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余味

第(1/2)页

很久很久,呼吸变得越来越滚烫,洛雪哀不断吞咽着百里晴空的口水,长这么大,他从未品尝过这种滋味,就像是一种会上瘾的甘露,饮上一口就再也不想停下。

        百里晴空觉得腮帮子酸透了,舌头翻搅得酥麻到无力,节奏渐渐缓慢下来一点,才轻轻嘬吸着他的嘴唇。

        洛雪哀不舍得放掉这个感觉,便开始紧紧拽着百里晴空的白毛衣,学百里晴空刚才咬自己舌头的方式,用牙齿咬着他的舌头,先小心翼翼地吮住舌尖,再慢慢往里滑进,这么前进来回啃咬着,然后用舌头翻搅着他的舌头,一遍遍舔舐着牙齿咬过的地方,全部抚慰一遍。

        被这么一折腾,百里晴空赶紧抢回控制权,可不能让这小孩儿这么嘚瑟,狠狠咬了洛雪哀一口。

        “嘶”洛雪哀亲得正认真,不禁叫唤了一小声,正要骂他,却发不出声。

        百里晴空压制着他的舌头,往上颚抵,又盘桓在齿间,探索细数着每颗牙齿。

        洛雪哀感觉快要窒息了,锤打着他,难受地求饶道:“不行,我要昏了——”

        百里晴空依着他的意思,松开了,瞧着他一脸无辜,被欺负了的可怜模样,初尝草莓的少年这无处安放的纯真羞涩,太惹人爱了。百里晴空性感地笑着,抚摸着他的头,手指软绵绵地嵌进发缝间,指腹撩拨摩挲着他的头皮,在他耳边呵着气:“这是你的初吻吧?”

        洛雪哀傲娇地哼了声:“才不是!”

        “喔,是吗?”百里晴空使劲掐着他的脸,“你个小骗子。”

        洛雪哀底气十足地道:“前天晚上那个才是。”心里再也没有周末这两天的患得患失了,因为这个绵长的深吻已足够叫他安心。

        “你胆子不小,敢偷亲我。”百里晴空仍然按着洛雪哀。

        洛雪哀回答说:“那你现在不也偷亲我了。”

        百里晴空噗一下笑了:“我这也叫偷亲?”

        “就是。”洛雪哀挣脱百里晴空,推门后反锁,迅速躲回房间了。

        趴在被子上,唇齿间属于百里晴空的津液余味仍在,身上也全是他的味道。

        这算恋爱吗?

        洛雪哀内心幻想的恋爱顺序是表白牵手拥抱再接吻这样循序渐进的,怎么刚才直接就亲上了,还亲得这么漫长热烈,会不会太夸张了。

        还有,这种程度的接吻不应该是热恋以后才会有的吗?怎么刚才他们就像是恋爱了很久、渴了对方很久一样。

        一切是那么自然,可洛雪哀明明才第一次接吻,他应该是生疏的、不知所措的。

        可又想想,他们是牵手过了的,几天前的光影展,并且洛雪哀也是愿意的。

        至于表白的话,自己刚才居然那么胡言乱语地说出口了。

        那么,这样算起来,居然也牵强附会地循序渐进过,只是自己没发觉。

        在这以前,他以为他们只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他敢在百里晴空面前软弱,会因为百里晴空没及时回复信息而生气,会开心可以和百里晴空同住一个屋檐下,会因为百里晴空的玩笑失落,会感激百里晴空帮他赶走霸凌者……

        从百里晴空牵着他的那一刻开始,他内心住着的那只小鹿就再也按不住了,所以才会在阳台失控偷亲了百里晴空一下,当时他以为自己疯了,但更多的是害怕,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怕再也做不了朋友。

        他想了很久,心底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他喜欢百里晴空,他爱百里晴空。

        而现在百里晴空回应了,还回应得这么深刻,可他居然还是害怕。

        他怕未来,也怕自己应对不好学业和爱情,一切来得太快,还有不到四个月就要高考了。

        他要怎么办才好。

        很晚,洛雪哀听到外面没动静了,才敢出来去浴室洗漱。

        洛雪哀这才发现内裤湿了一大片,不禁头皮发麻,慌得打开莲蓬头,冲刷着自己。

        他低头看着自己那个地方,却又不自觉回想着刚才的画面,以及他中途悄悄睁开一条小缝偷看百里晴空的脸。

        舌尖在齿间来回的翻转,悸动的瞬间就又回来了,他否认不了自己喜欢这个感觉。

        春天就这么来了,薄绿的叶子上的茎脉看着楚楚可怜,烟雨飘洒,世界变得迷离,细密的水珠痴缠着叶片,低调地生机盎然。

        洛雪哀看着教室外的树,想着百里晴空说的话——青浅这个地方,树多,大片大片的绿色,还挺壮观的。

        其实,要是学校里的这些烂人都消失,青浅也没那么令人讨厌。

        “这周末月考,大家做好准备。”班主任敲了敲讲桌。

        底下有同学躁动着:“老师,这才上几天课,就要月考呀?”

        班主任咳了一声:“二月本来就短,不知道啊?你们开学来的时候,二月就过了小半个月。”

        接着底下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班主任又说了几句:“学生的任务是什么,你们要搞搞清楚,就是读书加考试。你们要把考试当成喝水吃饭那样自然,到了高考就不会紧张,一个个在这鬼哭狼嚎什么,下课!”

        终于放学了,洛雪哀胡乱把试卷纸笔往书包里一塞,学生生涯有史以来,他体会到什么叫迫不及待,终于体会到了那些饿牢里放出来的囚犯不顾一切奔向饭桶的心情了。

        可偏偏这时候,班主任喊住了他:“洛雪哀,季辰风,你俩来一下!”

        洛雪哀站住了,解释道:“老师,我不住校,我是走读生……”有什么事情,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