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

    杨秀玉收回视线,重新打量起眼前空间结界里的四级花纹兽。

    此时的花纹兽,已经被她的空间扭曲扭成了个大麻花。

    透明的大翅膀贴在大蚊子的那长长的肚子上,与肚子扭成一根绳了都。

    就连它那半米长的针嘴,也已经弯曲得不成样子。

    而此时,它口中也不再吐出三寸黑芒了。

    “切,也不是很厉害嘛。

    哼,开始不是牛气的狠吗?现在动不了了吧!

    实在不明白孟子坤那小人,竟然连一丝反击都不做,就选择毫不犹豫的将她给扔出去做了挡箭牌。

    当真是被这家伙吓破胆了,才在情急之下,做出了这样卑鄙的小人行径。

    还是这样的事情做的太多,已经形成习惯了?

    不管是哪一种,反正是个小人就对了。

    哼,下次可不要让她再遇见他们了。否则,她必然会给他们送去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哼哼,也不知道那俩人知道她能轻易对付这四级花蚊兽,会作何感想?

    是后悔呢?还是忏悔呢?”杨秀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杨秀玉看着空间结界内那只垂死挣扎的大花蚊,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准备加大云力输出,增强空间扭曲而直接送它归西。

    不想就在此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好痛,呜呜……,不要杀我,我不要死!我,我愿意将我的星魂献你一半,我愿意做你的奴仆。”

    杨秀玉有些惊奇的看着下方的花蚊兽,没想到它竟能与她精神交流。

    杨秀玉想到叶成然的小粉,再看眼前的大蚊子,这形象差距有点大呀!

    她是要呢?还是要呢?杨秀玉不由皱眉沉思起来。

    “求求你!好痛啊!我,我很有用的。

    我可以为主人猎到很多星核的”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呵,这主人都叫上呢!看来是个智商不低的!

    星核?嗯这个可以有!要不就收了?看这体型,做个坐骑应该也可以吧!

    省的这两二货变成的石镯,整天以这种不雅的投降姿势,让她在天上飞!”

    杨秀玉打量着下方还在挣扎不止的大蚊子,低声喃喃。

    “不收,不收!收个这么丑的蚊子干嘛?你有我们陪着就行了!”杨秀玉头顶传来正太音的声音。

    “就是,不收不收!”小奶音附和道。

    杨秀玉压根不想理睬这两个二货。

    要是这两二货有一点点的戒备心,她能被人扔出去做挡箭牌吗?

    就算扔出去了做了挡箭牌,这俩二货要是反应快一点,她至于被那黑芒给击中吗?虽然没有受伤。

    这两反应迟钝的家伙,还是在她将那三根黑毛消灭了,这才反应过来带她往高空中飞。

    要不是她的空间结界让她在空中停留了片刻儿!她非得掉进这脏兮兮的沼泽里去。

    嗯,是得找个聪明的打手!

    这俩二货太不靠谱了。

    于是本打算直接干掉这四级花纹兽,从而获取它的星核的杨秀玉,改变了主意。她决定收了这大蚊子当她的坐骑打手了。

    想到便做!

    扭曲解散!

    杨秀玉将天赋种子上的扭曲符文熄灭。

    而空间结界中大蚊子扭断变形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

    霹雳吧啦声不断!

    杨秀玉看着如雨般的空间刀刃击打在大蚊子的身上,除了让大蚊子身上火花四溅,似乎对大蚊子造不成任何伤害啊。

    不过杨秀玉还是将空间刀刃这一能力解除了。

    杨秀玉心中庆幸,还好她在突破凝云境后,天赋技能又添加了空间扭曲这一功能。

    不然,她可能真的会成为这大蚊子的宵夜了。

    这会儿,杨秀玉有些明白孟子坤他们那般果断仍她原因了。大蚊子应该能做到对他们的攻击免疫的效果,那他们留下来反击确实就是一个找死的行为。

    而将她扔出,她的实力强些,这样既为他们挡去那致命一击的黑芒,又能为他们争取更多逃跑的时间。

    呵呵,真是好算计啊!

    杨秀玉看着匍匐着的大花蚊,虽然知道它伤不到她,但还是以防万一地,没有撤去大花蚊身上的空间结界。

    “现在,把你的星魂交出来吧!

    哼!你可不要想着耍花样!

    那样你便知道,刚刚你经历的痛苦只是开胃小菜,你便知道,什么叫求三不能求死不得。”杨秀玉冷冰冰地看着下方的大花蚊放着狠话。

    “主人,蚊灭不敢!”稚嫩的声音在杨秀玉脑中再次响起。

    只见一团弹珠大的明黄色的光点,从那只蜷着腿、缩着翅膀、匍匐着的大蚊子头上的星环中飘起,并慢慢飘出空间结界向着杨秀玉飘来。

    杨秀玉打量着飘在她面前不动的光球,问道:“这便是你的星魂?我要怎么做?”

    “主人只需分出一丝神魂,进入其中,便可控制我的生死了!”稚嫩的声音再次想起。

    “是吗?这不会是你的陷阱吧?”杨秀玉眼神犀利的看着它,语气却异常平淡地说道。

    “蚊灭不敢!”

    “老婆,他说的是真的!我从前好像见过,嗯见过别人就是这么收奴仆的!”正太音在头上响起。

    “你竟然能听懂这大蚊子的嗡嗡之声!”杨秀玉有些意外的说道。

    “呵呵,不能,只是你我之间有夫妻契约能让我们心灵相通。”正太音低低地说道。

    “相通个鬼,是你通我不通吧!相通!

    夫妻?什么夫妻?你之前不是一直弟妹弟妹的叫吗?”杨秀玉这才意识到正太音的叫法变了。

    “呵呵,老婆,你看看左手,呵呵,我们已经契约了。”正太音响起之前信誓旦旦看不上杨秀玉,有些尴尬地道。

    杨秀玉看着落回到她眼前的手掌,果然有个与右手一样的印记。

    杨秀玉此时心中,真是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但一成定局,老婆就老婆吧!反正只是口头上叫叫,又不会少块肉。

    一番自我建设后,便将大宝改变称呼的问题,抛在脑后不再管它。

    想着等空下来,再好好与这两二货算算总账。

    现在,还是先收服眼前的这只大蚊子吧。

    现在被这两二货这般不雅地吊在空中,着实难受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