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以后还不是什么都听老娘的

第(1/2)页

        嘟囔道“要我说,当初那十两银子就不该给姜家那个婆子,谁知道她孙子是个什么德行呢”

        “你就心疼那十两银子,我早就打听过了”妇人鄙夷地看了古友仁一眼,随后才说道“那姜大山是个老实肯干的,到时候只要来了咱们家,还愁他不替咱们做活”

        “就靠他自个儿拼死拼活的,能赚多少”古友仁好似有些不屑地说道“你看看村子里那些人,恨不得成日里长在地里,也没见能拿回来几个铜板,到时候咱们还得多养一个人。”

        “你懂个球等到老了你指望你姑娘伺候你”那妇人立刻翻了个白眼,戳着古友仁的额头说道“我让你看着那丫头,她又去哪里了”

        “她都那么大了,看着做什么”古友仁有些不满地说道“说不定回来还能有银子,坐在家里总不能天上掉银子”

        “银子银子,你个废物眼里就只有银子,滚滚滚,别在老娘面前晃悠,看着你就心烦”

        “行行行,我这就走别生气别生气”

        “老娘上辈子作孽才碰上你们这么一家子真他娘的晦气”那妇人赶走了古友仁,心里依旧愤愤不平,但是一想到自己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姜大山,眸中又闪过一丝得意。

        等到姜大山进了门,自己好好调教调教,以后还不是什么都听老娘的

        若不是那个废物不中用,她哪里还用费那么大工夫去买回来一个年轻力壮的劳力

        不过算算日子,也快到了,到时候还是先便宜自家那个丫头吧

        翌日一早,早早就已经起来的欧晓珂,怔怔的看着隔壁的院子,恍然若失。

        感觉司空慕卿的叮嘱还在耳边,面容还在眼前,拥抱的温度还未冷却,可今日就已经相隔几百里之远。

        昨日里吃过午饭,欧晓珂和司空慕卿两人说完了话,流风驾着马车就早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送走了司空慕卿,整个下午一直到了晚上,欧晓珂整个人便像失了魂一般怅然若失,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

        好在琴音和苏姨娘照看着豆芽,所以今个儿一早众人已经将催生好的豆芽收拾利落,只等着吃过早饭就出发了。

        欧晓珂眺望着司空慕卿离去的方向,思绪早已经不知飘向何处,就连拂晓出现在自己身边,她也没有注意到。

        “小姐,”拂晓心知司空慕卿一走,欧晓珂心里肯定多少有些难过,所以陪着她站了好一会才轻轻的说道“昨日公子离去,小姐就所以,古家之事,奴婢昨日也就没有和小姐说。”

        听到拂晓这么说,欧晓珂才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明明还跟司空慕卿保证,自己肯定可以照顾好自己,结果人一走,她倒是连自己要做的事全都抛到脑后去了。

        难不成动了心的人都会这么儿女情长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先把姜大山的婚事给处理掉,其他的还是暂且容后再说吧

        等到拂晓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告诉欧晓珂的时候,就连一向波澜不惊的欧晓珂也忍不住皱起眉头,颇为不虞地问道“如此说来,徐婶子的婆婆其实早就知道,那塘前村古家其实跟传闻中一样的不堪了”

        “何止是不堪。”想到姜大山即将去给这么一家人做上门女婿,这一次连拂晓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有些无奈地说道“小姐是有所不知,那古家虽然就三口人,但是个个都是出了名的,连镇上的人都对这三人有所耳闻。“

        “怎么说”欧晓珂一边走一边问道“人口不多,本来事情也不复杂,这家能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来路。”

        “那古家当家的叫古友仁,平日里沉迷酒色,嗜赌成命,家里田地甚至祖上的房屋都被其变卖了,早些年他和他的婆娘二人总是吵架,后来没了银子以后,那男人反而怕起婆娘来了。”拂晓低声道“其实主要是那妇人现在跟不少人都有来往。”

        “啧啧,还真是热闹。”欧晓珂这下还真是有些意外了,饶是她一开始对徐氏的婆婆选的人家有所疑虑,但也没想过竟然会是这么个情况。

        “那妇人姓王,平日里人家都叫她王小娘,经常跟村子里那些泼皮无赖勾三搭四,而且当初古友仁就是被她找来那些人狠狠揍了好多次之后才怕了她的。”拂晓挠挠头,其实她还真不愿拿这些事污了自家小姐的耳朵,但事关姜大山,所以她也只能实话实说。

        “后来因为王小娘经常带银子回来,那古友仁反而对她更好了,至于他们的女儿那个古莲花跟她娘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村里正经人家都对这一家人避之不及,也不知道姜家那老太太是如何做想,竟然把自己的亲孙子往火坑里推。”

        姜大山为人老实本分,在镇子上帮工更是勤奋上进,如若真的做了那塘前古家的女婿,估计这辈子也就是当牛做马被蹉跎的命运了。

        “小姐,其实有一事是奴婢之前无意间发现的。”看到欧晓珂若有所思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拂晓继续说道“那一日奴婢刚到塘前

        村,就看那古莲花左顾右盼的出了门,而她去找的人,小姐其实也是认识的。”

        “我认识”欧晓珂一愣,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颇为意外地问道“是姜家的人”

        “小姐聪慧,”拂晓点点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她去见的人,正是那姜大山的小叔,也就是徐氏婆婆视作珍宝的儿子,姜喜。”

        欧晓珂听到这个消息,也着实是有些惊讶,毕竟能想到和真的发生完全是两个意思吧

        只是,如此一来,那古莲花腹中怀着的到底是谁的子嗣

        如若是姜喜的,那反倒是个好消息,恶人自有恶人磨,古人诚不欺我啊

        一念至此,欧晓珂倒是沉下了心,嘱咐道“拂晓,你去姜家那边盯着,摸清楚姜喜平日的动向,有什么发现随时来跟我说。”

        “是,小姐。”拂晓点点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