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倒是有自知之明

第(1/2)页

        毕竟已经存在了上百年了。

        可是当隐天罡亲自率领隐族的大众从天祁国的国土之中走出的时候,整个大陆的人全都震惊了!

        隐族的人实力确实相当的强。

        刚刚和烈海国的军队一接触,隐族的军队简直就是势如破竹,多年来的平安生活和隐世而居,也并没有让这些隐族人的实力有太多的减弱。

        “能有什么事情?”

        黄莆少濯眼中的情绪一闪而逝,隐云曦虽然看到了却根本也没有来得及捕捉到。

        黄莆少濯的面颊上不肯露出分毫,既便是眉宇之间有隐隐约约的疲惫,可是面上却还是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没有人能知道黄莆少濯想的是什么,隐云曦也发现了,自从这次再见到黄莆少濯,越发的看不清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的少年了。

        “你就算是不说,我也知道的,隐天罡恐怕不可能轻易的放过我。”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那你猜他会怎么对付你呢?”

        黄莆少濯的面上露出笑意,很是好奇的看着隐云曦,似乎想从隐云曦这里看到答案。

        “本来我还想回来之后,去一趟天祁国,调查一下当年的事情,现在看来倒是不用了。”

        虽然之情隐云曦已经从衾懿那里知道了,是隐天罡为了夺走隐皇的宝座,这才将自己的父亲隐清风坑到了十万大山阵法之中。

        但是正常情况之下,隐族的人是不可能对隐族的皇者动手的。

        所以隐天罡想要对付隐清风,必定是用了些什么手段,而且肯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图谋,肯定还有一些拥护者的。

        本来隐云曦打算徐徐图之的,没想到隐天罡倒是先找上门来了,这足以说明隐天罡是相当的大胆的。

        “隐天罡既然已经主动对我出手了,肯定是不会继续等下去了,应该会一鼓作气的想要弄死我吧。”

        隐云曦说的十分之淡然,就好似不是在说自己的生死一般。

        黄莆少濯看着隐云曦,心中却有些神游,眼神有些的迷蒙。

        黄莆少濯心中想的是,为什么世上会有隐云曦这样的女子,真的是让世间的男子都汗颜。

        “你倒是想的明白,那你猜一猜,隐离会站在你这边,还是站在他父皇那边?”

        黄莆少濯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隐云曦低头,看着自己细长的手指。

        “无论隐离站在哪一边,他既不能阻止隐天罡,也不可能阻止我。”

        隐云曦不会是非不分的将隐离也当做是仇人,但是也绝对不可能因为隐离的存在就原谅隐天罡的。

        更何况,在隐云曦本来所受的教育之中,也本就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从来没有什么父债子偿这种莫名其妙的思想。

        隐云曦说话的声音清凌凌的,每一个字都说的字正腔圆,意思也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

        隐云曦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迁怒隐离,但是也不可能就此放过隐天罡。

        “若是隐离站在了隐天罡那面上,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仇人了吧?”

        黄莆少濯却如此说道。

        隐云曦眯眯眼睛。

        “如果,那么便是此生缘尽于此了。”

        隐云曦轻声说道。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向着各自的心事,室内陷入了一阵平静之中。

        “黄莆少濯,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我不相信到现在隐天罡还毫无动作。”

        隐云曦打断了这个话题,皱着眉看向了黄莆少濯。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好歹也是一个女人,能不能别管那么多的事情啊。”

        黄莆少濯以前和隐云曦仅仅是冲突了几次,还被隐云曦收拾的够呛,所以相互之间其实算不上了解和熟悉。

        这一段时间,倒是慢慢的熟悉了起来。

        隐云曦和黄莆少濯的性子也都是不拘小节的,既便是有些不愉快的回忆,但是相互之间聊天的时候,也都不是心存芥蒂的。

        所以这一段的时间相处之后,说话已经相当随便了。

        “!”

        隐云曦听到黄莆少濯的话,相当没有形象的翻了一个白眼。

        “隐离已经离开逐阳国了,正在往这里赶来。”

        黄莆少濯却突然转变了话题。

        隐云曦本来正打算喝茶的手一顿,低垂的睫毛挡住了眸中的神色,其中闪过了一丝复杂。

        隐云曦就知道楼君凌是不可能对隐离如何的,楼君凌这个人不像是黄莆少濯,楼君凌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就算是曾经跟隐离有仇怨,他还要联想到各方面的利益问题,是不会在轻易伤害隐离的。

        但是现在隐离自由了,正在赶往烈海国。

        这件事情之中,本身就透着不同寻常的意思。

        “嗯,如何?”

