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沈逸的画

    ,

    白暮雪是几人之中修为最弱的,再加上第一次喝这千日醉,那里遭得住。

    看着几人的这样子,沈逸心中不禁吐槽道:“这就是修仙者吗?难道说,是我对修仙者有什么误解?他们并没有因为修为而增加了自身酒量?”

    秦序炼化一阵,恢复了正常。

    他起身,对着沈逸躬身感谢道:“多谢沈前辈的这千日醉,令晚辈收获良多。”

    秦序今日元神大增,将来对上修为与自己相当的,这将会成为他的一大底牌。

    仅仅是一杯酒,这足以让他明白。

    眼前的沈逸,定时他的大机缘。

    他这自称晚辈,一下子让沈逸感觉有些不自在。

    仅仅是称他前辈,那还好。

    但这一句晚辈,让秦序在他的面前显得很小似的。

    “秦先生,不必如此,不必称什么晚辈,一杯酒而已,没有这么夸张。”沈逸道。

    “沈前辈的一杯酒,但对我而言,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的酒。”秦序郑重地道。

    “如果秦先生喜欢,那就多喝点。”沈逸向来不是吝啬之人。

    “多谢前辈好意,不了,如此美酒,今日只能消受这一杯。”秦序那里敢喝第二杯,再喝第二杯的话,他就要像白暮雪那样躺下了。

    “沈前辈,你既然书法那里厉害。自古以来,想来书画一家,不知前辈你的画技怎样,可否让晚辈见识一番?”宋莹玉微醺地道。

    如果她没醉,她是肯定没有勇气说这话的。

    毕竟面对一个不知道底细的前辈,那敢如此轻易提要求,万一得罪了,那不但没了机缘,甚至,自己的修仙之路也会因此断毁。

    但此时酒醉了的她,根本不会考虑那么多。

    她这要求一出,沈逸倒也爽快,说道:“既然宋姑娘想见,正好今日得到好墨,那就让宋姑娘你看看,我的画,与画宗的相比如何。”

    如果是以往,沈逸也没有这个自信。

    毕竟他的画再如何好,毕竟是凡画。

    但是,画宗的画,那可是灵画,那可是能够战斗的,这怎么看也不能比。

    但今日看到他们三个修仙者喝了他的酒,也醉成这样,他多了些许自信。

    也许他在修炼方面,比不过这些修仙者。

    但是,如果是比其他的,他都达到了成道的境界了,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多谢前辈成全。”宋莹玉心中大喜,连忙感谢。

    她虽然有些醉了,但人还是清醒的。

    她很清醒的知道,这位沈前辈很强,他的画,只怕是能够让她大饱眼福的。

    沈逸先离开这里,去到屋内拿出自己的笔和宣纸,还有砚台。

    磨墨的事,交给了北冥琴。

    等到北冥琴磨好墨之后,沈逸铺开宣纸,蘸了墨,开始在上面作画。

    因为宋莹玉并未说什么主题,所以,沈逸也就自己决定。

    他没多想,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那就是画灵台镇,灵台镇上的人来人往。

    这是他这些年来,所接触最多的。

    但是,他这些年来画的画,似乎还没有画过这些平凡的人。

    他虽然知道宋莹玉他们是修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