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应该就是你了

第(1/2)页

        “要不然隐族隐世了这么多年,简直就像是铁桶一样啊,我们哪里能知道隐族之中的事情啊。”

        黄莆少濯露出几分奸笑,不过这个主意确实相当的好啊。

        “那你都得到什么情报了?”

        “这其实对你也很有帮助,隐族也并不是外貌上看起来那样的铁桶一块,在面前的这个大营里面,领军的人名字叫隐泉。”

        隐云曦顿时开始倾听,隐族之中的情报对于隐云曦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

        “隐泉是隐族大长老的孙子,据说隐族有十名长老,长老在隐族之中也是很有说话权的,而且也很有实力。其中应该是大长老,六长老还有八长老仍旧是坚定不移的支持隐族的嫡系,应该就是你了。”

        黄莆少濯能从隐族的人嘴里面敲出来这么多的话,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了,这些信息对于隐云曦来说,确实是相当重要的。

        “同时还有一个三长老也在这个军营之中,不过这位三长老么,没什么能耐,是隐天罡的铁杠。据说甚至这位三长老是不具有继承三长老的权利的,只不过是因为隐天罡的帮助,才能成为三长老的。”

        “所以说,其实隐天罡并不信任隐泉,但是奈何大长老的权势,所以派了三长老来监视隐泉。对吧。”

        隐云曦总结道。

        “差不多吧,其实十大长老里面,支持嫡系的应该还是很多的,只不过没有表现的像是大长老几人那么明显的,像是三长老这样是隐天罡的铁杆的应该不多。”

        黄莆少濯抓的也是隐族的普通士兵,普通士兵所能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怪不得隐天罡想要杀我而后快了,嫡系血脉在隐族实在是太重要了。”

        隐清风都已经失踪了这么多年了,隐族的嫡系血脉在隐族之中几乎是被认为已经断绝了。

        可是既便是这样,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支持隐族的嫡系血脉。

        不过隐天罡这暴怒之下所做出来的事情,又真的正确吗?

        虽然隐天罡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举动,可是这也看得出隐天罡现在已经是激怒之下几乎不理智的做法了,足以所见其疯狂。

        一旦被天祁国内部知道隐云曦就是嫡系血脉的话,到时候隐族内部恐怕先要不稳定了。

        “你也不能太小瞧了隐天罡,他能将你父亲骗走,又能坐上隐皇的宝座这么多年,绝对比咱们想象之中更强大。”

        黄莆少濯说道。

        隐云曦点点头,眯着眼睛看向远方,这个方向就是天祁国的方向。

        隐天罡不能小觑,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难道不是因为太信任了隐族的这个嫡系血脉,又怎么会太轻易的就被隐天罡坑害了呢。

        “还有什么别的情报吗?”

        隐云曦说道。

        “没什么别的了,不过隐泉这个人倒是很有意思,听说相当的正直,正直到根本不会转弯的性格,据说他祖父大长老也如此。”

        黄莆少濯所得到的消息,也都是表面的消息,所有正常隐族人都知道的事情。

        隐云曦很理解,已经能知道这么多的情况,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纵然现在已经得到了这么多的消息,知道隐族之中也并非是铁板一块。

        可是既便是如此,想要得到更进一步的情报又难上有难。

        隐族已经隐世了上百年了,想要在隐族之中安插探子简直可以说的上是痴人说梦。

        更遑论,隐族也许内部有斗争,但是隐族是一个相当有血脉意识的种族,相当的排外,不是隐族的人类很难在其中生存。

        “想要对付隐族这些军队,只要有我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隐云曦对上千军万马也许不会这么有自信,但是对上隐族的千军万马还是很有自信的。

        隐云曦本身是对自己身为隐族皇者嫡系的能力不是很有清楚,直到隐离说道,隐云曦才知道自己父亲遗传给自己的血脉是多么的重要。

        怪不得历来隐族的大多数人都崇尚隐族的嫡系皇者,毕竟这就是血脉的力量。

        隐云曦和黄莆少濯也并没有在高大的城墙上面停留太久,站在高处凌厉的风不断的吹拂在人的身上,能够感觉到寒风不断的刺入骨头之中。

        可是青城关上站着的一排卫士,就像是拥有着铁一般意志,既便是站在寒风之中,明明面容上已经饱含沧桑,可是双眸之中仍旧是坚定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动摇。

        青城关不愧是烈海国的第一要塞大关,就像是一座丰碑一般挺立在烈海国之中。

        夜色就在如此执着的守护之下,静静而缓缓的而过,隐云曦从城墙下去之后,安然的度过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降临,隐云曦才缓缓的醒转。

        黄莆少濯从决定要让隐云曦自由开始,就再也没有让隐云曦喝散功的药物和派人监视她。所以隐云曦现在倒是非常的只有,黄莆少濯相信隐云曦不会走的。

        隐云曦也都了解了之前的战报,隐族几乎是一路势如破竹,未尝一次败绩,就更不要说是止步不前了。

        隐族的这些人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是烈海国的实力并不差,却也是一路上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是到了青城关前面,隐族却一改之前的风格,竟然在青城关之前整整驻扎了两日的时间了,并且到现在都毫无动作。

        隐族纵然毫无动作,也并不担心烈海国会去偷袭他们。

        这倒是真的,烈海国守城的能力很强,但是若是主动出击攻击隐族的人,那可真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隐族的人还是没有消息吗?”

        隐云曦睡醒之后,去找黄莆少濯。

        青城关外面没有任何的异样声音,整个城市安静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每个人也都安然的各司其职,绝对不会因为外面有强敌环绕就惊慌失措。

        隐云曦倒是很欣赏青城关这些人的状态。

        “早啊,不过这个隐泉倒是真的很沉得住气,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估计也是在打探青城关内的消息吧。”

        黄莆少濯说道。

        之前黄莆少濯就曾经说过,隐泉此人很是二愣子。

        当时隐云曦并没有仔细的探究,这个二愣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现在隐云曦并不这么认为了。

        能如此的沉着冷静,年纪轻轻就带领着这么大的军队,明明隐族的人实力相当强大,可是隐泉却并没有骄傲。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