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希望

第(1/2)页

  养安堂坐落于京都城西郊,出了城门,还要行十七八里路才到,偏是偏僻了一点,好在风景秀丽,静谧怡人。
  庆阳郡主府的马车一大早就出发,等到的时候,已经艳日高悬了。
  入秋之后的太阳温润和煦,早不似炎夏般毒辣。再加上四周围满目的青山绿水,层峦叠翠,这趟旅途虽漫长,但在时景看来,却有如秋游一般,心情舒畅。
  但马车里的三个男人却没有这等好心情。
  挤在一个几乎密闭的小空间里,一路上大眼瞪小眼斗眼神,都快要成斗鸡眼了。偏生他们表演地这么卖力,在庆阳郡主面前却成了徒劳。
  她没有将他们当成是争风吃醋的男人,而将他们看成了戏台上的小丑。
  真让人生气啊!
  “郡主,养安堂道了。”
  马车外传来时惜墨沉稳的声音,时景尚还未曾回答,只见殷行一个利落的转身,飞一般地跳下了马车。
  这鬼地方他一刻都不想再多呆了!
  接着是白棋。
  柳雾月望着时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率先跳下了马车:“郡主,我觉得胸口有点闷,先下车透口气。”
  他刚下车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就听到车厢里传来郡主忍俊不禁的笑声。
  一开始是有些尴尬的。
  但那笑声清脆软糯,带着全然的放松和快乐,不知不觉便就感染了他。
  柳雾月的嘴角也忍不住弯了起来。
  殷行皱着眉头看他:“柳兄在乐呵什么?”
  柳雾月玉一般光洁的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语气却是一本正经的:“殷兄和白大哥的表演,有些过于刻意了。”
  他抿了抿唇:“太假。”
  殷行一愣:“什么?”
  指责他脸假他没意见,批评他的演技他可就不乐意听了!
  柳雾月认真地说道:“看你们今日的表现,我就仿佛在看从前的自己,有些……汗颜!”
  他摇摇头:“做人还是真诚一点好!”
  说罢,他大大方方地走到了马车前伸出手来:“郡主,我扶您下车。”
  殷行满脸菜色,眼巴巴地看着柳雾月与庆阳郡主并肩而行,毫不客气地越过了他和白棋往养安堂内走去。
  他忍不住用肩膀撞了一下白棋的肩膀,发现撞不太动。
  “咳咳,真的很假?”
  白棋淡淡说道:“我假不假不知道,但你确实演得有些过了。”
  说罢,他用力地撞开了殷行,跟在庆阳郡主身后大摇大摆地也踏进了养安堂的门槛。
  殷行扶着微痛的肩膀愣在原地。
  这个白棋是个高手啊!
  他刚进养香院就察觉到了里面藏着深不可测的高手,但打过照面的无忧和风暖看起来弱不禁风,好似完全不会功夫一般。
  原来,那股让他感觉到威胁的气势,出自于白棋……
  他抬头看了一眼养安堂的牌匾,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白棋,你来这里,也是为了虎符吗?你……究竟是什么人?”
  听说庆阳郡主带着一车车的补给来了养安堂,大多数的伤残将士兴致都不怎么高,有些远远躲在屋子里瞧热闹,有些干脆就避开了,只有寥寥几人出来迎接。
  为首的那个双腿都没了,却还是撑着拐杖一荡一荡地来到了时景面前:“时家军第五游击小队队长廖昌见过郡主。”
  他看起来十分激动,上阵杀敌的真男人竟然流下了眼泪:“当年离开京都城的时候,郡主还在襁褓之中,现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