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破局

第(1/2)页

  时景见柳雾月神色不对,悄悄拉了拉他衣袖:“别人说的话虽然难听,但你决定与我来这里之前,不都已经想好了会遇到什么事吗?”
  她顿了顿:“雾月,冷静。”
  柳雾月的眼眸一片雾蒙蒙的,他情绪低落,甚至带着几分凄冷退意:“郡主,他……他叫柳承月,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自从他进了庆阳郡主府,“男宠”这两个字就已经成为贴在他身上的纸符。他虽然也会难过,悲哀,感伤,觉得懊恼和丢脸,却早已学会了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只是没想到,穷尽努力浇筑的城池,在碰到亲弟弟不屑的讥讽时,却还是一下子就匮散了。
  若这里有洞,他想跳下去,从此不再醒来。
  弟弟?
  时景朝那人望去,困惑地摇了摇头:“可是他跟你一点都不像啊……”
  柳雾月抿了抿唇:“我像我的母亲,他也像他的母亲。”
  时景哑然失笑:“行,我现在知道你的继母为何那般容不得你了。”
  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你放心,今日我会为你出这口恶气的。”
  说着,她对着楼下的柳承月招了招手:“看来这位公子对我颇有意见,来,上来咱们细说。”
  柳承月一愣,随即摆了摆手:“我不上去,谁知道郡主是否因为我说了一句实话,就要对我打击报复?”
  他咳了一声:“今日在场的都是读过书,有见识的文士儒生,郡主若有指教,就该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就算是要道歉,也不该对着我,而是要跟在场所有被你们污了眼睛的人道歉。”
  徐重光闻言,立刻鼓起掌来:“说得不错!”
  这下子,满场的气氛顿时又被带了回去。
  二皇子萧祁见状不对,站起来想要打个圆场:“好了,诸位,难得大家齐聚一堂,何必为了些许小事伤了和气?”
  “二皇子殿下。”时景打断了萧祁的话。
  她笑着说道:“这的确是些许小事,但我倒不觉得如此会伤和气。所谓理不辩不清,道不辩不明。明理论道,也是读书人的职责所在。不是吗?”
  一边说着,她一边优雅而缓慢地从楼梯上下去,径直走到了柳承月的面前:“公子不敢上来,那也无妨,我过来。”
  庆阳郡主的这张脸原本就生得十分美貌,加之今日时景特地盛妆打扮过,看起来就更艳光四射,比成色最好的明珠还要耀眼夺目。
  这些文人学士,从前只闻庆阳郡主其名,哪里能有机会这般近距离地见过她?
  此时一见,只觉得她高贵典雅,从容淡定,美貌不可方物,便说她是瑶池仙子也做得的,哪里与轻浮二字搭得上关系?
  时景所经过之处,所有人都悄然为她让出道路,当她停下脚步时,已然与柳承月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被围拢在了底楼大厅的正中间。
  所有人都十分好奇,她到底会做什么。
  这时,所有的窗户突然垂下了帘幕,屋子里顿时黑了下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店家为何要突然拉窗帘?”
  “哎呀,莫兄,你踩到我的脚了!”
  在一片惊慌失措中,“唰”帘幕重被拉开,屋子恢复了光明。
  店家连忙跑出来道歉:“对不住了众位,拉窗帘的滑索坏了,有时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