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咱们还是快些下山吧

第(1/2)页

        “小姐,这么冷的天,丢下去,只怕必死无疑了。”琴音到底年纪还小,虽然差点被人所害,可是一听到自家小姐要杀人,还是有些迟疑了。

        “他不死,以后咱们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欧晓珂拍了拍琴音的肩膀说道“听我的,来给我帮忙。”

        琴音听到欧晓珂这么说,当即深吸一口气,闷着头跟欧晓珂一起拖着那男人到了山顶。

        山上的风很大,吹的琴音有些害怕。

        “琴音,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欧晓珂认真地看了琴音一眼,随后一脚将那男人踢下了山崖。

        上一世,琴音为了保护她,可没少被这个男人祸害,这一世她绝对不会留着他的命。

        就算她有把握以后能对付得了他,也不能弥补上一世这个无赖对琴音的伤害。

        所以,他只能用命来偿还上一世的债。

        冬日的山风凛冽如刀,可是欧晓珂好似感觉不到一般地站在山崖处,冷冷地看着山上的一切。

        只有这样的寒冷,才让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她还活着。

        或者说,她又活了过来。

        这一世,那些曾经欠下她血债的人,就那样洗净脖子乖乖的等着她吧

        看着远处的夕阳,欧晓珂突然笑了,一双明眸中光华璀璨,如萤石一般流光溢彩,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小姐,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快些下山吧”琴音总觉得自家小姐变了,可长久以来的习惯还是让她忍不住关心着欧晓珂,“夫人在家里会担心的。”

        “好。”想起家里还有人在等着她,欧晓珂的眉宇间浮出一丝温柔,转身握着琴音的手,沉声道“我们回家。”

        就在欧晓珂和琴音离开没多久,不远处的树后走出两个人。

        为首的少年凤目狭长,双眸分明幽暗深沉,霭雾氤氲,可是转眼间又变得清澈如水,好似纯净无害,那风华绝代的面容棱角分明,薄唇勾起浅浅的笑意,端的是轻云敝月,风华万千。

        “主子,那人”跟在少年身后的男人一身侍卫打扮,下意识地瞅了瞅那山崖下,忍不住低声问道“救还是不救”

        “流风,你什么时候爱多管闲事了”少年淡淡地开口,看着欧晓珂消失的地方,饶有兴趣地说道“真不曾想,这山间之中还有如此有趣之人。”

        流风听到主子这么说,瞬间心中一凛。

        自家主子不会是看上方才那个小丫头了吧

        看上去好像也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原来主子喜欢的是这个模样的

        “让人下去看看,若是没死记得补上几刀。”少年慢吞吞的往前走,边走边说道“那许知府还吹嘘自己管辖的地界有多么和乐升平,结果还不是出了这样的混蛋”

        “是,主子。”流风立刻应声,先前他们站在山顶上议事,结果没想到会遇到两个丫头拖着个大男人上来,关键是还把人直接丢到山崖下头去了。

        要不是她们说的那些话,流风还以为这两个丫头是要杀人越货呢

        只是,这男人虽然该死,主子先前不是不让他多管闲事的吗

        怎么这会又要去补上几刀呢

        “流风。”那边流风还在思索主子的用意,少年又开了口,若有所思地问道“你说,那个小丫头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啊”流风听到少年这么说,忍不住挠挠头,有些不解地问道“主子,那个少女看上去年纪要小很多,真的是主子所说的那个解毒之人”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少年似乎突然有些不耐烦,冷眼看了那山崖一眼说道“还不快去补刀。”

        “啊,是主子”对于自家主子这种阴晴不定的性子,流风已经习以为常,当下吹了声口哨,对着先后出现的两个暗卫低声安排了一下,随后才转头,结果发现那少年已经走了。

        流风不敢耽搁,连忙追了上去。

        “啊”欧晓珂尖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整个人都被冷汗浸湿,好似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小姐”琴音猛地冲进来,看到这一幕,连忙将欧晓珂裹紧被子里,低声问道“小姐又做恶梦了吗”

        “琴音”欧晓珂散乱的眸光慢慢聚焦,最后落在了琴音的脸上,苍白的面上浮出一丝微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

        “小姐,这都五日了,您自从那件事之后就日日都在做恶梦,夫人问过奴婢好多次了,可是奴婢都没有说。”琴音以为欧晓珂是因为杀了那个人所以才会心生魔障,忍不住安慰道“小姐何必将那种畜生的死放在心上,这样下去,你让奴婢和夫人如何是好”

        欧晓珂伸出手摸了摸琴音的脸颊,感受到她的温度才轻声道“你不必担心,替我拿件衣衫来换,这件事不要惊动娘亲,知道了吗”

        “小姐,这样总瞒着也不是办法啊”琴音替欧晓珂找来干爽的衣衫换下,随后才低声问道“要不,奴婢请夫人去庙里为小姐求个平安符”

        “娘亲每日绣帕子已经很辛苦了

        ,不要告诉她这种无谓的事。”欧晓珂摇摇头,认真地说道“琴音,你就隔壁,我的事自然瞒不过你,可娘亲隔得远,夜里睡得也晚,自然不会知晓此事,你答应我,不可说。”

        “小姐”琴音怎么也没想到,失魂症好了以后的欧晓珂如此倔强,当下只能有些无奈地说道“那奴婢以后陪着小姐睡可好”

        “不用,你明日起来还要做事,我已经没事了。”欧晓珂拍了拍琴音的手说道“你也去睡吧,天都快亮了。”

        “小姐,你真的没事了”琴音再三确认,最后还是被欧晓珂赶了回去,当下只能压低声音说道“明日奴婢去借个鸡蛋,给小姐补补身子。”

        “好。”欧晓珂看了看琴音,终究还是没有拒绝。

        她现在头很痛,也很疲惫,所以她清楚自己急需要休息。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的时候,欧晓珂才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自她重生醒来已经有五日了。

        被食人鱼啃食的痛苦好似梦魇一般夜夜纠缠着她,好似在提醒那一切并非只是一场噩梦。

        可是这房间里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