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荷包

第(1/2)页

  泰和殿是三皇子萧陌的寝殿。
  三皇子乃是庄妃所出。
  庄妃出生宁远大将军府,是陛下登基之后,册封的第一位妃嫔。
  当年攻下锦国,冲锋陷阵的虽然是镇国公,但是跟随陛下御驾亲征,收获胜利果实的,却是宁远大将军。
  所以,庄妃娘娘在庆宫之中的地位,是仅次于皇后与淑妃的。
  说起这位三皇子的来历,也有些故事。
  淑妃刚入宫时,庄妃就已经怀了身孕,淑妃是后来才有的喜脉。原本,三皇子应该是二皇子。
  但到了待产之日,庄妃的肚子却迟迟不见动静,足足过了产期十多日。
  淑妃却早产了。
  二皇子只比三皇子早出生了半日,就处处压了他一头,心高气傲的庄妃娘娘自然是不服气的。
  两位娘娘之间虽然表面和气,但私底下不和,这是宫里头人尽皆知的事情。
  然而陛下宠爱淑妃,处处抬举二皇子,而有意无意地打压着三皇子,所以庄妃就算心里不服,到底也折腾不出什么水花来。
  庆阳郡主乃是淑妃的亲外甥女,因着这层关系,不大与庄妃和三皇子来往。
  去泰和殿本就不合常理,去了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推个小宫女入水,这事儿怎么看都奇怪得很。
  但时惜墨却道:“是真的。”
  时景皱了皱眉:“为什么?”
  时惜墨看了她一眼:“因为萧世子。”
  那日,庆阳郡主在萧谨安面前撩拨失败,被当众一顿斥责,觉得失了面子。便将气出在了泰和宫一个小宫女身上。
  说起来,那小宫女和萧谨安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她走路时不小心崴了脚,萧世子顺手扶了一把而已。
  没想到……
  “当时你气势汹汹闯入了泰和殿,闹出了好大的动静,樽儿怎么拦也拦不住。这事儿,连太子和申仪公主都惊动了。”
  时景目光动了动:“惜墨哥哥,是我亲手将小宫女推入水中的?有人亲眼看见了吗?”
  按着这些日子她对庆阳郡主的了解,并不觉得郡主是个真正的恶人。那些传言中的事,绝大多数只是人云亦云,她并没有做过。
  顶多,也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女孩罢了。
  众目睽睽下推人入水?
  这事,有蹊跷。
  时惜墨道:“泰和殿里的人都看见了。”
  “樽儿怎么说?”
  “樽儿说,看见你和小宫女在争执,有互相推搡的动作,然后小宫女就入水了。”
  时景想了想:“申仪公主说,后来我赔了银子压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时惜墨点点头:“小宫女被及时救了上来,只是呛了两口水,倒没什么大碍。是太子殿下提议郡主给银子压惊,此事就当揭过的。三皇子没有异议。”
  他问道:“郡主是觉得此事有问题?”
  时景淡淡一笑,反问道:“惜墨哥哥,觉得那小宫女是我推下去的吗?”
  时惜墨凝思片刻,郑重地摇了摇头:“你虽然胡闹了些,但大是大非还是有的。事关一条人命,你不会胡来。再说了……”
  他顿了顿:“平日里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的人,怎可能出手就要人性命?”
  时景更确定了心中的想法:“有时候,眼见也未必为实。”
  人的眼睛会骗人,但证据不会。
  她望向了时惜墨:“惜墨哥哥,我要你帮我去查一下那个小宫女的来历。”
  时惜墨道:“好。”
  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