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你还真是谦虚

第(1/2)页

        这个时候琴声急转而下,沉闷的琴声伴随着淡淡的沧桑和悲怆,就像是看到浮尸遍地血流成河,那种苍凉场面的之下而产生的巨大悲怆之情。

        又或是即将死亡的战士,眼前最后的朦胧,想着不知魂归何处。

        尹云曦的琴音,就像是能听出来的故事一样,有战场的激烈厮杀,也有战场之后的苍凉和悲壮。

        宫凌竹的心情似乎也随着琴声的起伏而潮起潮落,就像是整个心神都被吸引了一样。

        一曲罢,尹云曦收回了自己的双手,面色淡然的看着宫凌竹。

        “云曦真的是好琴技啊。”

        宫凌竹这时候才从琴声之中清醒过来,就绝对真诚的拍拍自己的双手,尹云曦的琴技是宫凌竹见识过最好的,没有之一。

        既便是尹云曦的指法也许没有那些专门练习的女子们更好,但是尹云曦的琴音之中能感觉到蕴藏其中的感情,也能让人听出来。

        这才是最厉害之处,宫凌竹也从来没有听过如此肃杀的曲子,觉得很新鲜的同时,也感叹尹云曦的厉害之处。

        这样宫凌竹就越加对尹云曦势在必得了。

        尹云曦琴音一落,便回到了自己的席上。

        “云曦,你还真是谦虚。”

        宫凌竹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宫凌竹面前的酒香味越来越浓郁,看样子是酒已经煮的差不多了。

        宫凌竹应该是会煮酒的,鼻尖一动,香味扑鼻之后,宫凌竹轻轻的将袖口向后一捋。

        双手之间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将温热的酒水拿出,面前有两个小巧精致的玉杯,玉色晶莹剔透,闪烁着温和的光芒,尤其是温热的酒水倒入其中。

        甚至能看见温热的酒水在玉色的杯盏之中轻轻的流动,使得杯盏看起来更加的漂亮,甚至上面还闪烁着光芒。

        宫凌竹倒好酒水之后,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尹云曦。

        “云曦尝尝,这是十万大山阵法之中最好的酒水。”

        宫凌竹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尹云曦。

        尹云曦拿起小巧精致的玉杯,之间有温热的感觉传来,但是并不烫手,刚刚热过的酒,温度竟然被玉质的玉杯隔离了!

        这玉杯果然很不一般啊。

        尹云曦素白的手指摩挲着玉杯的杯沿,在宫凌竹温柔的注视之下,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其实只不过是看着一饮而尽,尹云曦怎么可能喝这么酒,别说是什么十万大山之中最好的酒水,就算是以前在地球之上,多好的酒尹云曦没喝过啊。

        尹云曦可不会让自己陷入十万大山阵法之中呢,所以当然不会喝这个酒,否则到时候不仅仅辜负了隐离,甚至于隐离也不会走,到时候可能将隐离一起留在这个十万大山阵法之中了。

        更何况,这个宫凌竹今天明显是有点不怀好意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尹云曦能喝这个酒,也绝对会小心谨慎百倍的不去喝这个酒。

        不过尹云曦还是很厉害的,既便是宫凌竹一直盯着尹云曦,也没有发现一点的破绽之处,还以为尹云曦就真的喝了酒。

        见尹云曦喝了酒,宫凌竹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尹云曦不经意之间闻闻自己的袖口,宫凌竹的笑意说明了这个酒肯定不简单,但是以尹云曦的能耐,竟然没有发现这个酒水有什么问题,更没有闻出其中蕴含什么药味。

        这让尹云曦很是疑惑。

        但是疑惑的同时,尹云曦也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个世界之上还是有很多既便是她也不了解的,尹云曦虽然自信,但是并不自负的觉得自己一定会什么都做到,什么都认识。

        尤其是十万大山之中,因为阵法能量的特殊,导致整个十万大山物种都和外界很是不同,尹云曦就更不可能有多了解了。

        见尹云曦喝了酒水之后,宫凌竹的笑容之中明显的多了几分肆无忌惮。

        “云曦。”

        宫凌竹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尹云曦看。

        尹云曦表情不变,心知宫凌竹这是要步入正题了。

        “嗯?”

        尹云曦仍旧是最短的话来回答。

        “云曦,可愿意留在主城之中。”

        宫凌竹声音温柔,充满了蛊惑。

        “或者说,云曦你可愿意留在我身边,留下这竹宛之中?”

