孽也都伏诛了,甚至连家人都遭到了清算。
  时家军?
  国公爷去世之后,时家军由偏将沈辙代理,奉命镇守北域,从此再未回京。沈将军一直以来都记挂着那些埋骨异乡的兄弟,但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陛下能够保留时家军,是因为国公爷的救命之恩。可偌大的军力,对任何一个帝王而言,都是巨大的威胁。
  九百六十二条人命,要想将弟兄们接回来,是个大工程,不可能做得悄无声息。
  而沈将军若敢擅自调动兵马离开北域,那时家军就不得不要解散了。
  那么,怪陛下吗?
  十四年前那一场征战,庆国虽然胜了,但战争带来的损害和耗费也十分巨大,整个庆国都在修生养息。
  而陛下还是从私库中拨出一笔巨款,以作牺牲将士的慰问金,数额甚至是往例的三倍。
  国公爷不在了。
  国公夫人殉情。
  沈将军被调到了遥远又艰苦的北域,兵权仍在,但处处受到牵制,过得谨小慎微。
  时皇后身处后宫不得干涉朝政。
  郡主那时才三岁,被抱进了庆宫抚养。
  满朝上下,竟找不到一个人为牺牲的时家军将士说话,此事便就不了了之。
  时间长了,这些往事逐渐随着云烟消散。
  到如今,整个庆国上下,还有几人能记得仍然有九百六十二位为国捐躯的时家军将士埋骨他乡,叶落而不能归根?恐怕连大多数的遗属都已经放弃了。
  但,这却是时惜墨心中永远的痛。
  以他现在的能力,要想寻回一人尸骨,并不是难事。可是那么多年的时光过去了,尸体变成骸骨,彼此连结在一块,早就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他没有能力将所有人都带回来。
  自从父亲死后,时惜墨和母亲跟随沈将军北上,在北域边疆长大。他学习兵法、谋略、骑射和武艺,是整个军营中天资最高又最努力的孩子。
  沈将军不曾娶妻,膝下无子,便将好兄弟的儿子认了义子,视他为继承人。
  十二岁,他击杀了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