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当时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第(1/2)页

        黄莆少濯的一举一动在单曼儿能看见的地方都是仔细观察的。

        单曼儿垂头,眼中闪过苦笑,只不过没有让面前的太后和单文斌看见罢了。

        “曼儿的意思是?”

        太后娘娘想的和单曼儿是不一样的,包括他们身后站得单家所想的也更不一样。

        太后既便是再疼单曼儿,自然也不会由着单曼儿自己想家给谁就家给谁,好在的是黄莆少濯就是单曼儿的心上人。

        太后想要单曼儿入住中宫,这样在她的帮助之下,后宫就是她们姑侄的天下了。

        自然也就能保证单家的地位,后宫也像是前朝一般,是一场战场,能给前朝很多的力量。

        单家的考虑是继续保持家族的荣耀,最好是再能生下皇子,这样可以扶持皇子上位,自然就又能兴盛百年。

        而单曼儿知道这些人的一切想法。

        单曼儿垂着眼睛,心头的疼痛尖锐,可是面颊上却并不能表现出分毫。

        单曼儿实在是太了解黄莆少濯了,她知道黄莆少濯看那个女子的眼神很不对,是她从来没有发现过的眼神。

        是从前从来没有出现在黄莆少濯眼神之中的。

        “皇上若是真的想选妃立后,刚才也必定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如果真的想要立左相家的嫡女为后,那么我也至少是个妃位的,皇上向来不耐烦这些,他只是吓唬您,让您知难而退而已。”

        “还是小妹了解皇上,应该是这么回事的。”

        单文斌也应和道。

        太后娘娘这也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刚才竟然被皇上这句话吓到了,当时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曼儿聪明,我竟是被皇上给骗了!”

        太后娘娘送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又恨急了皇上,真的是这几年越加的滑头了。

        “姑母莫气,我们这次本就也是试探一下皇上的态度,虽然皇上没有立我为后的想法,但是至少知道皇上也没有立别人为后的想法的,所以我们倒也不用太急,反而自乱阵脚就不好了。”

        “曼儿说的对,我们还有机会。”

        太后娘娘也沉着了下来,开始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曼儿你说,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太后娘娘当然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忘记了还有隐云曦这么一个人了,只不过到现在甚至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必定不是寻常普通的女子,身手相当凌厉了。”

        单文斌说道。

        确实,寻常人家的女子怎么可能动辄就将人打出血。

        “难道皇上说的话是真的,这个女子真的不是他金屋藏娇的女子?”

        太后娘娘也有些疑惑了,若真的是金屋藏娇,那也必然是黄莆少濯很喜欢的了。

        虽然太后和黄莆少濯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母子情分,可是毕竟是从小看到大,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黄莆少濯从小就比较肆无忌惮,在皇城之中后宫之中谁人敢惹。既便是现在黄莆少濯学会了心机深沉,但是仍旧会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就像是选妃立后这件事情一样,黄莆少濯绝对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全都被黄莆少濯一手压下了。

        若是这个女子真的是黄莆少濯所喜欢的,怎么可能仅仅是把他带进后宫这么简单呢?

        黄莆少濯必然是顶住一切的压力也会娶了自己喜欢的女子,这一点说来,就像是他父皇一般,也就是先皇。

        “不可能吧,将如此绝色的女子软禁在自己的后宫之中,皇上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没有丝毫想法吧!”

        单文斌想到隐云曦,前一刻还觉得这样的女子就像是高岭之花一般,下一刻就知道了这个女子其实是带着毒刺的花朵。

        单文斌单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想,这样有着极度美貌又似乎有着极度危险的女子对男人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哼,狐狸精一个。”

        太后娘娘自然是相当不屑了。

        单曼儿脸上却有藏匿深处的伤心,从小单曼儿就习惯于察言观色。

        之前黄莆少濯匆匆赶来,分明是知道那个女子遇到了麻烦,所以匆匆的赶来的。

        一进屋院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看那个女子,见她安全,眼眸之中的担忧才逐渐的被深沉所取代。

        黄莆少濯是急切的担忧着那个女子的!

        只不过那个女子并没有看出来什么情绪,不是真的不喜欢黄莆少濯就是心机太过深沉,图谋很高了。

        “皇上恐怕是真的有几分喜欢这个女子,相比较皇上根本不在意,也没有影的左相嫡女,那位才是真正的威胁!”

