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已经很少有人会提起了

第(1/2)页

        隐云曦说的很不客气,但是却让隐泉脸颊上浮现出笑意。

        “我叫隐泉,我是你哥哥。”

        隐泉一句话,成功的震慑住了隐云曦和黄莆少濯。

        “什么?什么?”

        隐云曦瞪大了眼睛,不是说隐泉是大长老的孙子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哥哥呢?

        隐云曦想到的是,难道自己的父母以前还有一个孩子?

        “隐衾懿,是你的母亲对吗?”

        隐泉看到隐云曦震惊的表情,就知道隐云曦应该是不知道这些关系。

        其实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这些关系都已经是陈年旧事了,所以已经很少有人会提起了。

        “确实是。”

        隐泉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隐云曦也并不惊讶,自己的娘亲可是上一代的隐族皇后,更何况自己和娘亲长得十分相似。

        “隐衾懿是我的亲姑姑,也是我祖父唯一的女儿。”

        隐云曦难得的露出了几分呆滞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自己和隐泉还真的是亲戚啊,隐泉是自己的亲表哥?

        “我小时候几乎就是在姑姑和姑父身边长大的,对他们实在是熟悉了。直到姑姑和姑父失踪——”

        明显的看出来隐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十分之阴郁,看来隐清风和衾懿的失踪确实也很打击隐泉。

        “姑姑和姑父,现在——”

        隐泉嘴唇蠕动了几下,似乎很是艰难的问出了这句话。

        隐泉总还想要幻想姑姑和姑父似乎还在人世,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天真不在,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现在隐云曦已经继承了隐清风身为嫡系皇者的能力,

        那么代表隐清风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如果隐清风不在人世了,那么以衾懿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独活的。隐泉其实要比隐云曦还更要了解她的父母,毕竟隐云曦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父母在身边。

        甚至和父亲隐清风,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

        虽然有很亲切有血脉相连的感觉,但是毕竟从未相处过,所以隐云曦也只是好奇隐清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跟母亲衾懿还好歹是相处过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其实衾懿并没有跟隐云曦讲过曾经她的人生经历,

        所以隐云曦还真的算是对衾懿和隐清风的过往根本不了解,也不清楚衾懿和隐清风成亲之间的家人。

        “父亲和母亲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说到这些,隐云曦的神色也不禁有几分的黯然。

        隐泉的眼中又有水光闪现,但是却并没有滴落,刚毅的男子早就已经学会了什么是坚强。

        看的出来,隐泉真的对隐云曦的父母感情很深。

        “姑姑和姑父,当初究竟是为什么失踪?这些年去了哪里?”

        隐泉已经很是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能够看的出,隐泉的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实在是不吐不快。

        更何况,隐泉已经秘密的调查了很多年,他认为姑姑和姑父的失踪其中必然有诡异之处!

        姑姑和姑父那么优秀而强大的两个人,若不是别人使用卑鄙的办法暗害他们,是一定不会这样的。

        隐云曦和黄莆少濯都已经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隐泉那扑面而来的渴望,强烈的想要知道的情感波动。

        黄莆少濯当然也是不知道的了,所以只能看向隐云曦。

        其实黄莆少濯怀疑隐云曦也不知道,毕竟黄莆少濯知道隐云曦可是从小就没在父母的身边长大。

        黄莆少濯所知道的事情比较多,只是因为后来一直流浪的尹清正到了烈海国,被黄莆少濯发现之后,尹清正已经相当的狼狈了,黄莆少濯只是略微许以好处,就已经知道他想要知道的情况了。

        “从前我也不知道,直到我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十万大山阵法之中,为了寻找父母进入到了十万大山的阵法——”

        说起这些隐云曦的心情也有几分的沉重。

        隐云曦也没有避讳黄莆少濯在场,现在隐云曦和黄莆少濯也都算是朋友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回避的,更何况这些事情对于隐云曦来说,更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于是,隐云曦的声音很轻,像是轻轻的羽毛。

        隐云曦的声音并不像是寻常少女一样娇嫩的好像初生的黄莺,反而像是初初落地的新雪,听起来带着清清凉凉的舒爽感觉。

        隐云曦其实也不知道当年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衾懿并没有告诉隐云曦,但是从种种蛛丝马迹隐云曦也能有个大致的猜测了。

        本来隐云曦打算回到逐阳国之后,再去天祁国,将当年的事情调查清楚,没想到隐天罡却根本没有给隐云曦这个机会,直接气急败坏的想要至隐云曦于死地。

        从这个状态来看,隐云曦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当年的事情必然是和隐天罡有关了,甚至于极有可能隐天罡就是那个主谋。

        所以隐云曦跟隐泉说的话,还是相当的中肯的。

        虽然掺杂着一些自己的猜测,但是大多数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黄莆少濯听得也相当惊讶,没想到十万大山阵法之中会有这样的一群人如此生活着。

        隐泉听完,已经脸色铁青了,拳头握的紧紧的,甚至已经感觉到其中有痛苦和愤恨多种情绪纠缠在一起。

        “果然是隐天罡!他竟然敢!”

        同时其中还夹杂着痛苦的神色,姑姑和姑父为了曦儿表妹,小小年纪和她分开。

        曦儿表妹明明是隐族高贵的公主,却没有父母守护受了很多的苦楚。

        姑姑和姑父明明近在咫尺,却见不到彼此一面,这种折磨,怎么能不让他痛苦。想到姑父这么多年以来可能备受的煎熬,隐泉都有现在就带军回去和隐天罡决一死战的心情。

        和隐泉如此一说,隐云曦顿时觉得看着隐泉的样子都有几分亲切了。

        这也可以解释了,为什么刚刚遇到隐云曦的时候,隐泉的神色是如此的激动,原来是因为两个人也算是血脉近亲。

        黄莆少濯撇撇嘴,看见隐云曦对隐泉的神色顿时有几分亲切之后。

        心中暗暗说道。

        什么表哥表妹的,最讨厌了!

        “原来隐将军和云曦竟然还是一家人。”

        “嗯,我第一眼看见曦儿妹妹的时候就认出了她,实在是和姑姑长得太相像了,我已经将遇见曦儿妹妹的事情禀告给了祖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