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格外地优雅大方

第(1/2)页

        想要算计她的,她当然侄儿的都不会放过的。

        “云曦,你的心可真的有点儿黑啊,还好我没有算计过你。”楚舞舞暗自抹了一把汗,尹云曦想要做什么,她大概已经猜到了,用素素那里拿出来的毒药加害皇宫里面的人,同时又让尹清正把衣服送进去,尹云曦还真是心黑。

        “嗯哼,你现在应该多感谢感谢你的聪明了。”尹云曦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她最喜欢的就是楚舞舞这样的心直口快,用不着提防和算计什么。

        楚舞舞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小心翼翼的帮着尹云曦将药粉洒在了衣服上,开玩笑,这个药粉要是沾染到了皮肤上,皮肤可是会腐烂的。

        一想到这里,楚舞舞不由得更加小心了。

        注意到楚舞舞的小心翼翼,尹云曦笑了笑,从衣袖中又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楚舞舞“喏,这里面的药丸,吃一颗,然后就不用怕这种药粉了,这个药丸是我这几天研究了素素的这个毒粉后做出来的解药,提前吃会有抵抗的效果。”

        说完,尹云曦抬起手,指了指直接被她放在手上的毒粉,当真没有任何的事情。

        楚舞舞连忙翻出一颗,二话不说直接塞进了嘴里“嘿,有这东西干嘛不早说啊,害得我提心吊胆了这么久。”

        “我能说我就是想看你提心吊胆的模样吗?”尹云曦一脸无辜地眨眨眼,认真地看着楚舞舞问道。

        “……不能!”楚舞舞狠狠地抽了抽眼角,她楚舞舞什么人没见过?可是只要是和尹云曦在一块儿,她一般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呵呵……舞舞你和云曦还是这么喜欢斗嘴。”这时,不远处响起了一阵轻笑,楚舞舞头也不回地嘟囔了一句“茉雅你什么时候来的?看见我被云曦欺负了,也不来帮帮我。”

        来者正是才从兵营的训练场回来的仟茉雅。

        “我这不是才过来吗,本来是去找你的,结果听下人说,你来了云曦这里,我想可能是有什么事,也就过来看看,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仟茉雅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一身绛红色的劲装倒是让她没有那么娇弱的感觉了,整个人英姿飒爽了不少。

        “茉雅,你又被大将军拖着去训练了,难不成不累吗?”尹云曦疑惑地看着依旧神采奕奕的仟茉雅,开口问道。

        “恩,也不是很累,父亲大人教我用内力驱除疲劳,虽然这样做还不是很熟练,不过也有效果,现在我和平时感觉差不多,没什么累的,反而更加精神了呢。”仟茉雅笑吟吟地道,就算是在练武,仟茉雅平日里看上去依旧是那副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的模样,无论是言谈还是举止,都格外地优雅大方。

        “这也算是练武的好处了吧,真不知道将军他是怎么想的,别的不说,就看你这副模样,也不像是练武的人啊。”楚舞舞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虽然一直很不能很理解为什么仟崖会让仟茉雅习武,可是这个是仟茉雅的家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只能在闲谈的时候吐槽一会儿了。

        “呵呵,这个是父亲大人的决定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照做就好了。”反倒是仟茉雅想得开,笑吟吟地开口,“再说了,习武对我也没有坏处啊,不是吗?”

        “你们俩再这么聊下去,我这里可就弄不完了啊!”尹云曦无奈地看着越聊越开心的楚舞舞和仟茉雅两人,指了指案桌上成堆的衣服。

        为了不让尹清正那只老狐狸发觉衣服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她只能把毒粉藏在衣服的褶皱里,所以有些地方是需要拆线重新做的。

        “好了好了,先不说了,咱们先帮着云曦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吧。”仟茉雅歉意地冲着尹云曦笑了笑,率先拿起一件衣衫,开始拆线。

        三个人干活自然是很快的,约莫一个时辰,藏好毒粉的衣裙已经收拾完毕,整整齐齐地放在那里。

        “就这样,我去叫隐离过来。”尹云曦眉眼带笑的看着叠好的衣服,转身走了出去。

        “诶哟,我的老腰啊,累死了。”楚舞舞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没想到做衣服这么累人,以后我才不要自己做衣服呢,这么下去,黄花大闺女都要变成老太婆了。”

        仟茉雅好笑地看着楚舞舞嘟囔着,不由得开口道“你这算什么做衣服啊,就只是缝缝补补了一会儿就不行了,舞舞,今后你怎么嫁的出去啊?”

