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此刻倒是相当的老实了

第(1/2)页

        怀瑾虽然对世事接触的很少,可是毕竟心思剔透,所以他最感激的人,自然还是隐云曦。

        怀瑾是个感恩的孩子,心中暗道,若是以后公主殿下愿意接受自己,那么自己就一定要留在公主殿下的身边尽一份心意。

        另一边,此时落定之后自然是要派人第一时间告诉给隐泉了。

        隐泉听到此事之后,先是一急,知道隐云曦安然无恙之后,这才能放下心来听具体的事情经过。

        “果然不出祖父所料,他也就会玩些阴的了。”

        隐泉的手中闪过愤恨和冰冷的寒芒,只觉得隐天罡果然是留有后手的,好在当时安排了拥有各种技能的隐族子弟去保护曦儿。

        这么多年的经营果然还藏着一些势力的,要不是祖父在天祁国内缠住了隐天罡,不知道还要用什么手段对付曦儿呢。

        大长老和隐泉现在简直是把隐云曦看做是自己的命根子,自然是恨不得赶紧杀了隐天罡以解恨。

        现在大长老在天祁国的国内不断的掀起对隐天罡的猜忌和流言,就是为了分散隐天罡的注意力,虽然这可能会造成天祁国内的人遭遇到隐天罡的迫害,可是总比让隐云曦被隐天罡害了要强。

        只要隐云曦回到了天祁国内,一定会重掌天祁国的,到时候才是真正的解脱了天祁国的众人。

        好在是大长老分散了隐天罡的注意力,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办法来对付曦儿。

        同时,隐泉也就越加庆幸,好在自己安排了那些隐族子弟在曦儿身边,每个隐族子弟都有各自擅长的事情,关键时刻一定会起到作用的。

        “这次倒是要给小苹果那孩子记上一功了。”

        隐泉不再去想隐天罡,神色也由冷变暖。

        而隐泉军中,曾经天天上蹿下跳的三长老,此刻倒是相当的老实了。

        三长老能从一个长老家的旁支子弟变成地位尊崇的三长老,其中的原因就是他识时务。

        毕竟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的三长老了,在天祁国国内不可能一点经营也没有,所以三长老现在已经知道了天祁国国内一团乱麻的样子了。

        三长老可不是无知小儿,反而因为就觉得没在国内应该还有一丝退路在的,这真不是三长老不忠心,而是三长老对隐天罡没有信心。

        天祁国的隐族跟任何的国家都不一样,嫡系皇者在他们心中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只要确定了隐云曦真的是隐族的嫡系皇者,绝大部分隐族人都会信服和称臣的。

        所以三长老也有自己的打算,三长老决定要老老实实的在隐泉军中待着,反正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这里甚至是比天祁国国内还要安全呢。

        只要不卷入天祁国国内的内乱,无论是到时候隐云曦胜利还是隐天罡老奸巨猾,他都无过啊。

        三长老相当的识时务,这个时候不求用功但求无过了,不得不说这是则明哲保身最好的一个办法了。

        隐泉知道三长老最近相当的老实,也不是不懂得三长老的想法,隐泉根本不将三长老看在眼中。

        觉得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这个时候不出来添乱倒是也好,到时候公主回国,自然有收拾他的时候在呢。

        这些个当初害了他姑姑姑父的人,一个都别想逍遥法外。

        冰寒的光芒从隐泉的眸中一闪而过。

        这边隐云曦和黄莆少濯是风平浪静了,但是天祁国国内此刻正上演着上百年不曾有过的血雨腥风。

        隐天罡状若疯狂的排除异己,再也不在乎名声和民间怨声载道。

        随着隐云曦作为隐族嫡系皇者不日就能回归天祁国的传言在天祁国国内愈演愈烈,既便是面临着隐天罡的疯狂打压,也越来越多的隐族子弟相信了真正的隐族嫡系皇者真的要回来了。

        要不然何以见得隐天罡竟然会疯狂成如此的样子。

        然而隐天罡不知道收敛,反而越来越兴奋了起来,竟然失心疯的觉得趁着这个机会自己日后也许就真的能坐稳天祁国的隐皇皇位了。

        不得不说,隐天罡真的是得了失心疯了。

        所以当隐族民怨四起,竟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起义和抗拒隐天罡的残暴行为的时候,隐天罡也是真的没有时间去理睬烈海国了。

        就如隐云曦当时所言,隐天罡确实没有时间去对付烈海国了,可是楼君凌却不肯善罢甘休,正想着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收拾一下黄莆少濯呢。

        好在黄莆少濯早有准备,逐阳国一时之间竟然还吃了大亏的。

        黄莆少濯在隐云曦面前拿着手中的战报笑的好不猖狂。

        “云曦,你快看看,让楼君凌这厮好不猖狂,总觉得我不如他,如今到叫他尝一下败仗的感觉。”