        隐云曦细长的手指带着节奏的敲着桌面,有些心不在焉的应和道。

        其实隐云曦想到的是,这个事情不寻常的背后到底意味什么?

        楼君凌如此一个利益至上的人放了隐离,那么隐天罡到底是做了什么呢?

        但是隐云曦如此的心不在焉,在黄莆少濯的眼中却带上了另一种意味,黄莆少濯感觉苦涩的滋味涌上了心头。

        “你会跟他走吗?”

        “走?”

        隐云曦嘴角上升起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一眼黄莆少濯。

        就算是自己想走,黄莆少濯会放自己走吗?

        就算是自己的实力很强,但是在层层叠叠的黄莆少濯的手下看护之下,想走也是难有可能啊。

        “咳咳,我想到我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呢,我先走了。”

        黄莆少濯生怕隐云曦会说出口,让自己让她走的这些话来。

        于是,在隐云曦似笑非笑的眼神注目之中,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走出隐云曦的房门外,神色之中带着几分的茫然和挣扎看着隐云曦的房间。

        身边的宫女和侍卫们莫敢抬头,就算是有人偷偷的看了一眼他们年轻的皇上,也会赶紧就低下头。

        皇上那是什么神色?

        他们这位年轻的皇上,似乎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神色啊。

        黄莆少濯虽然被先皇娇惯,生长的环境虽然是一帆风顺的,但是这并不带便黄莆少濯是没有才能的。

        相反,黄莆少濯从小便是天赋秉异,才能非凡的。

        只不过是从前少年气盛,自负才能便桀骜不驯,如今经历生死之间的挫折之后,整个人已经如脱胎换骨一般。

        真正的从一个天资聪颖又桀骜不驯的少年,变成了深沉而睿智的皇者。

        但是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黄莆少濯的脸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表情,这实在是让这些人惊异。

        不过,却没有人胆敢窥探这位少年皇者的心思。

        黄莆少濯也仅仅是迷茫了半晌,马上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黄莆少濯很快就绷起了面颊,没有人再能从他的面部表情之中窥探到什么了。

        黄莆少濯走之后,隐云曦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既然隐离已经被楼君凌放了,那么说明隐天罡应该已经有动作了。

        甚至可能是是和楼君凌联盟的。

        难道隐天罡带着隐族的人出世了?

        隐云曦虽然刚才也被世人的固定思维困住了,但是隐云曦的头脑是如何的灵活,很快就联想到了这一点。

        天祁国的隐族从前也并不是走出十万大山阵法,但是外面的十万大山外面包裹这层层叠叠的阵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安然无恙的走出天祁国。

        只要少数实力强大的人能够走出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也阻止了隐族的人走到外面的世界。

        可是现在十万大山阵法已经没有了啊!

        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隐族的出世了啊!

        隐族的实力自然是强于普通人类的,若是隐族真的出世了,那么烈海国可就真的危险了!

        隐天罡还真的是丧心病狂到了如此的境界,甚至不惜让隐族出世。

        想来也知道,大路上的人们早都已经熟知了隐族避世而居的情况,隐族若是突然之间出世,必然是惊世骇俗。

        甚至是不怪隐云曦当时甚至一时之间没有想到。

        隐云曦现在都能想象的到,若是隐族军队出现之后,必然是大陆之上皆为震惊,一片哗然。

        就在黄莆少濯下次来的时候,隐云曦直接就说道。

        “是不是隐族出兵了?”

        黄莆少濯直接惊呆了,这个时候的黄莆少濯倒是有几分像曾经的样子了。

        “是谁告诉你的!”

        黄莆少濯的第一个想法是,究竟是什么人告诉给隐云曦的,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身边的这些人。

        但是黄莆少濯的反应,也是间接的告诉了隐云曦,隐云曦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隐云曦的心一沉,如果隐族出世的话,烈海国肯定不是对手,就怕楼君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也会跟着插上一手的,烈海国如何也不可能抵挡的了天祁国的隐族和逐阳国两国的夹击呢!

        “不是谁告诉我的,我自己猜的。”

        隐云曦看见黄莆少濯这个样子,忍不住叹出一口气。

        “就算是没有人告诉我又如何,我早晚不是会知道吗?”

        这不是能够自欺欺人就能解决的事情。

        黄莆少濯不出一言,低头不看向隐云曦。

        倔强的样子就像是曾经那个不肯服输的少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