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你们脑残

第(1/2)页

  最后三个学生都应得有点儿哆嗦。
  林平悄悄的跟李长博说了句:“付小娘子……很懂。”
  李长博笑容略僵:“她不懂,天底下就没人懂了。”
  人体结构,没有人比付拾一更懂。
  林平一脸向往:“我想向付小娘子请教。”
  李长博嘴角抽了抽,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鼓励:“可。”
  但愿,别教出人命。
  林平得了许可,显然心情十分好,连脚步都愉悦起来了。
  一路而去,怕那门房提前预警,李长博还没忘了提醒王二祥,将门房的嘴巴给堵上:不仅仅是要塞一个布团进去,更是要用一根布条,从嘴里勒着,在后脑勺上固定死。这样才能防止人将布团吐出来。
  门房显然对自己的信仰大过一切,做这些时候,他不仅没反抗,甚至还十分配合。
  为的就是阻拦仪式进行!
  门房将众人带到了一片密林中。
  付拾一他们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登时神经都绷紧了。
  李长博轻声道:“有人在焚烧香料。”
  付拾一点点头:“是胡椒,孜然一类的,闻起来有点像是烧烤。”
  就是不知道里头一会儿加不加肉。如果要加肉,那可真是……
  徐双鱼仔细闻了闻,“没有肉香。”
  李长博:……
  一行人悄无声息的接近,当看到火光时候,王二祥立刻一把按住了想要跑过去的那个门房。
  就这样,一群人躲在暗处,仔细的观察情况。
  但是现场情况让付拾一他们惊了一下:那密密麻麻的人,少说也有百十号人啊!
  这就让人觉得有点儿不好办了。
  他们就十几个人。
  其中还有他们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仵作。
  怕是打起来,应对不了。
  付拾一拽了拽李长博的衣角:“怎么办?”
  李长博压低声音:“先看看再说,静观其变。擒贼先擒王。”
  他的冷静,也感染了付拾一和其他人。
  其实想想也是,这百十号人里头,老弱妇孺占了一大半,真正能打的没有几个。而且只要按住了关键人物,他们也就生不出反抗的心思。
  一群人躲在灌木丛里,静静的看那群人。
  在林中空地上,他们生出了一堆巨大的篝火。
  人们静静的跪在篝火前面,也不知是在诵念经文,还是在等待什么,但无一例外,看上去都很虔诚。
  有个中年男人,正在又唱又跳,他穿的服装也很怪异,五彩斑斓,上面绣满了花纹,甚至他的身上,也用什么粉末画了一些纹路。
  他时而低声呢喃,时而高声放歌,肢体动作很夸张。
  有那么一瞬间,付拾一想起了某些宗教仪式的祈福舞。
  其实也是差不多——很显然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主持这场祭祀的人。他现在做的,要么就是祈求神明降临,要么就是在祈福什么的。
  就是这黑黢黢的林子里,火光闪动之下,人的影子被拉长,缩短,扭曲,配合着古怪的歌声和奇怪的肢体动作,只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付拾一感觉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忍不住搓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