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那我多久可以超过你

第(1/2)页

        隐离嗤笑一声“你这祖传阵法庄里的下人只怕都会用。”

        墨梓渊狐狸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她要是想学也不是不可以。”

        隐离眯了眯眸子,“哦?”了一声。

        墨梓渊理所应当道“只要加入我天下第一庄自然可以,若是成了庄主夫人,别说区区竹阵,就算是……”

        他敏捷的闪身,躲过隐离飞掷而来的茶杯,感受着跟名没有手下留情的劲风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凶险,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你要杀人吗?”

        “你若是再说出那种话,下次就不是这么好躲开了。”隐离冷冷的扫视他一眼,明显的在告诉他,他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墨梓渊的眸中闪过一抹算计。

        之前还不能确定尹云曦在隐离心中的地位,可如今看,明显极为重要啊。

        他收敛起玩笑的模样,漫步走过来,“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动那么大的气?”感受着隐离视线愈发寒冷,他急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我错了行不行,两位就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了。”

        注意到尹云曦的神色,他急忙补充一句“我这就把竹阵教给尹小姐,你们两位就饶了我吧。”

        一边说一边内心倍感凄凉,这都什么事啊?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怎么一眨眼反而要和人赔礼道歉了?果然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不是要教我竹阵吗?”尹云曦放下茶杯,满意的勾起唇角“还愣着做什么?这就走吧。”

        三人一块来到空地上,说起阵法,墨梓渊身上的浪荡气息猛然一收,整个人终于有了一点属于天下第一庄庄主的威严。

        “竹阵虽说是阵法之中最简单的一种,但阵发一道高深莫测,同一种阵法因为布阵的人不同,产生的威力也是截然相反的,其中这对布阵者对阵法的了解最为重要。”

        他简单的为尹云曦讲解了下入门的阵法,尹云曦前世也接触过一些这方便的知识,所以一点就透,理解的很快。

        原本没报什么希望,就是打算应付下差事就走人的墨梓渊越讲越觉得尹云曦是个可塑之才,讲起来更是滔滔不绝,越讲越兴奋,张口讲了不少晦涩的知识点,尹云曦竟然也可以很快理解。

        眼见尹云曦是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就算有她的脾气在这里摆着,墨梓渊也忍不住有了爱才之心“尹小姐你在阵法这方面这么有天赋,要不要考虑下来天下第一庄,我保证不出五年,你在阵法一道的造诣甚至可以成为天下第一!”

        “哦?这么棒?”尹云曦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

        墨梓渊见有戏,急忙上前当说客“没错,到时候在四国之中你横着走都没问题,就连皇室也要把你当做座上客的。”

        “那我多久可以超过你?”尹云曦悠悠瞄了他一眼。

        墨梓渊想了想,比了个数“以你的天赋,不超过四年就可以。”

        “那我就不考虑了。”尹云曦撇了撇嘴“五年可以成为天下第一,四年可以超过你,下次吹牛打点草稿行不行?”

        墨梓渊忍不住为自己叫屈“我好歹也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肯定要厉害点的!”

        尹云曦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那我怎么不见楼……皇上把你当做座上宾?”她把手中的树枝随手扔到一边,招呼隐离道“还愣着做什么?走了。”

        墨梓渊在见她就要这么走了,大喊道“阵法你还学不学了?”

        “早就学会了。”尹云曦迈步向竹楼的方向走去“这么简单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隐离,你快点。”

        “来了。”隐离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三下两下跟在尹云曦身后,两人并肩而行。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看起来分外和谐。

        墨梓渊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气的一脚踢向旁边的大树,结果忘了用上内力,疼的他惨叫一声,内心更加欲哭无泪。

        “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尹云曦也有些好奇“不过我记得他和楼君凌关系不错,你怎么把他弄过来的?”

        隐离轻轻一笑,姿态优雅风流“他又不知道我们对楼君凌做了什么,再者说,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们的关系也不过是因为互惠互利罢了,天下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小曦曦你比我还清楚这个道理的不是吗?”