        单曼儿低声说道,声音低沉之中透着几分的无奈和嫉恨。

        单曼儿自小就和黄莆少濯相识,一直认为,黄莆少濯的心中绝对不会住下什么女子的,当然是除了她自己——

        “曼儿这你就错了,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一个野丫头,哪有资格入主中宫。想必皇上也是清楚的,所以才会将这个女子金屋藏娇起来,也无非就是样貌打人罢了,总有年老色衰的时候罢。”

        太后娘娘不屑的嗤之以鼻,一想到隐云曦就觉得心中恼恨到了极点,这么多年了敢当面对她大不敬的,还真没有几个。

        哪怕先帝就算是不宠爱她,但是对她也是有面子上的尊重的。

        等到这个女子进入后宫之中,看她怎么收拾她,难道黄莆少濯还真的能将她保护一辈子吗?

        “姑母,若是皇上想要做什么,咱们真的能阻止的了吗?”

        单曼儿是真正的在太后身边长大的,单文斌虽然经常进宫,也很会说话所以很得太后娘娘的宠爱。

        但是说到底,太后还是和单曼儿更有情谊一些,所以单曼儿说话还是相对随意一些的。

        又因为单曼儿虽然小小年纪,可是一直都是太后娘娘的智囊,自然对于单曼儿的话太后更听一些的。

        闻言,太后的脸色又有些逐渐的泛青。

        半晌之后,太后才幽怨的说道。

        “哎,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说什么都不会愿意听我的。”

        如果不是没有自己的儿子,单家和太后又何必走的步履艰难,一定需要一个从本家族出来的中宫皇后。

        “姑母,你也知道,我一向是了解皇上的,毕竟有着从小相识多年的时光,我分明能看见皇上的眼中是很在乎那个女子的,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个女子的身份,但是既然会让皇上在乎,肯定不是美貌这么简单的。”

        单曼儿忍着心中的剧痛,开始一点点的思考,逐字逐条的开始分析这个事情的始末。

        “虽然现在我们还不清楚这个女子是什么身份,但是相比应该并不是能够入主中宫的身份,若是这个女子够聪明,或许我们和她谈谈,这个突破口会更好一些,至少比皇上会容易一些。”

        单曼儿虽然没有看透隐云曦,但是怎么想,都还是认为,只不过是这个女子心机太深沉了,像是黄莆少濯这么优秀的男子,是个女子都会心动才对啊。

        尤其是现在大陆之上已经没有了大夏国,而只剩下烈海国和逐阳国,烈海国的实力也更进一步。

        这样的权势,凡人都会心动才对。

        “妹妹,会这么简单么,人家会轻易的就答应这个要求,这对人家又有什么好处呢?凭什么答应你呢?”

        单文斌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到底男人还是不了解女人后宫这些的事情。“如果我们说能帮她谋一个妃位呢?”

        单曼儿朱红的唇间漾起淡淡的微笑,整个人因为这样自信的笑容,本来就是清秀的容貌似乎也有所提升一般。

        “还要帮她谋一个妃位!”

        太后一听,顿时横眉立眼了,一想到隐云曦这个女子就觉得相当的不爽。

        那样盛极的容颜,真真的看了就生气,又是那样神气的性格,怎么想着都让人生气啊。

        太后又向来霸道惯了,当然受不了。

        “姑母,无论是什么妃位,在这后宫之中也都是需要在您的手底下讨生活的,到时候我们想要拿捏她,还不是手到擒来。”

        单曼儿轻轻悠悠的说道。

        单曼儿果然很了解太后,一句话马上就把太后又逗开心了。

        “曼儿说的也是,既然这样,我们到倒是也可以和她谈上一谈。”

        太后露出高高在上,施舍一般的语气。

        单文斌马上就附和,太后这才露出了笑颜。

        单曼儿则是温柔的笑着,可是其实正是满眼的心事。

        虽然单曼儿觉得这样的计谋,无论如何都是对的,可是之前见到隐云曦这个女子,却总觉得有什么是超出了她的预料的。

        单曼儿当然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就算是她想破了脑子,恐怕也想不明白。

        因为毕竟对于单曼儿的眼界和资历来讲,和隐云曦是完全不处于同一个等级的。

        “但是那处被皇上看的森严,下次可就不好进去了。”

        太后若不是仗着掌管后宫多年,恐怕还不知道后宫之中已经有隐云曦这么一个地方被皇上悄悄的使用了。

        单曼儿却想到了,其实黄莆少濯本来可以不将这个女子放在后宫的,因为放在后宫就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困难情况。

        而且皇上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