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晨曦

    王泽他们在李大临时搭建的那个小茅草屋里住了一段时间以后,王泽和小晨曦的病终于好利索了。王泽他们等到身上的疹子结了痂,然后痂已经切脱落,最后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他们依然在那个小茅屋里又住了几天。当王泽发现小晨曦和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的时候才整理行装,决定离开这个地方,王泽他们把原来所用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扔到小茅草屋里一把火烧了。王泽现在用的东西都是李大去街上重新买回来的………

    李大哥确实是曾经得过天花了,因为在后来的日子里,王泽发现他身上有过一些得天花留下的痕迹,本来王则是不认识天花得过之后所留下的痕迹,但是他自己得了一回,之后便认出李大身上的那些痕迹就是曾经得过天花做留下的。所以他才没有被王泽他们传染,这可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王泽不敢想象若是李大哥也被自己和小晨曦传染了………王泽他们三个人的日子将会怎么过,总之现在已经雨过天晴了,王泽他们又继续驾着马车出发。

    王泽他们又走了大概半个月,终于回到了京都,来到了王泽家门前。王泽没让李大哥去敲门,而是直接自己下车抱着小晨曦走到大门前去叫门。门房一看见是王泽回来了,也没有多问,赶紧高兴的回到府中去叫王泽的爹。

    门房“公子你可回来了。老爷在家都快担心死了,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这一手就是一年多。老爷以为你和林白老师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儿了。四处打听也没有打听到你们的消息,对了公子,怎么不见林白老师?”

    王泽叹口气“你莫要多问,先带我去见父亲!还有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一位大哥,你要好好照看着把他带到客房中去,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不许怠慢了。”

    门房“是,公子!这位大哥您跟我过来罢。”

    李大跟着门房走了………王泽自己一个人来到王泽父亲的书房,王泽父亲此刻正在书房算账。王泽父亲大名叫王多财。就如同王泽父亲的名字一样,王泽他们家很有钱,但是王多财偏偏却喜欢文人雅士那一套。给自己也弄了一个书房,里面放满了各种书。但是王多财他不在里面看书,天天在里面算账,用他的话说是,在这种带有书香的书房之中算账,他算账都能算的更快一些。而且他算账的时候就能忘却,他自己是在和银钱打交道,仿佛是满腹经纶的大文豪一般。如果你忽略他书房架子上面放的什么金瓶梅了西厢记了,还有算盘用法了之类的书………确实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王泽轻轻的推开门,怀中抱着小晨曦走到王泽父亲的桌子前,王泽父亲听到有人走过来,头也没有抬“我说了多少回了,书房重地,你们不要随意进来………”

    王泽“爹………孩儿这不是太久没见你,想你了,所以才急匆匆地赶到书房来见您吗?对了………我娘呢?我都回来了,怎么没看见她人呢?”手机端e

    王多财“泽………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你娘去庙里上香了,估摸着也快回来了………”

    王泽父亲一把就将王泽抱住。这才发现王泽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娃娃。

    “泽………你从哪儿弄来的孩子?”

    “这是林白老师的孩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