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他感觉有一些眼熟

第(1/2)页

        一连又重新给林霸往水烟里加了三次五石散,直到王小娘脸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的时候,林霸那边终于发出了满足的声音“嗯,这回才有点意思了,你这贱人是不是不舍得给爷加足料了啊”

        就在林霸和王小娘说着话的时候,杜塘村那边已经乱作一团。

        这村里的庄稼人不比城里,一般都会起地早,趁着天气凉爽下地干活,这不知道是谁,扯着嗓子就把还没起床的里正给嚎了起来。

        “里正快来啊,杀人啦”这一嗓子不要紧,本就静谧的早晨,声音传出去老远,大半个村子都被这嗓子给惊醒了。

        睡的正香的陈海,一听说杀人了,猛然一惊,赶紧翻身起来,边穿衣服边去开门。

        这要是在村子里发生了人命的案子,对于他这个里正来说,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打开了门,陈海看着站在门口的妇人,张口呵斥“胡说八道些什么,咱们村子里怎么可能有人杀人”

        “不是啊里正,你快去看看吧,就在河边,我还被绊了一跤”那婆子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慌乱地说道“可那人一动不动,可不是死了吗”

        “你可看清楚了,真的是人”陈海一听,顿时皱起眉头,杜塘村那么多年哪里出过这么多事,怎么偏生这段时间村子里如此不太平

        一路上走来,当里正快到了河边的时候,身后浩浩荡荡的已经跟了一大帮子看热闹的人群。

        那婆子伸手一指,“就在那里,我可不敢过去了,里正你自己去吧,一大早出门就看见这个,真是晦气”

        说完,那婆子转身就走,里正也没有多问,只是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个人被被子裹着,躺在河边斜坡上。

        慢慢走近几步,里正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么多人,胆子也壮了壮,拿起一根树枝把那人乱发往旁边归拢了一下,抬眼望那张脏乱不堪的脸看去,这一看,他感觉有一些眼熟。

        “哎里正,这不是齐寡妇吗”嗷唠一嗓子,站在里正身后的李氏对着出神的里正喊道。

        里正被这一嗓子吓个够呛,瞪了李氏一眼,再看向那人时,果然像是自己村里的齐寡妇。

        但是这齐寡妇自从家里房子被火烧过之后,就去镇子上住了,平时也没见回来过,怎地忽然就死在这了

        既然看清了是谁,里正正寻思赶紧差人去镇上报官,就在这时,那被子里的齐寡妇忽然动了几下,好似说梦话一般嘴里念念有词“林爷,别走啊,说好了要怜惜妾身的。”

        说着,看那那样子,齐寡妇想伸出手来,无奈被被子裹住伸不出来,用力之下,身子就翻滚了几圈,整个人从被子里滚落了出来。

        原本被裹在被子中的齐寡妇,浑身上下竟然一丝不挂,就这么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本来人群里离得近的人,听得齐寡妇说的那几句话,都觉得羞臊难当,你一个寡妇说出那样的话,明显就是不守妇道了,现在再看到这不着寸缕的画面,顿时感觉眼前这人真是不知羞耻。

        “造孽啊这是,”里正赶忙转过了头,看了看人群喊道“李氏,王氏,你俩找个盆子,去河里弄些水把这疯婆子给我泼醒了”

        一盆凉水把齐寡妇从头到脚浇了个通透,兴许还正在做着美梦的齐寡妇猛地坐了起来,甩甩还有些发蒙的头,疑惑的看着四周,“我这是在哪里”

        刚说完,齐寡妇就感觉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再感觉自己身子有些凉飕飕的,低头一看,顿时喊出了声“啊”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记得在家里好好睡着觉,怎么一睁眼就跑到这里

        如今这一丝不挂的被别人看了个分明,纵使齐寡妇平日说话毫无遮拦,可眼前发生的一切也让她有些不能接受,当下一把拉过来身边的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齐寡妇哭闹开了“里正啊,你要给我做主啊,我这清白的身子以后可让我怎么做人啊”

        听齐寡妇这么哭喊,所有在场的人都露出了鄙视的神情,你清白的身子

        你要是清白的话,那真是见了鬼了

        那里正看齐寡妇也没什么事,边稍稍放下心来,厌烦的说道“恬不知耻的妇人,还不赶紧滚一边去,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齐寡妇现在脑子里是一团浆糊,听到立正的话不禁辩解“里正,我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再搭理齐寡妇的心情,里正对着人群挥挥手“都散了吧。”

        大家看里正都走了,对于齐寡妇的那些破事也没有了兴趣,便都纷纷离去。

        看着大家都离开了,呆坐在原地没动的齐寡妇,不知道心里在思量些什么。

        她昨晚明明在自家租的小院子里,结果好像梦到跟林霸翻云覆雨,如今怎么会在这里呢

        而就在这时候,镇上的四海赌坊里,也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

        “快来人呐林霸死了”

        当官府的人到的时候,整个赌坊的闲杂人等已经被清理出去,三楼

        几个伙计和王小娘垂首站在一旁,而早先一步来到的仵作正在检查着林霸的尸身。

        那捕快详细的询问了王小娘和那几个伙计,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只是发现那王小娘眼神之中有些闪躲。

        仔细查验过尸身的仵作,来到一个身披官袍的人身边一躬身,“大人,小人已经查明,这林霸是因为长期吸食五石散,导致内脏衰竭,而此前更是短时间内大量吸食,这才导致猝死。”

        一听到仵作口中的五石散,王小娘的身子便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

        “五石散”那官吏眉头拧得紧紧的,“近些年来,这五石散三令五申,严禁贩卖吸食,怎么还会在这里出现”

        “大人,”这时,站在几个伙计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赌坊的福临突然开口说道“掌柜的他一直以来都有抽烟的习惯,但也只是偶尔抽一下,但是自从几个月之前,不知道为何,忽然就是烟不离手了,整个人也开始变得没了精神。”

        那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