        黄莆少濯之前就已经将军队分批次的藏到了逐阳国的边关,就等着楼君凌发难呢,让楼君凌以为这段时间自己无暇顾及,其实黄莆少濯却是完全的相反,这段时间注意的一直都是逐阳国的楼君凌。

        毕竟天祁国这边有隐云曦的坐镇,又有隐泉的保证,黄莆

        少濯也是放心的紧。

        所以自然是闲暇起来就和隐云曦商量怎么对付楼君凌,因着隐天罡自顾不暇,隐泉现在基本上是自己带着兵士后退,像是之前那种做戏的表面也已经不屑于做了。

        隐云曦正是闲的无聊,可不就是对于能够让楼君凌倒霉的事情格外的更感兴趣么,隐云曦可是记仇的很,还记得上次楼君凌还说要杀了自己呢。

        于是经过黄莆少濯和隐云曦两个人的热情讨论,这一次楼君凌确实是大败了一次。

        只要想象一下楼君凌的那张气青了的脸色,隐云曦和黄莆少濯简直都能笑出声音了。

        “忿忿,楼君凌还不得气个半死,他这回算是知道了你一直在防备着他来了,下一次就不会如此轻敌了,到时候才是你二人真正交锋的时候。”

        隐云曦笑过之后,郑重的说道。

        楼君凌不是蠢笨的人,这样的办法也就只能用一次了。黄莆少濯渐渐收了笑意,也对着隐云曦点点头,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楼君凌这次输在轻敌上,也是因为没有看清楚黄莆少濯在逐阳国的边关上到底有多少兵力,到底还是自傲了些。

        但是若是这个时候黄莆少濯犯了同样的错误就不值得了。

        隐云曦这也是在提醒黄莆少濯,黄莆少濯自然是知道的。

        “其实云曦你不必担心的,我不会像是楼君凌一般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我没有他的那份野心。”

        黄莆少濯说道,黄莆少濯其实要比楼君凌更加的明理一些,虽然有时候不若楼君凌老练,却也更加的拥有真性情。

        隐云曦却突然被黄莆少濯的话说的怔然了一下。

        是啊,黄莆少濯虽然算不上一个仁君,但是却一直在努力的打理烈海国,若不是野心,也不会有如今的这些事情。

        如楼君凌和隐天罡,难道不是因为野心才有如今的窘态吗。

        若是没有野心,这个世界上倒是少了很多的麻烦啊,隐云曦倒不是悲天悯人,只是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而已。

        一个帝位,多少人为此耗费心机,整的头破血流,可是又如何呢,最后还是化为一抔黄土而已。

        可惜的是,世人并不是人人都如此想站在那至高无上的权利之上,至少隐云曦从来没想过,如今倒也是被世事逼到了这个份上了。

        就在这个这个时候,遥远的天祁国首都。

        天祁国的隐族已经隐世了很久了,一直都是居于天祁国之中,天祁国虽然不如逐阳国和烈海国在大陆之上地势广阔,但是也拥有着相当大的国土,并且山川河流,物产丰富。

        所以天祁国的大部分居民,也是安居乐业,在天祁国的国土之中生活的相当的惬意的。

        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天祁国的民众还是相当的单纯淳朴的,隐族是一只大族,并且凭借其强大的特殊能力,很快就兴旺发达了起来。

        而隐族嫡系皇者向来在天祁国民众眼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若不是隐族嫡系皇者的失踪,隐天罡是绝对不可能坐上隐皇的宝座的。

        所以如今有了隐族嫡系皇者的消息,天祁国民众自然是想要隐族的嫡系皇者回到天祁国的。

        对于隐天罡逆天而行的做法,在天祁国的民间顿时就引起了极大地怨言,在天祁国的民众眼中早就已经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隐族的皇必须是隐族的嫡系皇者。

        而隐天罡不仅仅逆天而行,竟然血腥暴力的镇压民间的流言,这就不得不引起了民间的猜测。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民间的流言不仅仅是隐云曦是真正的嫡系皇者,还有隐天罡曾经暗害嫡系皇者的流言。

        确实,本来当年好好的嫡系皇者隐清风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和其皇后一同失踪,这样离奇的情况本来就一直是天祁国国内的悬案。

        于是民间怨愤愈演愈烈。

        隐天罡却根本不管不顾,整个天祁国的都城之中都笼罩在阴郁恐怖的气氛之中。

        隐离回到都城之中,便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原本繁华纷闹的主街,现在一片荒凉,家家户户全都紧闭门窗,整个空旷的街道之上,竟然只能看到零零星星的行人行色匆匆的走过,就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追着一般,根本没有人在街道上停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