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感觉到了吗

第(1/2)页

        怪不得隐族之中总有人反对自己父皇隐天罡了,正是因为他没有这种让人臣服的能力吧。

        “小曦曦,你好好的感受一下,我从你的身上能感觉到一股让人想要臣服的能量,你自己肯定是能控制的,我想着就是伯母说的隐族皇者的特殊能力吧。”

        隐离说道,隐离丝毫不介意尹云曦的能力会让他产生臣服的感觉,隐离只是觉得有了这个能力之后小曦曦日后前去天祁国和自己父皇对立的时候,也能拥有更多的胜算。

        这种让人臣服的能力,是隐族隐皇的一个标准,有了这个能力就能得以服众,但是对于隐离这种实力的强者来说,还是可以抑制住自己心中的臣服的。

        否则的话,隐天罡也不能抢走同样拥有这个能力的隐清风的皇位,只不过估计当时也用了什么阴谋吧。

        以正经的隐皇在隐族之中的号召力,隐清风没理由会输给隐天罡的。

        “好,我感受一下。”

        听隐离这么一说,隐云曦虽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但是这不妨碍去感受一下。

        既然隐离都说了,那应该就不是假的,现在自己身上一定是有什么自己没感觉到的能力正在缓缓觉醒。

        隐云曦闭上双眼,整个人瞬间陷入沉寂的状态,从其中去感受现在的情况如何。

        半晌之后,隐云曦感觉到了,在心底深处,慢慢的涌上来的,正是一种玄而又玄的力量。

        隐云曦对这股能量的反应,是既熟悉又陌生,似乎这股能量早就存在于身体之中,是身体的一部分。

        可是又像是刚刚见面的陌生。

        有这种感觉之后,隐云曦知道,这是难以描述的。

        “感觉到了吗?”

        隐离见隐云曦睁开眼睛,眼眸之中闪过沉思的神情,于是问道。

        “似乎感觉到了,但是不知道如何运用。”

        这是隐云曦的实话,就算是能感觉到了这股能量,可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用。

        “不用心急,慢慢就好了。”

        “嗯。”

        “隐族的人都有特殊的能力吗?”

        隐云曦忍不住问道,对于隐云曦来说,还真的有点接受不了这种神奇的能力。

        “不过小曦曦你的能力应该才是最厉害的,毕竟是可以让隐族人为之臣服的能力,这或许就是嫡系血脉的能力吧。”

        尹云曦说这些话的时候颇为无奈啊。

        隐天罡到底不是隐族的皇者,所以既便是百般苦心,仍旧难以得到全部隐族人的认同,只不过现在是摄于他的威势不敢声张,也或者是因为没有真正拥有隐皇血脉的人在天祁国,所以不得不奉隐天罡为皇了。

        “既然我父亲隐清风也拥有这种能力,隐天罡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将我父亲困于十万大山阵法的呢?”

        隐离刚才就已经想到了,但是小曦曦仅仅是通过几句对话,现在就马上联想到了这一点。

        “看来想要对付你那个父皇,还不能太鲁莽的直接上呢,还得调查一番到底我父亲为什么会被隐天罡坑了才行啊,否则他能坑我父亲,也能坑我啊。”

        隐云曦要为衾懿和隐清风报仇,这些都是必须要调查的事情。

        隐云曦不仅仅要让隐天罡失去王位,还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报应。

        隐离狭长的眸子之中闪过笑意,小曦曦从来都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

        “我们走吧。”

        隐云曦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父母长眠之地,然后和隐离迈步离开。

        清风吹拂着十万大山满树的绿叶,簌簌的风声从林间穿梭,经历了一番生死和永恒,十万大山此时绿意生机之下,只剩下无尽的死寂。

        隐云曦毕竟没有什么心情再继续待在这个地方了,于是和隐离一路离开了这样死寂的地方。

        与此同时,远在天祁国都城的隐天罡。

        “啪!”

        隐天罡手中的东西被猛然摔在了地方,轰然的声音让下人们寒颤若惊。

        “陛下息怒——”

        “滚下去!”

        隐天罡平时保持着自己威严和严肃的样子,可是那仅仅是对外的形象,对内隐天罡的样子可要可怕多了。

        风雨欲来的气势让大殿上的内侍们吓得不敢声张。

        当大殿之中的人撤下去之后,偌大的宫殿之中只剩下隐天罡一人。隐天罡双眼阴沉的可以滴水,狠毒从眸色之中缓缓流出。

        “竟然又有新的传人了,隐清风死了?”

