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不要活寡

    瑶瑶本以为赵吾忱也会用琴瑟之类的东西,没想到赵吾忱竟然拿出一支玉笛………

    赵吾忱“在下对乐理知之甚少,所以就用这笛子简单吹奏一曲,聊表心意………”

    赵吾忱的笛子独特的音色在室内弥漫开来,像一首田园诗歌,和雅清淡,恬静悠远;如一弯淙淙的溪流,婉转清脆,轻吟浅唱;又像一道故乡的原风景,没有铅华雕饰,清新自然。又好想赵吾忱独立在船头,一曲横笛在暮色中飞扬,悠扬的笛声逗弄上的红云………笛子的声音虽然没有琴声的厚重丰富,但是仍然让人觉得心神荡漾………

    这个赵吾忱确实有才华………

    才艺比拼第一部分赵吾忱得邻二,岳季林第一,薛书堂第三。手机端

    第二部分的才艺比试比的是画。要求在场的所有青年才子都为瑶瑶公主画一幅人像。

    诸位才子画的瑶瑶公主的画像可谓是万紫千红,百家争鸣,在场每个人所用的方法都不一样。有水墨丹青,也有工笔描绘的。可以,每一幅画上的瑶瑶公主都是千娇百媚,绝色倾城。有的功底好一些的会将细节的地方画的细致入微。所有的话搞都收上来放到瑶瑶公主面前,让瑶瑶公主一张一张的翻看选出三张瑶瑶觉得最满意的。

    不出意外的还是薛书堂,岳季林,赵吾忱他们三个人画的最好………其中最让瑶瑶喜欢的是薛书堂画的那副。画像上的瑶瑶公主,此时正坐在一个明亮的大窗子前面。眼神幽静而遥远地望向窗子外面………那眼神之中带着一种不可描述的情福像是有思念,又像是有几分遗憾,还有几分期盼。当瑶瑶公主看见她画的这幅画的时候,突然觉得十分意外与震惊。画上的场景正是瑶瑶某日坐在窗前向外凝望时的场景。画像上虽然没有细致的描绘出房间里面其他的景色,但是瑶瑶想自己那个时候的神情,一定和画像上自己的神情是一模一样的。怎么会?薛书堂怎么会知道自己当时的神情呢?

    “敢问薛公子,本公主有一事不明,你如何知道我当时的神情?”

    薛书堂“回禀公主殿下,在下己有几分唐突公主………向您告罪………这画像上女子的神情,其实并非是公主的神情。而是在下曾经在梦中见过一个女子。那女子当时的神情就是这样………可是在下,看不清她的容颜。今日见到公主的时候,在下就在想,或许就是公主这个样子吧………”

    瑶瑶不禁大吃一惊!!薛书堂也在做奇怪的梦?难道是他么?可是为什么自己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并没有梦中那种熟悉之福难道是因为在现实中,很多事情出现了偏差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能够解释他曾经在梦中梦见过自己坐在窗子前面凝望呢。自己梦中的那个冉底是不是他………

    “大胆!竟然把公主画成你梦里的女子?你这个胆大妄为的………”

    “父皇………算了,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她画的这幅画其实还挺和女儿的心意的,因为女儿曾经就这样坐在过一个窗子前面远远的凝望………”

    “皇上………那薛书堂没准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