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冷待

第(1/2)页

  燕国使节团已在今晨入了京都城。太子亲自去城门迎接,给足了他们面子。
  按着原来的计划,太子接上了使节团,便一路送他们入京驿馆,然后等待他们休整换装后,再一同进宫面圣,赴今日的宫宴。
  但不知怎么,太子只在城门之前相迎片刻,就将这接待使节团的重任交给了周瑞安,自己则策马扬长而去。
  留下一队觉得自己受到了冷待的燕国人在城门口唧唧哇哇又气又跳个不停。
  此次来朝的是燕国的七皇子慕容昭赫,向来老成持重,才不过二十出头便已是燕王手下最重要的谋士之一。
  他与燕国太子慕容昭狄乃是一母同胞所生,燕王对他器重,不只是因为他是燕国的皇子,还因为他未来会是新王的左膀右臂。
  慕容昭赫的脸上虽也有不快,但那狠戾却一闪而逝。
  他抬手喝止了使节团的躁动:“你们如此喧闹想要干什么?让这些庆人瞧我们的热闹吗?人在屋檐下,诸位可不要忘记了我们来此的目的。”
  七皇子的话很具权威,一时间,刚才还忿怨激动的燕国使节团顿时就安静下来。
  九公主慕容雁回从马车里探出脑袋,一脸睡眼惺忪,仿佛才刚被吵闹声叫醒:“七哥,怎么了?”
  慕容昭赫骑着高头大马过去,温柔地揉了揉妹妹的脑袋:“无事。我们已经进了大庆的国都,等到了歇脚的地方,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他亲自将车帘放下,然后抬了抬手:“跟着这位小周大人,走!”
  说罢,他又骑着马回到了队首,与周瑞安并肩而骑。
  “小周大人,有劳了!”
  周瑞安笑笑:“分内之事,七皇子客气了。”
  慕容昭赫笑道:“我与令尊大人多年之前曾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道令尊可有对小周大人提起过我?”
  周瑞安回以一笑:“我父亲确实曾代表大庆出使过燕国,不过,这些朝廷大事,他向来都不会在家里多说什么。”
  他轻轻点了点头:“在下得先去京驿馆安排一下,还请七皇子跟在大庆官员之后,随队伍一起前行。”
  说罢,也骑马而去。
  一名身材魁梧面容可怖的燕国人勒马上前,眼眶中满是阴霾:“欺人太甚!”
  他隐忍着自己的愤怒:“七皇子,大庆如此冷待我们燕国使节团,这是要折辱您啊!倘若不是……我真想现在就杀个痛快!”
  慕容昭赫却不怒反笑:“是我们来向人家求援,姿态低一点自是应当,无碍的。”
  “不过……”他顿了顿,目光里带着几分好奇和玩味:“我听说庆国的太子懦弱窝囊,只知道制衡,而从无自己的脾性,今日一见,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可见传闻终究是传闻,与事实颇有些出入。
  正如庆国的一切,他得到的那些消息到底是真是假,还须他此次好好地探一番才是。
  随从低声问道:“那小周大人……”
  慕容昭赫想了想:“他这般年纪,想来没有那样深的城府,应当不是故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