        “诶,嫁不出去正好,嫁出去烦人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被别人命令,只要一想到今后嫁人了,就必须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天呐,我一定会死的!”楚舞舞夸张地抬头望天,一副百般不情愿。

        “得了吧,现在又没人让你嫁出去,你犯什么愁啊。”仟茉雅无奈地摇了摇头,低着头打量着尹云曦这一次要送进皇宫中的衣裙。

        做工精细,布料上面的花纹都是巧娘用针线一点儿一点儿地绣出来的,花式也大方优雅,不愧是作为奇阳花第一才女尹云曦设计出来的花纹。

        这头楚舞舞和仟茉雅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那边儿尹云曦却在四处寻找着隐离。

        “阿丹,你看见隐离了吗?”转悠了半天,尹云曦也没有看见隐离,索性一把拉住路过的阿丹问道。

        “啊,四小姐说的是隐公子对吧,隐公子他出去了。”阿丹指了指门口,“才出去没一会儿呢,急匆匆的样子,也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

        “出去了?”听了阿丹的话,尹云曦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隐离这段时间老是出去,也不知道隐离这段时间在干什么,神神秘秘,也不告诉她。

        “对啊,四小姐你找隐公子是有什么事吗?”看到尹云曦的脸色不佳,阿丹问道。

        “没什么,那些衣服要送到丞相府去,本来想先隐离当苦力的,结果谁知道他出去了。”尹云曦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阿丹,笑眯眯地开口,“要不阿丹你来当这个苦力吧,衣服实在是有点儿多。”

        “好嘞,没问题。”阿丹倒是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了。

        驾着马车将衣服送到丞相府门口,便被丞相府的侍卫拦住了“这里是丞相府,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我们是来送衣服的。”负责驾车的阿丹无奈地解释道。

        侍卫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不耐烦“送衣服?你当丞相府是服装店啊?走走走,没事不要在这里捣乱。”

        “可是我们真的是来送衣服的,这些衣服都是四小姐吩咐送过来的。”阿丹依旧将马车停在门口,不断地抬头张望着丞相府内。

        侍卫还想说什么,却被一阵冷笑打断“呵呵,怎么回事,原来我在丞相府的地位就这么一点儿?送个衣服还会被侍卫拦着?”

        一边说着,尹云曦一边掀开了车帘,从马车内走了出来,冷冷地盯着侍卫,红唇微抿,一股骇人的威慑力骤然迸发。

        “真,真的是四小姐……”侍卫愣了愣,随后连忙跪倒在地,“属下知错,都怪属下眼拙,没有看出来这是四小姐的马车,四小姐息怒。”

        “那就滚一边儿去,别挡着我的路了,看门狗什么的,真的很烦啊。”尹云曦不耐烦地撇撇嘴,向前走去,一脚踹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侍卫,“阿丹,在那儿等我一下,我去叫尹清正过来收货。”

        “是。”阿丹点头应下,低头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两名侍卫,不禁有些疑惑,“四小姐已经进去了,你们干嘛还要跪在地上啊?”

        “没有四小姐的命令,我们不敢起来。”其中一名侍卫颤颤巍巍地回答,他可是见识过尹云曦的厉害,四夫人和二夫人就是得罪了尹云曦,现在一个在祠堂关着还没出来,一个全身没了骨头,就这么死了!

        “诶……那就随便你们吧。”阿丹也懒得多问什么,反正在他的印象里,尹云曦是一个很好的老板,但是偶尔也能听到传闻说尹云曦心狠手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尹云曦进去没过多久,尹清正就带着两名家丁匆匆赶来了门口。

        “老爷。”侍卫见尹清正来了,连忙又是行礼,恭敬地跪在地上,久久地不起来。

        此时尹清正也没有那个闲心理会他们,只顾着吩咐家丁“去把马车上的衣服全部拿下来,动作轻点儿,这些可是要送进皇宫里的东西。”

        “是。”家丁利落地上前,在阿丹的指引下,将马车上的衣裙全部拿了下来。

        “动作都轻一点儿,要是把衣服弄坏了,你们赔得起么?”尹云曦微微眯了眯眼,现在一旁冷冷地开口道。

        家丁的动作微微一顿,明显更加小心了起来,尹云曦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衣服怎么可能就这么坏了?她只是担心夹杂在其中的毒粉会被震开,到时候家丁的身体先腐烂了,她还怎么嫁祸给尹清正?

        尹清正现在尹云曦的身边,什么也没有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尹云曦已经能够在他自己的面前指指点点了。

        “丞相大人,”就在尹清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尹云曦突然开口了,一双狭长的美眸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这衣服我是好好地送到了丞相大人的手上,要是出了什么闪失,就不管我尹云曦的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