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是不是更合适呢

第(1/2)页

        “了解和了解自己可以赢得一百场战斗,但仍有一些大脑。”

        原来楼俊玲急急忙忙,不是先进入战场,而是要熟悉一下战场的情况和对方将领的实力。

        在大夏袭击之前,李海国也可能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从城里回来。

        但是,由于李海国也知道珠阳国已经来到战场,李海国已经完全采取了缩小政策。

        李海国绝对不是出城面对城市,就是保护自己远离城市。让伟大的夏日国度进行一场艰苦的战斗,大海之国算不了什么。

        真的动弹不得。

        因此,从战争开始到现在,大夏果是一个比

        不给夏果留下一丝东西,李海国的政策的确是让盛夏成为国家,这场战争真让人难受,不如如期幸福。

        另一方面,尹云喜终于采取了行动,陆俊玲来到战场后,王玲作为监狱军队,也必须积极主动地走上战场,让韩丽写下坐在北京皇帝手中的声明。

        大自然不能写一封直接抱怨凌王的信。对于未来的军事力量,凌王夹杂着一些妥协,这在皇帝的眼中自然是不同的。

        “为什么不添加什么?”

        韩丽莫名其妙地问尹云喜,这一次,如果韩丽直接写下凌王的心,是不是更合适呢?

        “不,我们的皇帝,他一直都是偏执的,如果他写得如此直接,他也怀疑你的其余部分是否是水。更不用说这支军队必须有一个皇帝,更不用说运动了。

        对皇帝来说,管理自己的事务很有趣吗?“

        尹云西不想楼俊玲变好,但今天的威严

        皇帝可能没有好心情。

        我以为有句谚语说“一切都是黑白的”

        尹云西肯定不会告诉韩丽的。

        韩丽怡听了尹云喜说:打坐后,她立刻觉得真的有意义,而且还是尹云喜的能力,心里的理解是很有力的。

        只有凤事件引起了楼俊玲皇帝的怀疑,这次没有必要增加嫉妒,但更好,因为真正的皇帝永远不会怀疑他所说的不是假的。

        一旦皇帝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他的心就必须

        是一种可疑的废话,所以皇帝会想到皇帝是什么。

        高,真高!

        韩丽这样想的时候,立即怀着敬畏的心情望着尹云喜,只见尹云喜笑着和周围的隐士谈笑风生。

        韩寒立即挥手,开始在信笺上书写。

        一切如尹云喜所料,皇帝收到了信,整个人都不好。

        以为楼俊玲把她的军队赶到前线,一千多年的大侠及时篡夺了王位,那么她就成功做到了。

        一旦这样的废话不能

        被阻止,特别是当皇帝是楼俊玲的兄弟时,很明显他是皇帝的兄弟。

        多少钱。如果你不确定自己,如果是楼俊玲的位置,她真的没有信心。

        如果说凤事件留下了皇帝心中的荆棘,在他心中播下了怀疑的种子,那么现在的种子就被皇帝日常的幻想浇灌了,成了参天大树。

        于是皇帝终于坐下来,给了朝鲜一个秘密,秘密的意思很清楚:让王玲呆在战场上,现在不要呆在战场上,而是呆在完全不朽的战场上。

        并且授予了韩丽续约楼俊玲的资格,因此皇帝现在不想在夏季和激烈的海战中寻求阳光的好处。

        但要牢牢保护王位!

        韩礼德接到皇帝的命令,幸福根本就不可能,在命令中,皇帝不仅让他清理了王陵,还给了他官吏的承诺。

        这也是皇帝企图阻止韩礼德和楼俊玲去枣园的。

        韩礼德接到这个秘密后,自然第一次和尹云锡商量,同时也敬仰了尹云锡。要不是尹云西,他怎么能得到这么多好处呢?

        “尹建军,你看这是皇帝的秘密,韩也感谢了尹建的指点。”

        韩礼德还是一个很眨眼的人,他在尹云喜面前一向很谦虚,他从来不敢用这个美丽的名字,一向谦虚的韩某。

        “恭喜韩将军,如果你为陛下这么做,你将来自然会休息。”

        尹云西粗暴地扫射了神圣的目的,其实这个神圣的目的还没到前线,尹云西已经知道了内容。

        藏在一边看着快乐的韩礼德,黑眼睛里有一丝轻蔑,太阳能让他的眼睛一看,其实只有一个楼俊玲。

        这胆小的墙草,不知如何报答教练的责任,也不怪楼俊玲不愿

        求爱,如果你躲藏起来,他真的被这样的家伙压在了他身上。

        估计他只是想杀死他愤怒的冲动。

        尹云西与隐逸思想大致相同,天赋不多,真正的天赋在凌王楼陵墓下,如果没有尹云西的介入,宝座迟早会是陵墓。

        像韩礼德这样的人,虽然有一些军事上的成就,但最初担心凌王的力量是胆怯的,后来发现凌王并不真正喜欢他,对自己也没有原则。不是真的。

        自由人,但对于现在的尹云喜,毕竟还是有用武之地的,要面对楼俊玲陵墓,总是先有枪。

        “谢谢尹建军,嗨。”

