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救援

第(1/2)页

  七爷爷火大得很。
刚才江云川两口子说得对,就是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事,把村子里的气氛搞得一塌糊涂。
细想一下,族人间的一些矛盾,可不是就从小事上来的?
不可不防!
“我看,像你这样不知感恩的,以后族里不会再给你任何优待。高土,村里的工分上,也不要给她照顾了,她那个闺女,也都十八九的大姑娘了,到现在一个工分都不肯自己赚,还真是惯得她们这些毛病。”
七爷爷一锤定音。
村民们见七爷爷是真动了气,也都怂了。
江云川和陶茹对视一眼,对于这个处理,他们无所谓满意与否,反正没事找事的人,得到教训就得。
吴寡妇嚎哭的厉害。
有几个跟她住得近些的邻居家女人过来把她扶了起来,送回家去。
这边,却有不少年轻人的家长围着江云川和陶茹,话里话外,都是他们两口子有能耐,希望能多带带他们家孩子。
陶茹忍不住想笑,这就跟她当年开武馆时,不少家长觉得孩子太皮实在管不住了,送到武馆里摔打摔打是一个道理,简直不要太熟悉。
最后还是江高土发了话,叫大家别老围着江云川两口子,人还得回家吃饭呢。
这么着,人群才渐渐散了。
江云川跟陶茹往家走,问道:“你怎么出来了?不是在家等我吗?”
“三个小豆丁都等饿了,奶奶叫我出来迎一迎你。没想到啊,你给人送个饭,还能遇上这种麻烦啊?”陶茹乐呵呵地问道。
“其实,事情不能算是吴寡妇一个人挑起来的。”
江云川思路倒是清晰,他把自己刚才遇到了杜明丽一事说了。
陶茹不由皱眉,这个杜明丽逮着她一个人坑起来没完了?看来,有些人该揍还得揍。
她眯起眼睛,透出一股危险的味道。
“你跟那女知青有矛盾?”江云川问她。
“以前是没有,不过,以后这仇,可就大了。”
“你是不是怀疑,上次二子那事儿,和她有关?”江云川又问。
陶茹惊讶地看他一眼,问道:“你知道了?”
“这样的事,怎么不跟我说?”
“又不是什么好事,我要不要到村口贴张大字报?”陶茹说到这里,心里隐约有点气。
这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原主出事,他也有责任好吗?
把新娘子甩在那个简陋的石头屋子里,自己跑个没影,虽说是公干,但也多少有点不近人情吧?
幸亏是她来了,要不,就二子那脑子不清楚的,还有原主那么包子,真指不定出点什么事儿。
到时,原主也是个死,估计就连二子也得送去蹲大牢。
江云川一见媳妇脸色不大对,赶紧软了声气。
“媳妇,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答应这趟活。我只是……只是……”他想说,看着陶茹新婚夜害怕他那样子,心里有点伤心,又觉这像是找借口。
“得了,反正我也没出什么事儿,就别提错不错了。人得往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