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如此心思深沉的少女

第(1/2)页

        每一颗都透着莹白的光芒,和珠圆玉润的美态。

        腰间轻轻一束,显得纤腰纤细!

        一头乌发轻轻的飘散着,发丝披散在肩头头上的装饰也并不重,仅仅是几颗珍珠簪在发间。

        粉嫩的耳垂上各有一颗绿色的小珠子,泛着青翠的光芒,看起来相当的好看。

        这是一个相当会装扮自己的少女,虽然长相上并不是极度的漂亮,相比较凤玉瑶艳色十足的面容,这个少女也就算是一个小家碧玉。

        但是经过这一番装扮,真的就像是翡翠一般散发出清新的气质。

        这太后娘娘肯定是找人拖住了黄莆少濯,这才带人闯了进来,能跟在太后身边的人,无非都是来势汹汹。

        隐云曦还不太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气势汹汹的闯进自己住的地方,总之肯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

        或许是以为自己是黄莆少濯金屋藏娇的?

        隐云曦态度非常的随意,慢悠悠的出现在众人是显现之中。

        至于这些底下的众人,隐云曦只是看了几眼就已经将他们的神态全都收进了视线之中。

        隐云曦的出现,众人的神态也各不相同。

        隐云曦穿着的衣服,还都是从十万大山之中带出来的。

        黄莆少濯自然不会短了隐云曦的用度。

        但是十万大山阵法之中带出来的这些衣服,却全都是娘亲一手设计的,在要离开的那天,衾懿一件件的叠好放进了隐云曦的行囊之中。

        隐云曦刚才一眼扫视了面前的这些人的时候,这些人也同时在观察着隐云曦。

        尤其是绿衣的少女,相比较太后娘娘那尖锐的眼神和年轻男子似邪似评估的眼神,她的视线是最中肯的了。

        但是绿衣少女的视线也仍旧是蕴含着隐藏在深处的敌意和复杂的情绪,只不过是寻常人看不清楚,隐云曦更是没有注意了。

        无论这个少女有多少百转千回的情绪,都和隐云曦关系不大就对了。

        不过真的是很难得看见如此心思深沉的少女。

        隐云曦平静的看着他们,下颌弧度柔缓而坚定,一双美眸明光四射,威仪内蕴,顾盼之间气度端严。

        神色之间让人莫敢侵犯。

        隐云曦款款莲步移来,白色的裙裾随着走动缓缓飘动,眉如墨画,神若秋水,眼神似睨非睨。

        如果仅仅是说长相的话,小家碧玉般的绿衣少女无论如何打扮都不会能比肩隐云曦的。

        绿衣少女就算是再如何的会打扮,小家碧玉还是小家碧玉。

        面对隐云曦这种大气倾城的长相,加上寻常女子身上难有的气质,任何的小家碧玉在隐云曦的面前也忍不住失色了。

        绿衣女子眼底隐晦的闪过一丝冰寒的杀意。

        “姑母。”

        绿衣女子的声音也很好听,像是潺潺的流水一般,像是扑面而来的温柔和曦的清风。

        “这位姑娘想必就是表哥安置在这里的人了。”

        隐云曦的样貌和气质让这些人有点意外,所以这位太后娘娘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绿衣少女轻声提醒之后,太后顿时明白了,面前的就是她们要找的人了。

        这么一想太后娘娘的脸色顿时不好了,因为她发现面前这个女子,竟然没有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更没有见到太后娘娘应该有的尊敬。

        太后娘娘身边的大太监自然是已经相当熟悉太后娘娘了,太后娘娘一个脸色的变化都能够揣测的清清楚楚。

        “大胆!”

        这个太监最大的优点就是嗓门尖利,带着简直可以穿透大门的尖锐声音。

        隐云曦觉得简直就是要震破耳膜了啊。

        隐云曦纤纤手指掏掏自己圆润的耳朵,表情之中淡淡的无奈是很厌烦声音如此之大的太监。

        简直就像是公鸭被捏住了嗓子一样啊。

        隐云曦这般想着的时候,太监尖利的声音再次传来。

        “哪来的无知村妇,见到太后娘娘不知道下跪吗?还不赶紧给我跪下。”

        这就是传说狐假虎威了,借着太后的势力,高声的尖叫着。

        那双眉似乎都已经立了起来了,一脸的狰狞和凶恶。

        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见到这样的场景肯定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吧。

        可惜的是,隐云曦这辈子都和普通女孩子不搭边了。

        隐云曦面色似笑非笑,看着他们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看小丑一般。

        甚至是隐云曦的琉璃色的眸子之中闪烁着冰寒的光芒,只是将这眼神凝聚成了一股杀气,如此冰寒而直射人心。

        这刚才还耀武扬威一般的死太监,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直射心底,本来长大了嘴想要将再喊出来什么,但是却喊不出口了。

        就像是被掐住了嗓子的公鸭一般。

        脸皮甚至都有点涨红了。

        “各位前来,有何贵干?”

