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幽兰境

第(1/2)页

相传天地之间,有一灵气汇聚之处,草木丰盈,百花盛放,不为天地之管,不受四时之约。直至一日,此中一株兰花乘天地灵气一脉,化灵为身,划地为境,称幽兰境。

        三千年后。

        “十七、十八、十九……”

        如今这位幽兰境的小仙主啊,此刻正透过结界看着屋外所有幽兰境子民。顺便在心里默默算了下日子,今日是第十九日,闭关的时间也不算短,那便今日出关好了。

        她从床榻上起来,仔细铺好被褥,而后照了照镜子,确认一切无误之后,挥手散了房内的阻挡。

        结界消散的瞬间,冲天紫光自屋内爆发,不仅冲出了居住的小楼也同时破了幽兰境的屏障,更是直达九重云霄之上。

        “结界散了!”

        “这便是成功了!?”

        “小仙主晋阶了!”

        只在屋内便能看见外面所有人的神情,大家都在为她欢呼为她高兴,当然还有站在最前方的一位老者。

        “呼……”

        深深吐出一口气来,她终是推开屋门,将自己展示在幽兰境所有子民面前。

        幽兰境子民不过千数,此刻却都聚集在这一幢小楼外。

        “诸位,我晋阶上仙了。”

        洛水平淡宣布这一事实。

        “小仙主太厉害了——”

        “三千岁的上仙,三千岁!!”

        “这世上可还没有三千年就能修炼成上仙的人!”

        听着大家的议论吵闹,洛水不由得摆了摆手,“正常正常,不要喧哗。”

        好像没有人听见呢……

        她去看站在最前方的那位老者。

        “大长老。”她快步上前,“我没有辜负长老们多年来的教诲。”

        梭纳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这孩子的头。

        洛水连忙俯下身来。

        一只温暖的手在她头上抚了三下,而后是一个温厚的声音,“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为了庆祝小仙主晋阶上仙,我们决定办一场宴席,且要办的风风光光热热闹闹!我们要让六界都知道,我们幽兰境的小仙主,是举世无双的天才!!”

        得,原来您也只是比他们含蓄了一些。洛水扶额。

        幽兰境千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离开。

        洛水提溜着一颗硕大的水晶球,不算开心的跟着几位长老进了扶桑居。

        这扶桑居啊是幽兰境历代仙主所住之地,至于为什么叫扶桑居,就和幽兰境为什么叫幽兰境一样,此地中栽种一颗扶桑树,乃是幽兰境第一任仙主洛兰亲自种下,且先祖有话传下,以后的每一代仙主都要悉心呵护这颗扶桑树,让它代代传承下去。

        他们不是幽兰境吗?洛氏一脉不是兰花吗?为什么要这么呵护一颗扶桑啊?

        将水晶球内存放的杂物都放出来,洛水把门一关。她掏出一把玉扇来,展开扇面随意挥了两下,杂物一样样的被风托起来,井然有序的放在了应放的位置上。

        洛水环视着整理好的新房间,说不出什么感觉,于是又扇了两下扇子,整个屋子的布置突然多了几丝清冷。

        “都整理好了,接下来让我们谈一谈宴席的事情吧!”

        她笑眯眯地抬起头。

        二长老把酒壶一放,大声嚷嚷:“我觉得就不应该请龙族的那些小崽子来!既然当初事不关己,就要跟他们彻底断了联系,等以后让他们好好看看小仙主的模样,后悔死他们去!”

        “二长老,那毕竟是我娘亲的母家,闹得太僵不好。”洛水弱弱的说道。

        三长老挠挠头:“可小仙主跟龙族的关系,称不上亲密。何况龙族内,已经没有跟小仙主有牵连的人了。”

        大长老梭纳听着他们议论了半天也没议论个宴请名单出来,挥手让他们暂停发言。

        “小仙主,你看呢?”

        几位长老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感觉有点热哈。

        洛水喝了口茶。

        “这千年来,我们与外界的联系太少了,所以我提议直接邀请离幽兰境最近的几个部落。嗯……比如这方圆千里内的巫族、月族,还有灵蝶部落。”

        “就邀请三族?不够盛大也不够热闹啊。”二长老说。

        洛水笑了下,眉眼是掩不住的骄傲,“二长老忘了吗,这里是幽兰境,六界人人觊觎的幽兰仙境,光是我晋阶的那一道紫光就够惹眼了,别说明日宴席,怕是现在都有人在境外蹲守了。”

        二长老起身,却被大长老拦下。

        “他们想蹲就蹲,让他们好好蹲着。”洛水眸中闪过一丝狠决,“千年前他们进不来,千年后也别想。”

        翌日。幽兰境外。

        “哟,这人真不少啊……”她看着这结界外乌泱泱的一堆人,心中定了定哪一界没来人。

        四周蹲守的人被这一声吸引过去,这又是谁来了?

        黑衣黑发的魔族带头人首先开口:“原来是巫族的巫女阁下啊,你不是也来了吗。”

        “大家都一样,就别说什么了。”这是鸟族的带头人。

        巫银怜微笑道:“我们不一样。我巫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