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一点也不在意的

第(1/2)页

        因为无论是太后娘娘的出现,还有众人的围堵,甚至是现在黄莆少濯的出现,似乎都没有让面前的这个女子脸颊上出现别的惊慌或者害怕的神色。

        越是这样的深不可测和满不在乎的样子。

        绿衣少女便越是觉得心中发寒,这个女子根本就看不出底来。

        “母后为何会在这个地方?”

        黄莆少濯虽然叫着太后娘娘为母后,但是其中几乎是没有几分真情实意的。

        甚至是言辞之间的冷淡,都能听得出来。

        想必对于这位太后娘娘,也不过是个面子情罢了。

        “哀家、哀家在这个后宫之中,想去什么地方难道还要找皇上报备一下?”

        太后娘娘这话说的不可谓不重了,毕竟黄莆少濯再瞧不上这个嫡母,也至少得表面上敬着她,否则有违孝道,既便是身为烈海国的皇上也是要被诟病的。

        这位太后娘娘其实脑子转的并不是特别快,但是却能一下子想到用这句话来堵黄莆少濯的嘴。

        就算是黄莆少濯对太后娘娘突然出现在这个院落的动机有所怀疑,太后娘娘已经如此说了之后,黄莆少濯再也不好追究了。

        不过看样子,这句话应该是早都想好的,否则以这位太后娘娘的城府,应该一时之间想不到这些的话的。

        黄莆少濯果然被这句话一睹,只能无奈的说道。

        “母后哪的话,你若是想在后宫之中到处走,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只不过母后突然出现在这里,我还是有几分疑虑的。”

        黄莆少濯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话头被堵住了,可是很快就已经有了别的话可说。

        黄莆少濯可真的是士别一日及当刮目相看了,从前那个言谈无忌,桀骜不驯的黄莆少濯,如今也有了一番的城府了。

        “这里是我软禁重要人士的地方,母后在宫中闲逛又怎么会逛到这种地方,尤其是还带着宫外的人。”

        黄莆少濯当然不会说隐云曦的身份,避重就轻的将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虽然绿衣少女亲亲热热的叫着黄莆少濯表哥,但是黄莆少濯显然并不想理睬她的。

        绿衣少女脸上那黯然无光的神色,就算是隐云曦一个女子看了,都要忍不住心声怜惜了啊。

        只可惜只有黄莆少濯这位正主,是一点也不在意的。

        太后娘娘听到此话,顿时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确实如此,身为烈海国的堂堂太后娘娘,竟然身边带着娘家的直至和侄女,兴师动众的在后宫之中乱闯。

        这确实非常的不像话。

        “什么囚犯!这个女人分明是你在金屋藏娇,怪不得皇上一直不肯选秀立妃,原来竟然是有这么一个狐狸精随时勾引着你呢!”

        太后娘娘这个时候也不记得之前的理智了。

        这样的太后娘娘,也不知道是怎么在宫中活到现在的,只是被轻微的一个刺激,竟然就已经自己先乱了阵脚!

        旁边的绿衣少女脸色大变,悄悄的抬眼看了一眼黄莆少濯,这个时候眼中还哪有了委屈和伤心,可是却并滑过了别的情绪。

        这个绿衣少女明显要比太后娘娘可有脑子多了。

        此时此刻,太后娘娘刚才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黄莆少濯神色之中似笑非笑,也更多了几分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会不会惹怒黄莆少濯了,绿衣少女向前一步,一把握住太后娘娘的手掌。

        用眼神示意太后娘娘不要再说话了,然后一边语气平和的说道。

        “皇上表哥,事情并不是如此的,只不过是姑母闲着走到这里,看到这处小院之中精致似乎很是别致,又看到这里大门紧闭,所以这才起了兴致想要进去一看。表哥你也是清楚姑母的脾气的,这里的下人越是不让,姑母这才越是暴怒,这才闯了进来。”

        绿衣少女的声音婉转动听,表情之中透着几分的恳切,完全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更不像是她的太后姑母说话虽然很冲,但是这种态度却也说明她刚愎自用,透着几分的心虚。

        隐云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般的样子,在一旁绝对是看笑话的模样,好一出的皇家大戏,又难得看见像是绿衣少女这般有城府的少女,自然是相当的好奇,琉璃色的眼眸之中写满了兴味。

        太后娘娘到底也不是傻子,只不过是少了城府又性情冲动了些而已,所以听到了绿衣少女的话,又有了刚才的暗示,所以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对!曼儿说的没错,不过是带着曼儿和文斌在后宫闲逛罢了,倒是没想到撞破了皇上的心事啊。”

        太后娘娘还是总认为隐云曦是黄莆少濯金屋藏娇藏起来的,所以既便是现在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借口,可是仍旧是抓住了这个话头不放着的。

        毕竟大陆三国向来以孝治国,三国都是相当的注重孝道。

        就算是黄莆少濯对太后娘娘再不满,也总要有几分体面的,只要太后娘娘咬定了她只是随意在后宫之中散步,黄莆少濯又能说什么?

