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表演

第(1/2)页

  时景眉头轻皱。
  这个殷行,又不听话了。
  她今日带他出席宫宴,已经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今日过后,盯着他的人便又会多了。
  他那等身份,最该无一人关注才好。
  人前多出一分风头,就意味着人后他所遭遇的危机便多一分。
  但这若是他的心愿,她也顺从了他。
  可此刻,他不该再显露于人前的,尤其不该在庆帝面前露脸。
  然而,殷行既已站了起来,此刻她若再多说些什么,倒反而惹人怀疑了。
  她只好轻轻展露笑颜:“好。来人,给我一张琴!”
  殷行一身黑红色的锦袍,头上戴着金冠,与时景今日的穿着原本就是一对。
  此时,他坐在一侧调琴,只三两个音,便让在场深谙音律者惊叹不已。
  他调好了琴弦,柔声问时景:“郡主想要我弹什么?”
  时景想了想:“四时之中,春景最暖,也最柔软,不如,你弹一首江南之春吧!”
  她转脸望向燕国九公主:“听说燕国乃是苦寒之地,你们的春天很短吧?那我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庆国之春,不仅绵柔,也很带劲的。”
  “你!”燕国九公主气极。
  慕容昭赫拉住了妹妹,笑着说道:“那就请庆阳郡主让我们领略一下江南风光了。”
  九公主压低声音道:“七哥,你瞧瞧那女人,实在是欺人太甚!我都没招惹她,偏她一字一句都在针对我!”
  慕容昭赫轻抚妹妹的头发,柔声道:“傻丫头,你若沉不住气,便是着了她的道。安静,看她能跳成什么样!”
  他顿了顿:“怎么?雁回,难道你对自己的舞蹈没有信心吗?”
  九公主昂起头来,一脸的骄傲和自信:“才不!我慕容雁回,乃是草原上最擅舞的姑娘,这世间没有人能赢得了我!”
  情绪被安抚过来的九公主将目光紧紧地盯住了时景,想要将她一丝一毫的错漏都收在眼中,等会儿好好给她掰扯掰扯。
  但她越看,却越觉震惊。
  “七哥,她这跳的是什么?”
  大殿的中央,殷行玉指纤纤将一曲江南之春活灵活现地弹奏出来,在这个萧瑟寒冷的冬季里,凭空给这座交泰殿增添加分春意和暖流。
  他指下,有繁花绽放,有飞鸟鸣叫,有鱼儿戏水,有春色满园。
  每一道弦音都是活灵活现的江南春景,让人闻之陶醉。
  而伴随着这些温柔的绵软的欢快的雀跃的曲音,则是拔了长剑挥洒自如的少女在用最简单却最有力的招式在舞剑。
  燕国九公主很是不满:“七哥,她这是在舞剑,哪里是在跳舞?若是要比剑,何须我上台?苏尔勒的剑法才是当世一绝啊!”
  慕容昭赫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不,雁回,你仔细看,她并不是只有招式,她还有舞步。”
  若将她手中的剑换成是扇子,那便是个地地道道的扇舞。若换成是缎子,那就成了飞天之舞。
  她确实是在跳剑舞,而非在舞剑。
  但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一点。
  而是,这位庆阳郡主的剑舞分明该是凌厉硬朗的,却与这柔和的曲乐浑然天成,融为了一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