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手撕

第(1/2)页

  
满院哗然。
“大川媳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四奶奶完全被绕晕了。
陶茹看着这老太太,显然这群人里,只有这老太太跟原主应该有点亲属关系。
“我锁着屋门,睡觉呢。就听见厨房里闹耗子,想去打耗子的,没想到却打出这么个大耗子来。”陶茹轻巧巧一笑。
“你别瞎说了,偷点东西吃,还用慌张的连鞋都丢了?”那个尖刻女人又叫了起来。
周边的乡亲们又要开始利用。
“鞋为什么丢了,我可不知道,不过,这偷嘴吃的小毛贼,脚上可踩着两只鞋,是谁特意在门口多丢一只?还真是就怕别人不知道他进了我的家。还把大伙招来的这么齐全,乡亲如此关怀,我是不是得好好报答报答?”陶茹手上擎着油灯,眼睛一瞪,目光流露寒光,直直扫向那群看热闹的乡亲。
大伙都是一凛,只觉得这大冷天儿的,陶茹的眼光,就像冰碴子,直往人皮肤里扎。
就连那个尖刻的中年女人也被她这眼光逼得吞了口口水,不敢再说话。
满院子的乡亲们都看着陶茹,感觉像是不认识她了一般。
在他们的印象当中,陶茹模样是顶好看,性格却太懦弱。
之前,从知青点里面传出来的话,是这姑娘很不检点。
村子里面的人也就信个六七分,毕竟他们也是见过什么叫真正不检点的女子,至少性格应该比这个姑娘再大胆泼辣很多。
若是按照陶茹往常的性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她难道不应该缩在墙角要哭不哭吗?
她哪里敢独自一人抓个小偷,还把村里有名的混子二子给打成这个样子?
“我看乡亲们都挺惊讶的,我也挺惊讶的,按理说都是邻里邻居,这真是饿了,见我家还有口吃的,就上门来讨,我也不能硬起心来不给。”陶茹冷笑一声。“可这么大年纪了,为了口吃的,还要深夜上门来偷,说出去可不好听。”
大伙没有一个人敢出声,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从门外挤了进来,一眼看见二子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认错,那老头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
若要放在别人村里,像二子这样偷鸡摸狗,还好占个女人便宜的年轻人早就被打断了腿。
只是他摊上了一个好爷爷。
“小兔崽子,家里是短你吃,还是短你喝?你居然夜里摸到你大川哥屋里来偷东西?我打死你!”老头上前伸脚就踢了过去。
看着气势汹汹,其实落脚轻轻。
二子是被打惯了,立刻爬倒在地,哎呦呦地喊着,一副疼得将要断气的模样。
“四嫂,都是我的错,没管教好这个孙子,吃的家里什么东西,我明儿就让我儿媳妇双倍给送回来。”二子的爷爷是东山村江氏一族的族长。
他不好跟陶茹这么一个刚刚进门的孙子辈小媳妇说话,只好去找了江云川的奶奶。
陶茹在一旁冷眼旁观,眉头紧皱,倒不是觉得这些人装腔作势让人腻歪,而是此时她头痛得快要裂开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