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空寂

第(1/2)页

  司马巷最深处三棵柳树下的宅院门前,少女提起裙摆拾阶而上,她正要抬手敲门,门扉轻动,乍然而开,露出一张俊美绝伦的少年的面庞。
  少年眸中带着惊喜,亦有几分庆幸:“你……你来了。”
  他若是早离开一刻,那就见不着她了,幸好。
  时景听了这话,以为对方是在专程等她,这就有点尴尬了……
  她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啊,路公子,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临时决定过来看看,我身上没带你的荷包,今日恐怕没法还你银子了。”
  路星择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钱财身外物,于他而言,就算坐拥金山银山,也不过是个摆设。
  何况他命不久矣,要那些俗物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他并没有催她还钱的意思。
  时景笑笑:“我今日先过来看看,改日再还钱给你。”
  她刚要抬脚进门,忽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路公子是要出门吗?”
  路星择摇头:“没。”
  不是要出门,而是……回他住的地方……
  自从那日任性地说出了司马巷的地址后,他便连夜将这个百多年前的别院收拾了一番,假作是个临时的住所。
  他每日都会来这坐坐。
  倒不是因为心里在期盼着什么,而是生怕她万一真的找了来,若所见是个尘土飞扬的废宅,怕她疑心他是个骗子。
  他没有骗她,只是有些事,她不曾问过罢了。
  时景笑了起来:“那不请我进去坐坐?”
  路星择一愣,随即忙道:“请!”
  这是一所四合院,比起邻里亭台楼榭俱全的豪宅,这里简直小得可怜。
  大门上没有挂匾,院子里除了一棵参天大树外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别说假山造景了,连个盆栽都无,但青石板路缝隙里的杂草倒是除得干干净净。
  待进到屋子里,就更让时景嗟叹了:“路公子喜好断舍离?”
  路星择眉头微皱:“何为断舍离?”
  时景指了指除了必要的桌几外,连个摆设都无的空屋子,叹了一声:“所谓的极简风,又称你的屋子空无一物。”
  路公子这屋,就和前世有阵子流行的日式极简风一样,一个空荡荡的屋子里,几乎啥都没有,毫无生活气息。
  不过,倒跟路公子的气质挺相符的。
  她抬头,好奇地望着他:“路公子为何在屋里也不脱下斗篷?”
  这天虽然凉了,估摸着很快要入冬,可到底还不曾冷到这个地步。
  在外头也就罢了,进了屋,路星择身上的黑色斗篷也仍旧严严实实地裹着,从头遮到眉毛,只露出眼睛以下的大半张脸。
  路星择默了默:“我近日身子不好。”
  这也不算骗人。
  自从命中注定的劫数将至,他的术法渐渐到了瓶颈,那日正要强行突破,却不料撞见了那个浑身湿漉从华阳池水中爬起来的女人……
  像他这般在漫长岁月中早就心如草木的人,也不知为何那日会突然心软,生出要救她的想法。
  他一边突破,一边强施雨术,让她躲过了一劫。
  那夜下了京都城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雨,但他也遭了反噬吐血不止。这内伤,一直到今日都还不曾好。
  “你身子不好?”
  时景凝视着路星择的脸庞,见他脸色确实有些异样的苍白,毫无血色,并不像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