        韩礼德欣然接受了他的一生,微笑着不奉承他。

        “好吧,现在我们成名了,等待战场上的消息,时间到了,你当然可以收拾楼俊玲的行李了。”尹云西写了这句话,躲在韩礼德的左边。

        大帐篷。

        这时,楼俊玲也在紧急调遣大户口,然后和夏侯惇一起发誓要打赢这场初战,振作起来,攻占这座城市。

        楼俊玲虽然带来了精英,但人并不多,因为楼俊玲要来前线,所以带来了骑兵。

        骑兵在战场上的作用可用锋利的刀来描述,强大的战斗力可以在战场上打开一个大洞。

        在战场上,没有来来去去的痕迹,起着绝对杀伤力的作用。

        但一旦陷入战场的泥潭,骑兵显然比步兵更强大,于是,钢琴军的陵墓明白了战场上凶猛的战场,于是派人到战场上增援。

        楼俊玲望着沙盘上的泥土,双手摩擦着眉毛,眼睛闪闪发光,但没有疲劳的迹象。

        楼俊玲的野心十足,只要有足够的增援,一战期间就会在海上遭受惨重的损失!

        在军营里,韩丽自然接待了楼俊玲,差点命令国家要求增援,于是她立即邀请尹云喜来商量。

        尹云西看了看楼俊玲信的内容,其实什么也没有,楼俊玲当然也没把她的装饰物写在信里。

        “韩将军,这是你完成皇帝给你的任务的绝佳机会。”

        尹云西的嘴里升起了一丝微笑,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闪烁着魅力,时间终于到了,有可能挖到一个坟墓。

        事实上,尹云锡楼俊玲并没有多少怨恨,但这可能是原本的尹

        云西求生的意志,是永远为他所遭受的耻辱报仇。

        现在还不是尹云锡和俞俊玲产生怨恨的时候,要指责于俊玲之前后悔于尹云锡。

        “哦?尹建军,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听完尹云喜,韩礼立刻坐直了身子,用明亮的眼睛望着尹云喜,期待的心情也没说。

        尹云西低声对韩丽说,但他笑了,不再说话。

        哈利的惊喜闪过他的眼睛对岸,战争迫在眉睫。

        围困是由大夏,珠阳联军进行的。

        为了牵制大夏的兵力,楼俊玲的球队没有看到任何动静。伟大的夏季国家死于战争就像一般的疯子和凶猛的海洋国家,最终会敞开大门。

        这次由楼俊玲率领的一支精锐骑兵,就像一把直接插在凶猛大海胸膛里的利剑,骑兵只有在突袭突袭中才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因为夏季的大伤害太大,伤亡惨重,其余军队都在别处守卫着,不能立即冲上来。因此,楼俊玲要求杨朱的军事增援。

        骑兵主要撕开一条裂缝,只要军队被压扁,第一场胜利就被夺走了。

        楼俊玲不知道韩礼德接到皇帝的命令,她不知道自己的背被割断了,也希望有军队帮忙。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楼俊玲率领精锐骑兵征战凶猛的军队,观看骑兵的人数越来越少,楼俊玲的精锐军装上布满了鲜血。

        但还是没有军队帮忙!“你为什么不来救?”

        军队陵墓的声音,战场上的喧嚣已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毕竟骑兵的数量还是很少的,面对军队,他一点优势也没有。

        陵墓咬紧牙关,一把凶残的剑,击倒了周围的敌人,只见骑兵的人数越来越少,追随自己的脚步。

        在像乌龟一样的国家,防线开始逐渐建立起来。

        但是增援部队无处可寻。

        “回来!”

        野心勃勃的楼俊玲这时感到喉咙紧绷,脸上的鲜血仿佛像她怒火的泪水,几乎一句话也出来了。

        愤怒的撤退在战场上回响。

        骑士不多,被撤退的军队包围,一个接一个,只在地板上留下一个军令

        楼俊玲的脸颊上布满了鲜红的血液,干净的血液让楼俊玲格外尴尬。

        然而,楼俊玲的实力还比不上一般的骑兵。

        瑞秋。

        即使只有他自己,也有几个进来了,或者冲出了包围。

        楼俊玲的身体也有许多伤痕,原本在战场上野心勃勃,没想到结局特别悲惨。

        在他二十多年的生活中,吕俊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灾难。

        楼俊玲一路走回军营,身受重伤,军营里无数人看到凌王乱七八糟,一股鲜血流回军营。

        韩丽很吃惊,她以为凌王会死在他们中间。

        是啊。

        尹云锡不是什么特别的意外,如果楼俊玲死得那么容易,他就不是凌王,他不配作为他的对手尹云锡。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