        宫凌竹转了几天的圈子,也终于将这些话说出来了,而且还说的冠冕堂皇,说的还挺好听的。

        尹云曦知道他的意思,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图谋不轨的意思。

        宫凌竹说完话,本来温柔的目光像是瞬间就燃烧起来熊熊的火焰一般,如此“深情”的眼神,如果是看十万大山之中的任何一个女子,恐怕都要沦陷的。

        只是太可惜了,在尹云曦这里是不好使的,更不想说话的样子。

        尹云曦大脑之中飞快的想着,难道现在要跟宫凌竹撕破脸皮吗?

        尹云曦虽然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但是现在毕竟还没有达成目的,如果跟宫凌竹撕破脸皮,到时候尹云曦可就没有留在主城之中的理由。

        而且非常的显然宫凌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毕像像是尹云曦这样的情况,宫凌竹自己觉得,这辈子也不可能再遇到了。

        所以尹云曦还要放着宫凌竹会不会用阴招。

        十万大山之中的人,可不讲究那么多的规矩。

        宫凌竹火热的眼神紧紧的凝聚在尹云曦的面颊之上,像是无比期待着尹云曦的回答一样。

        尹云曦面颊之上的表情还是很淡定的,没有什么多余的变化,让人根本看不出来她的情绪变化。

        尹云曦的这些想法不过是从大脑之中转瞬即逝而已,这些为日后计划的打算,肯定是有影响的,本来尹云曦以为宫凌竹会更有耐心一些,但是因为杨墒的出现以及家族的压力,宫凌竹这才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无论如何,尹云曦当然不会假意同意宫凌竹的话,尹云曦不屑于这么做。

        “我不愿意。”

        既便是面对着宫凌竹无比火热和期待的眼神,尹云曦还是相当的淡定的,既便是说着拒绝的话,面色的表情也是很淡定的。

        毕竟对于尹云曦现在的情况而言,如果一旦拒绝了宫凌竹,可能要面对很大的危机,若是宫凌竹翻脸不认人,在人家的地盘上,就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

        尹云曦的话是绝对淡然的,但是这个话却让宫凌竹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宫凌竹刚才面颊上挂着的温柔和期待的表情,瞬间就僵硬在了脸颊上面。

        眼神也瞬间就呆滞住了,就像是不明白尹云曦说的话一样。

        确实并不怪宫凌竹会有这样的反应,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十万大山阵法之中,宫凌竹从出生到如今,还真的没有出现过被别人拒绝的情况,所以宫凌竹虽然有耐心,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

        至少宫凌竹认为,在十万大山之中,在主城之中没有哪个女子是他会求而不得的。

        尤其是宫凌竹很清楚尹云曦的情况,尹云曦虽然是在十万大山之外的世界之中来的,甚至在外界地位尊贵。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尹云曦先已经身处于十万大山阵法之中了,在不同的世界之中就应该有不同的生存法则。

        宫凌竹认为,像是尹云曦这样的人是应该懂得审时度势的。

        所以尹云曦应该很清楚,在十万大山阵法之中,除了主城,没有别的地方是适合人类生存的。

        “云曦,你确定你是这么想的?”

        宫凌竹说完这句话,凝神看着尹云曦,收在袖口之中的手掌紧紧的握住,虽然看着还是很平静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计较了。

        宫凌竹的表情上几乎是看不出什么的,但是双眸之下已经沉积了深沉的寒冰。

        而宫凌竹之所以还能保持着现在的镇定,这其中肯定还有着什么别的事情。

        也就是说像是尹云曦最开始想的一样,宫凌竹是有两手准备的。

        宫凌竹一边用温情攻势想要让自己区服,但是另一边,也做了另一个准备。

        这几日的相处时间,相信宫凌竹已经能够了解尹云曦这个人了,知道尹云曦不是一个他所能正常想到的女性。

        于是宫凌竹自然也要多做准备,宫凌竹毕竟是宫家的少主,在整个十万大山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青年人物了。

        所以当宫凌竹已经决定对尹云曦势在必得的时候,宫凌竹整整一天,就已经做了充足的布置了,所以宫凌竹胸有成竹。

        之前宫凌竹的想法就是这样,就算是尹云曦真的拒绝了自己,那么就他自然也无须对尹云曦可爱了。

        “主城虽好,非我家也。”

        尹云曦声音平稳,平静的声音就像是陈诉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哈哈!云曦,你难道还想要找办法从十万大山之中走出去吗?”

        宫凌竹以为这是尹云曦拒绝他的理由,顿时开口大笑。

        “云曦啊,你可不要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啊,十万大山阵法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活着出去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