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星择

第(1/2)页

  时景一路追着贼眉鼠眼的中年人从喧闹的街市到寂静黑冷的巷子口,终于将人堵在了死胡同。
  中年人无路可退,见来人只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小伙,便又耍起了横来。
  他恶狠狠说道:“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否则的话,小心你的性命!”
  时景好整以暇地望着对方,眉头轻挑:“呵呵,我还以为你会赖上一赖,没想到还算爽快。”
  她伸出手来:“也好,那我就放你一条活路,把你刚才偷到的那个荷包交出来,京兆府咱们就不去了。”
  没错,刚才在夜市,她亲眼瞅见这个中年人顺了位公子的荷包扬长而去。出于人民警察骨子里那份急公好义,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作恶,这如何能忍?
  中年人被揭穿了龌蹉行径,很是气急败坏,而对方只有一个人,又令他恶向胆边生了。
  他悄悄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藏在袖口之中,一步步趋近:“若你有本事,便将荷包拿去。若你没本事,那就将命留下!”
  话音刚落,他猛地从袖口抖落出匕首,迅如疾风般将利刃往时景的胸前扎过去。
  这点小儿科,自然难不倒时景。
  她一个利落的转身躲过了明晃晃的刀刃,顺势一拐,中年人手中的匕首便不知不觉到了她手中。
  左勾拳加肘击,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将匕首抵在了中年人的脖颈之上。
  她轻声笑道:“话不要说得太满,以免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利落点,将你刚才偷的荷包拿出来,否则……等你死透了,我自己来取也是一样的。”
  说着,匕首的刃往里紧了一寸,轻而易举地擦破了一点中年男子的皮肉。
  男人又惊又惧,差一点吓得尿都要流出来了,着急忙慌地将荷包拽了出来:“给给给,今夜好不容易才开工,就偷了这么一个,全给你了!但求大爷饶小的一命!”
  时景知道,像这样的小贼就算真的送去了京兆府,多半关押几日就会被放出来的。这是一门营生,他们靠此而活,关押他一个,也还有其他人。
  天下无贼,只存在于乌托邦。
  东西既然已经交出来了,那也就没有必要再为难他。
  她接过荷包,将匕首收了回来,往地下一扔:“还不快滚!”
  中年人矮着身子捡起了匕首,趁着时景低头检查荷包的功夫,又起了歹毒心思。他面容狰狞地举起了匕首,下一刻,就要往时景的后背上扎!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飞奔而来,迎面就挡住了匕首的去势:“小心!”
  “滋”的一声,锋刃划破布料,在黑衣男子的手臂上留下了红色的刀痕。
  醒过神来的时景再度夺过匕首,这一回,她毫不留情地在中年人的手掌下狠狠地砍了下去:“本想放你一马,是你自寻绝路。这手,就废了吧!”
  “咔嚓”两声,中年人的手骨断了。
  这一回,中年人终于知晓了对手的可怖,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时景这才有功夫去查看从天而降的黑衣人受伤的手臂:“呀,流血了!伤口还不浅,你得找个地方包扎一下。”
  她抬头,看到了一张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