        隐云曦神色淡然。

        刚才这个太监喊隐云曦无知村妇,这当然是其中存在着一些侮辱的成分的,也是为了讨好自己的主子。

        其实长眼睛看见了隐云曦的,都应该知道,隐云曦这个气质绝对不可能是无知村妇。

        就算是公主也未必能够有隐云曦的气质。

        太后娘娘对于隐云曦竟然这么问她而觉得惊讶,因为她觉得隐云曦竟然反客为主了。

        而这个时候只有绿衣女子是有脑子的,绿衣女子的眼底闪过疑惑。

        不明白隐云曦为何会对太后这个态度,就算是黄莆少濯和太后的关系并不是多好,可是太后毕竟是他的嫡母。

        在这个以孝治国的时代之中,既便是皇帝也不得不将表面功夫做好吧。

        可是隐云曦这个态度,实在不像是无知,更不像是不在乎,而是——

        无所畏惧。

        这个绿衣少女已经是三国的教育背景之下,难得的有头脑的少女了。

        但是见识和想法的局限在这里,所以绿衣少女虽然有点聪明,可是她却想不到原因在哪。

        “你可真是胆大妄为啊!”

        太后娘娘算是亲自发话了,怒极反笑。

        “你认为没有我的同意,就算是皇帝同意又如何,你一样不能入宫,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太后娘娘估计也是气急了,说话的嗓音也是相当的大,甚至是里面染上了巨大的气愤。

        隐云曦一听这个话,果然,是把自己当做是黄莆少濯金屋藏娇的女子了。

        隐云曦简直就是无语问天啊。

        “哦。”

        隐云曦无比沉着的哦了一声,丝毫反应也没有。

        隐云曦越是这种态度,太后娘娘越觉得气愤不可挡。

        太后娘娘气的头上的金簪都颤抖了。

        绿衣少女在一旁说道。

        “姑母,您不要生气,您的凤体要紧,否则的话一会儿皇上表哥赶过来看,看见您生气也会责怪我们的。”

        这位绿衣少女应该就是太后的娘家侄女了,怪不得能出现在太后的身边了。

        绿衣少女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带着轻柔的语气和担忧的语气,让人听着觉得很舒心。

        隐云曦听见这个了绿衣少女叫黄莆少濯表哥——

        隐云曦虽然没有宫斗过,更加懒得去接触这些宫斗的恶心事情。

        但是没吃过猪肉不代表没见过猪跑啊!

        所以说这个女子其实是太后娘家想送进后宫的,也就是给黄莆少濯当妃子甚至是当皇后的了?

        那就怪不得把自己当做是敌人了,明明是温温柔柔的话说起来,其实正是在提醒太后,再不赶紧解决隐云曦,到时候黄莆少濯可就要赶过来了。

        太后娘娘虽然没有她的小侄女脑子动的快,但是只要一听这些话,还不是马上就有了反应。

        “来人啊!你们去把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子给我抓起来,竟然胆敢对哀家不敬!哀家要治她一个大不敬之罪!”

        太后娘娘手指指着隐云曦。太后娘娘身边的年轻男子看着隐云曦的表情之中带着十足的垂涎,甚至是眼神之中都是相当的明显的。

        看见太后娘娘竟然想要让人抓住隐云曦,年轻男子那本来就很轻浮的眼神之中竟然闪过怜惜。

        就像是正在怜惜隐云曦要被欺负了一般。

        如果隐云曦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年轻男子竟然还对着隐云曦露出了安慰的眼神,似乎在告诉隐云曦,你不要害怕,我想办法救你。

        隐云曦更无语了,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什么身份的人,跟在太后的身边随意出入后宫,最彪悍的是自己都已经被误会是黄莆少濯金屋藏娇的女子了,他竟然还敢色胆包天的对自己暗送秋波。

        隐云曦的表情还没有什么变幻,隐云曦先感觉到了那些伺候自己的婢女们脸色现变了。

        显然这些婢女应该都是黄莆少濯的心腹,见到这种情况自然是面色相当不好了。

        隐云曦感觉到了暗处之中那些应该是监视自己的暗卫们,开始出现骚动了。

        暗卫一般是不现身,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实在是有几分的尴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出来阻止。

        而这个时候随着太后娘娘的一声吩咐,跟在太后身后的几个人顿时扑了上来。

        这些人穿着的是太监的服装,应该就是皇宫之中的太监。

        毕竟就算是太后,也不可能将外男随便的带着在后宫招摇,所以隐云曦猜想,这个年轻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