        “这倒是。”尹云曦点了点头,刚想再说点什么,突然一道利箭的破空声清晰的响起。

        在两人同时闪身避开的同时,十几只箭在日光下闪烁着锋利的光芒,毫不留情的向两人方向而来。

        尹云曦冷冷一笑“不自量力!”她闪身避开利箭的同时,对隐离简短道“分开行动,等下掩护我。”

        “你要小心。”尹云曦的身手隐离自然信得过,但他身影动作之间,不动声色的挡下了大部分利箭。

        这座竹楼周围本就有着一片树林,少有人烟,对方明显埋伏在枝繁叶茂的树林之中,再加上招招狠辣的利箭,一眼看去,根本找不到对方身藏何处。

        尹云曦眸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等她捉到人,一定要看看是谁究竟这么大的胆子。

        “既然敢来这里,怎么不敢见人吗?”她冷声说话的同时,狭长的双眸猛然一眯,清楚的看到不远处那在日光下折射出冷冽光芒的一点寒星。

        她递给隐离一个眼色,隐离立刻会意的点了点头。

        有着隐离做掩护,尹云曦悄无声息的几个起落消失在那些人的视线之中,身影极快的潜伏到刚才折射出光芒的地方,那人根本没想到尹云曦竟然会发现他的藏身之所,最后的记忆便是姿容绝色的女子唇角勾起一抹杀气腾腾的微笑,白光闪过,他睁大的双眸之中满是惊愕的倒在地下身亡。

        也幸亏这些人分散行动,才让尹云曦这么顺利的解决了这个人。

        悄无声息的摸到另外一个人身边,手起刀落,又是一人满是震惊的离开了这个人世。尹云曦神色冷酷的伸手拭去溅到脸上的一抹血迹,看也不看倒在地下的尸体,面无表情的继续向下一人索命。

        既然敢干出这种事情,就不要怪自己会殒命于此!

        杀了一个两个人还好说,但一下死了数十个人,从射出的利箭就可以看出明显出了事故,幸存的那些人在性命的威胁下,更是发出了十二万分的实力。

        尹云曦不屑的嗤笑一声,该死的终归要死,就算再挣扎也逃脱不掉!

        在她又解决三个人之后,最后那个人已经被她一刀划破喉咙,却用着最后的力道扬手挥舞,将手中的弓箭坠落在地,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坠地之声。几乎是立刻,数只弓箭就向尹云曦的方向射来。

        尹云曦眸中满是寒光。

        隐离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猛然停滞住了一般。下一刻,他用出了自己此生最快的速度,所过之处只留一道残影!

        这般凶险的境地,她一个人该怎么办?

        尹云曦前世也经历过无数枪林弹雨,眼下的情况虽然凶险万分,但,还不放在她的眼里!

        身影蹁跹间,闪身躲过每一支利箭,并且不动声色的将利箭设来的方向牢记于心。

        箭终归是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发射出来的,尹云曦抓住这一瞬间的空闲,闪身到距离自己最近的弓箭手面前,扬手一刀毙命!那个人只来得及给这个世界留下最后一声惨叫便彻底离开,让剩下的不少人心中都暗自胆寒。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速度?什么样的身手?天下怎会有这般人?

        同时隐离也终于赶到尹云曦的身份,看她身上有着不少血迹,急切的问道“小曦曦你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尹云曦看他与自己背靠背的姿势,心中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翻涌上来。

        不管什么时候,她的后背从未交托过给别人。

        将后背交托给别人,也就代表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到了别人受伤,对自己是这样,对隐离亦是这样。

        她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对方已经被尹云曦杀了一大半的人,剩下这些人更是已经被他们吓破了胆。

        试想去杀人,自己折损了一大半的人马,可对方却什么事情也没有,怎么可能不胆寒?

        尹云曦一身红色的长裙,经过鲜血的浸染,更是红的如火,她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没有任何温度的笑意,好似那黄泉路上盛开的曼珠沙华一般,美丽却带着极致的残忍。

        “既然敢做下这种事,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饶命饶命啊!”一人哭着跑出来,涕泪横流的求饶“我也是听从命令行事,还请尹小姐饶我一命啊!”

        尹云曦眯了眯眼“那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眼中闪过惊慌,明显是极为惧怕派他来的人。

        “你可要想好了再说话。”尹云曦冷冷的勾起唇角“你若是随意编了一个人来骗我,下场可是会死的很惨。”

        “是……是……”他眼中满是犹豫不定与挣扎,尹云曦不耐烦的冷哼一声,“既然你不说,总有其他人会知道。”

        “我说我说!”那人大叫一声“是……是……”他眸中猛然闪过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