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一会儿伤口又崩开了

第(1/2)页

        隐离竟然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思贫嘴呢。

        尹云曦发现,这道伤口虽然不大,但是伤口不像是外面看着那么薄仅仅是皮外伤,也有点深了。

        看来是楼君凌拿出的那把刀是一把宝刀,宝刀格外锋利所以伤口要比想象之中看着大和深很多。

        “别吵吵!上一次受的伤刚好,这又受伤了,我看你是又想忌口了。”

        尹云曦好看的秀美紧紧的皱在一起,开始仔细认真的清洁隐离的伤口,随即开始将金疮药仔细的抹在隐离的伤口上面。

        清清凉凉的金疮药很快就止住了伤口的血迹。

        隐离身上的伤口虽然比尹云曦想象之中深一点,但是也不算是重伤,也就算是皮外伤了。

        有了尹云曦特制的金疮药,隐离的伤口之上很快就已经不流血液了。

        “我……”

        隐离刚要对尹云曦说话,就会尹云曦瞪了一眼。

        尹云曦凶巴巴的瞪了隐离一眼。

        “别大声说话,少用点力气,一会儿伤口又崩开了。”

        隐离就乖乖的听话,委屈至极的看着尹云曦。

        隐离的衣服已经被尹云曦剪开了大部分,但是因为伤口比尹云曦想象之中深一些,所以就还是需要包扎,尤其又是这么长的伤口。

        于是尹云曦半蹲下身,手指划过隐离的腰腹之间,隐离顿时感觉到一股火苗从自己的身上瞬间燃烧了起来。

        隐离的眼神幽深如海。

        在尹云曦飞速的几剪子下去之后,地面上顿时全都是衣服的碎步片子了。

        隐离的衣服全是最珍贵的布料,常人真的是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一匹的,可是在尹云曦手下全部都变成了废布片子。

        隐离不仅不制止,反而露出纵容宠溺的微笑,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尹云曦将隐离上身的衣服全都剪碎之后,隐离精壮的上身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隐离的肤色并不算是极白,但是也不属于小麦色,而是一种介于中间的颜色,和尹云曦的手指正好形成了将近一个色度的对比。

        隐离的身材非常的好,浑身上下都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精壮完美的六块腹肌将身体分割成了完美的线条。

        虽然被尹云曦将上身的衣服全都剪碎了,可是随着尹云曦的手指划过隐离紧绷的肌肉,隐离的气息逐渐粗重,喷出的鼻息带着火热的气息。

        整个室内的温度似乎也随着这样暧昧的气息变得更加的火热了。

        隐离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将身体上的疼痛已经完全的忽视了。

        “老实点。”

        尹云曦存在就是在折磨隐离一般,站起身吐气如兰的在隐离的耳边说了三个字。

        隐离浑身肌肉紧绷,当然是乖乖的坐在这里了,因为浑身僵硬已经不敢再动了。

        “好了,这才乖嘛。”

        尹云曦坏坏的一笑,水润的双眸里荡漾着妩媚。

        “嗯。”

        隐离直道这真是小曦曦真的是一个小妖精啊。

        于是在这个痛苦又幸福的煎熬之中,尹云曦终于上完药了,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隐离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气息都有了紊乱。

        “好了。”

        尹云曦在隐离的腰腹之中缠上了绷带。

        “老规矩,你知道的,少用内力,不要剧烈运动,忌口这些。”

        尹云曦柔嫩的手指划过隐离的皮肤,便收住了手。

        “我知道了。”

        隐离只能苦笑着应下了。尹云曦都已经下话了,他当然也只有听的份了。

        这次形势紧张的情况,又是因为隐离的帮助,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虽然尹云曦知道,就以楼君凌那个小心眼,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下的,没准现在天天在心中怎么琢磨自己呢。

        不过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不仅仅是楼君凌这个凌王很忙碌,尹云曦和隐离也有很多事情忙碌。

        尹云曦的自请圣旨和一番石破天惊的宣言,在民间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但是几个当事人却极为忙碌,所以这件事情虽然在整个逐阳国的民众心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却并没有被民众天天挂在嘴边。

        很快就到了逐阳国的重大事情了,是整个逐阳国一年一度的盛事,那就是逐阳国的皇家祭祀,虽然现在大夏国和烈海国已经打得是不可开交,逐阳国的边关也已经受到了影响,可是重要的皇家祭祀却不得不举行。

        就像是尹云曦所处的时代的古代一般,皇家祭祀这种事情被认为是皇家的重大事情。

        虽然在大多数的人眼中,尹云曦的一番宣言之后,凌王似乎无动于衷。

        其实不然,楼君凌自从这件事情过后,只要一腾出时间来,就来事压缩尹云曦的势力。

        这也是一种争斗,双方势力虽然没有全面开战,但是不断的摩擦却是一直都有。

        楼君凌毕竟势力极大,也拥有着皇族的很多特权,所以非常的厉害。尹云曦难免吃了几个小亏。

        但是这让尹云曦非常的不爽。

        于是想到了皇族祭祀,决定在皇族祭祀的时候给楼君凌找点头疼的事情做。

        “小曦曦想要怎么做?”

        隐离以受伤为理由,天天赖在尹云曦的身边。

        “对了,凤玉瑶回去之后怎么样了?”

        尹云曦突然想到了凤玉瑶。

        说实话,尹云曦和楼君凌交锋,是因为楼君凌足够厉害。

        虽然尹云曦很厌烦楼君凌,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在当世的几国之中所见到的这些皇族人之中,楼君凌绝对是其中佼佼者。

        样貌身材,身手心机实力样样不缺。

        所以尹云曦将楼君凌视之为对手。

        但是凤玉瑶就实在是上不得台面了,要不是她嫁给了楼君凌有可以用来利用打击楼君凌的地方,在尹云曦的眼中凤玉瑶简直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要脑子没脑子,要势力没势力,天天靠着别人的势力还耀武扬威的以为自己多么厉害,简直就是一个脑残啊。

        不过楼君凌自己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一个软肋,对于尹云曦来说只有高兴的地方,要怎么利用凤玉瑶狠狠的打击一下楼君凌呢。

        “凤玉瑶啊——”

        隐离听见尹云曦的话,看着尹云曦陷入沉思之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