        隐天罡恶狠狠的说道,隐天罡的神色似悲似喜,似乎自己的心腹大患死了,可是又觉得心中似乎有不好的预感正在缓缓的觉醒。

        “看来要想一些办法了,不能让隐清风的后人活着进入天祁国。”

        隐天罡暗自下定决定。

        因为整个大殿只有隐清风一个人,门窗紧闭,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光色非常的昏暗,只有地面上整块的光滑石板,正反射着光芒。

        天祁国的宫殿面积广大,室内有四个巨大的蟠龙金柱,直接插入房顶,高大的房顶上是金色的修顶,使得整个大殿看起来气势斐然。

        宫殿的正中央,上面有一个宽大的王座。

        这个王座全体都是金黄色的,应该是黄金打造的,看起来金橙橙的。

        高高在上,所有人在宫殿之内全都要仰望王座上的人。

        隐天罡对自己的王位有着绝对的执着,他抚摸着自己的王位,眼中露出痴迷的神色。

        “绝对不能被人抢走。”

        隐天罡的脸色笼罩在阴影之中,脸色忽明忽暗,阴狠占据了神色的全部。

        隐天罡知道隐族的人是没办法对付拥有隐族皇者血脉的人,这不仅仅是隐族的人大多数都是会拥戴有嫡系皇族血脉的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很难对有威压的人进行反抗。

        “看来我应该找一些别的办法。嘿嘿。”

        隐天罡露出一丝的冷笑,有无数算计从眸子之中闪过。

        隐云曦和隐离是不知道在天祁国的隐天罡已经知道了新的皇者出世了,隐云曦是对隐族的事情一无所知,而隐离毕竟还年轻,虽然身为皇子,却一向对天祁国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

        甚至很多时候并不待在天祁国,所以不知道隐天罡已经知道了隐云曦的存在。

        几日之后,隐云曦和隐离已经行至到了最初近到十万大山的附近。

        “小曦曦,我们是直接去天祁国,还是回逐阳国看看?”

        隐离问道。

        隐云曦这两天表面看着虽然没什么,可是心情其实是相当低沉的,毕竟朝夕相处了多天的娘亲和刚刚遇见的亲生父亲,就在自己眼前去世了。

        既便是一向坚强自立如隐云曦,也觉得相当受打击的。

        这几天的时间之内,既便是隐云曦不说,隐离也能感觉得到,小曦曦的情绪很低落。

        经常性的发呆,也有些心不在焉,沉默不甚说话。

        隐离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沉默的陪在小曦曦的身边就好了。

        “嗯,回一趟逐阳国吧。”

        隐云曦思考了一瞬之间,回答道。

        隐云曦和隐离对视一眼,隐离狭长的眸子之中全是包容,带着温和的笑容。

        隐离和隐云曦其实想到的是一样的,如若是去天祁国的话,不能太过的莽撞,毕竟在天祁国隐云曦是没有一点的根基。

        而隐云曦要去的天祁国,是要去调查最机密的事情,是现在的隐皇如何篡位上一届的隐皇,如此机密的事情,当然不可能轻易被人知道了。

        并且,不仅仅是调查隐天罡这么简单的,隐云曦要将隐天罡从皇位上赶下来,不能不谨慎。

        “也不知道现在外界的情况如何了?”

        虽然时间过得并不久,但是身处于十万大山阵法之中,是完全和外界的消息相阻隔的。

        外面的世事也是瞬息万变的,也不知道三国之间的战事现在如何了。

        隐云曦和隐离从战场撤退的时候,战事算是初步到了一个僵持的阶段,烈海国还保存了不少的实力,也未必没有机会反攻,只不过如果在两国的攻击之下,肯定是难以支撑的。

        可是因为黄莆少濯的狠狠一击,大夏国和逐阳国已然从不信任变成了相互敌视的关系。

        战事瞬息万变,大国之间的博弈瞬息无常。

        隐云曦靠猜测的话也很难猜到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所以隐云曦和隐离打算第一时间还是要回去逐阳国,毕竟逐阳国才是隐云曦的势力根源。

        十万大山的面积很大,隐云曦和隐离脚程极快,几天时间的急需赶路,隐云曦和隐离已经到了原本的十万大山阵法的边缘。

        “我就是在这里被隐月匡进十万大山阵法的。”

        隐云曦记忆超凡,看着眼前的景色,自己的大脑飞速的就感觉到了,这应该是自己熟悉的景色。

        那一日,一模一样的青年,面上温柔的笑意逐渐狰狞,狭长的眼眸之中闪烁着奸计得逞的笑意——

        “这里么。”

        隐离黝黑的眼眸环视一周。

        隐离纵然不愿意去了解关于天祁国的很多事情,但是本身身份是皇子,很多事情既便是不了解,也仍旧是知道的十分清楚的。

        就比如说眼前这个十万大山的地形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