        总不好让人说烈海国的皇帝在皇宫之中还是限制太后娘娘的行动吧。

        若是以黄莆少濯从前的性格,少不得要发作一番,就算是知道分寸不会和太后娘娘闹,但是估计绿衣少女也会被收拾一顿。

        但是现在的黄莆少濯总归已经不是从前只顾冲动的少年了,深沉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情绪,然后这种情绪有很快的就消失不见了。

        看来这位太后娘娘的娘家让黄莆少濯有几分的忌惮,之前虽然给了些绿衣少女没脸,但是现在却总不好一直给一个没出阁的少女没脸了。

        “我的什么心事啊?”

        黄莆少濯果然不再就着刚才的话题纠缠了。

        这个绿衣少女显然就不方便说了,适时的露出了闺阁少女的羞涩。

        雪白的脸颊上面升起了淡淡的红晕,使得本来清秀的容颜就显得更多了几分的讨喜了。

        绿衣少女应该是叫做曼儿,曼儿似无意似有意的用眼神瞟了一眼隐云曦,贝齿轻咬朱唇,退回到了太后娘娘的身边,不再说话了。

        这本不是她应该说的话。

        但是她的一番略有含义的表情和动作提醒,自然会有人为她出这个头。

        “还不是这女子,到底是哪里来的,后宫多出了什么人我竟然不知道,还如此大的架子!竟是连我这太后都根本不放在眼中的!”

        太后娘娘越想到这个就越是生气,转头看向隐云曦,那眼睛就像是淬了毒一般。

        到底是神宫之中的女子,这心狠手辣冰寒如刀的眼神还真的没有几个普通女子会有。

        不够到了隐云曦这里,就实在是有些不够看了,隐云曦自然也是不在乎的。

        “什么来历不明的女子竟然都敢进入后宫,那还得了!”

        黄莆少濯还并没有皇后,后宫之中的事物自然都是交给太后娘娘处理的。

        更何况太后娘娘又是黄莆少濯的嫡母,这个事情管的还真的不算是很宽。

        太后娘娘明晃晃的这个话说出来,就实在是相当的打隐云曦的脸面了。

        隐云曦若是相当的在乎黄莆少濯,或是想要进入后宫之中就不可能不在乎的。

        曼儿轻轻的扫了一眼隐云曦,想从隐云曦的脸上看到什么表情,可是终究是让她失望了。

        这个女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通身的气派不可能是乡野小民,可是行事和作风偏偏又不似大家闺秀。

        曼儿的心头却又升上了沉重的心情,这个女子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母后误会了,她是涉及到国家重大事情的一个人质,并不是您想的那个样子的。”

        黄莆少濯面色当然的开口。

        只可惜的是,没有人相信黄莆少濯的话,谁家的人质竟然还住的用的如此奢靡。

        当然隐云曦是知道这是真的。

        黄莆少濯一边对付太后娘娘,一边也在思考别的事情了。

        隐云曦确实一直在服用散功丸没有错的,他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隐云曦的身上半点内力也无。

        只是没想到隐云曦竟然还是个外家高手,只是凭借外力,就能让人受伤,看样子确实相当的不简单了。

        隐云曦果然是隐云曦,有隐藏起来的实力也是相当可能的。

        隐云曦若是想逃,恐怕也不是不无可能。

        想到这里,黄莆少濯深深的看了一眼隐云曦,眼神之中风起云涌的复杂情绪。

        隐云曦自然是无所谓的,既不会害怕更不会担忧,只是云清风淡的扫了神态各异的众人一眼,整个人的状态就是出于局外一般。

        曼儿自然是看到了黄莆少濯看向隐云曦的眼神,眼眸低垂,垂下了其中汹涌而出的杀意和嫉恨,在袖子下面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握住,在娇嫩的掌心之中按出了一道道指甲的痕迹。

        “皇上现在真的是长大了,竟是学的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什么人质竟然要安置在后宫之中,还是这样的处处周到和精心。皇上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也是有牢房可以预备下的!”

        太后娘娘这个时候倒是妙语连珠,只要不是刚才的激怒到口不择言,大多数时候太后娘娘说话也是得体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