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第(1/2)页

        尹云曦松开交叉的手指,指尖不紧不慢地在案桌上敲打着,让人感到莫名的压抑。

        尹清正暗自咽了口唾沫,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才是一家之主,可他现在却不敢违抗尹云曦的命令。

        “叙旧……”尹清正低低地重复着尹云曦话,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尹云曦要说叙旧的话,他和尹云曦之间,恐怕用不了几句话就能说完所有的事情吧。

        “嗯哼。”尹云曦点点头,就好像没有看到尹清正眼中的为难,一脸笑意地开口,“丞相大人觉得,过往丞相大人待我如何?”

        “这……”尹清正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毕竟,曾经的尹云曦受了太多的苦,他虽然不是直接下令让人那样对待尹云曦,可是他的不闻不问同样也是造成尹云曦被人欺负的结局的帮凶!

        “既然丞相大人说不出来,那就由我来说吧。”尹云曦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尹清正说话,慢悠悠地开口道,“托了丞相大人的福,我自幼丧母,作为丞相大人的嫡长女却被家里的其他姐妹,姨娘们欺凌,被人推下池塘,不闻不问且不说,还纵容其他人对我欺凌,后来呢,也不听我的辩解,听信二夫人和四夫人的唆使,写下断绝书,丞相大人,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呢?”

        虽然这一切和现在的尹云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准确地说,她只是一缕孤魂而已,但是,这样的话,就算仅仅是这样说出来,心头还是涌上了一阵莫名的怒火,尹云曦知道,这股怒火,是这具身体曾经的主人的,她的情绪还是时不时会影响到自己。

        尹云曦好看的红唇中吐出的每一个字,就让尹清正的脸色白上那么一分,尹云曦到底要干什么,他不知道,不过他能够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这一切都是为父的错……”尹清正咬咬牙,声音低沉地开口,似乎是努力地想要装出一副愧疚的模样。

        尹云曦笑吟吟地看着尹清正一副虚伪的嘴角,也不接穿,反而十分认同地点点头“对啊,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见尹清正脸色一变,尹云曦微微一笑,话音一转“不过冤冤相报何时了啊,算了,以前的事情就算过去了,我想母亲大人也不希望我们之间变成这个样子。”

        “云曦……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尹清正难以置信地看着尹云曦。

        “恩。”尹云曦点点头,当然是假的,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尹清正的结局更加精彩一点儿。

        “太好了!云曦,你终于肯原谅为父了!”尹清正老眼中灵光一闪,丝毫看不出先前悔恨的意味。

        尹云曦对此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尹清正的反应她已经猜到了,动作利落地在白色的宣纸上写写画画,尹清正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尹云曦便将宣纸递到了尹清正的面前“丞相大人看看吧,如果没有意见,那就签个字。”

        尹清正疑惑地接过去,大致看了几眼,上面的大意就是尹云曦把衣服送往皇宫这个工作全权交给丞相府,同时皇宫的付款,丞相府拥有三成的分成。

        “这个就算是我对丞相大人的补偿吧,还希望丞相大人不嫌弃,笑纳了。”尹云曦笑盈盈地看着尹清正,目光澄澈,根本看不出有其他的想法。

        就算是有,陷入狂喜之中的尹清正也看不出来,因为他的所有目光都汇聚在了那张有着尹云曦亲笔写下的字据的宣纸上了。

        “为父这么多的女儿,没想到最后还是云曦孝顺。”尹清正朗朗地笑了,二话没说,接过尹云曦递来的狼毫笔,毫不犹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尹云曦将宣纸收回来,叠好,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衣袖中,站起身来“那就这样吧,我今天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那要不要我让下人送送你啊?”一听尹云曦要走了,尹清正连忙问。

        “不用了,丞相大人日理万机,就不劳丞相大人费神了,我自己出去就好。”尹云曦摆摆手,带着楚舞舞和清欢头也不回地走出书房。

        直到离开了丞相府,楚舞舞才不解地问道“云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竟然平白给尹清正那个老家伙好处。”

        “如果没有点儿好处,尹清正这只老狐狸怎么可能会上当?”尹云曦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楚舞舞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算了,我也不问了,反正最后总会知道的。”知道从尹云曦这里问不出来什么,楚舞舞也就不再多问,只是摇了摇头,走在了前面。

        “其实吧,这个事情,还真是要你帮个忙。”尹云曦好笑地看着楚舞舞,明明心里很想知道,还在一个劲儿地装作不在乎,真是个别扭的家伙。

        一听到原来还有事情是自己能够做的,楚舞舞眼前一亮,立刻转过身去,连忙问道“诶,什么事啊?”

        “我还要麻烦你帮我把那些和你交情不错,我也认识的官家夫人小姐带来服装店,让她们买衣服。”尹云曦笑吟吟地开口道,眼眸中尽是狡黠的光芒。

        “嘁,”听了尹云曦的话,楚舞舞不由得撇了撇嘴,冲着尹云曦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你这不就是让我当推销员么。”

        “对啊,你有那么好的口才和人际关系,怎么就不能当一下推销员了?”尹云曦一脸认真地反问道。

        楚舞舞想想也是,便点头应了下来“推销就推销,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啊?”

        想来是和尹云曦呆久了,楚舞舞也变得“势力”起来,没有好处的事情是不会做的。

        “好处……”尹云曦想了想,目光转向一旁的清欢,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把清欢送给你怎么样?”

        此话一出,顿时遭到了两个人的反对。

        “不行!四小姐怎么可以把清欢送人!”

        “这么黏糊糊的一个小家伙,我拿着也没用,才不要。”

        “诶哟,你们这两个人哟,真是别扭,我不就是开了个玩笑吗,至于这个样子吗?”尹云曦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在清欢的小脑袋上揉了揉,算是安慰了,紧接着对着楚舞舞开口道,“这样吧,事情办成了,我送你一套衣服,怎么样?”

        “诶,行啊。”楚舞舞这下总算是满意了,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尹云曦让她帮忙的事情。

        翌日。

        楚舞舞带来的人还没到,就先来了一帮不速之客。

        “啧,这里人怎么这么多啊,本公主被吵得头疼,快些给本公主赶出去,要是本公主不舒服,你们这些贱民付得起责任吗?”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响起,尹云曦甚至不用看就知道来的是何方神圣。

        “小店就真有这么多需要忙活的地方,没有这么多人怎么照应得过来,玉瑶公主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尹云曦头也不抬,依旧坐在柜台后面,不知道在写写画画些什么,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笑意,冷着一张脸倒也别有风味。

        “呵呵,尹云曦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本公主和专程从皇宫里来你小店的姐姐们?”凤玉瑶冷笑一声,她的这个帽子就扣的有些大了,往小了说,尹云曦是不知礼数,往大了说,尹云曦就是藐视皇威了。

        听了凤玉瑶的话,尹云曦冷冷地笑了笑,慢悠悠地开口“玉瑶公主这话说得也真是有些严重了吧,首先,我这里的人并不是客人,都是在里面负责照应的店员,玉瑶公主要把我的店员们都赶出去,这是不是故意为难我呢?”

        “尹云曦你倒是会为自己狡辩。”这次说话的并不是凤玉瑶,但是也是尹云曦极为眼熟的一个人物,素素。

        也不知道曦晨怎么样了,看到素素,尹云曦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唯唯诺诺的女子,自从上次曦晨回去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是不是狡辩,各位怕是比我更加清楚吧。”尹云曦撇了撇嘴,搁下手中的狼毫笔,抬眼看向来势汹汹的众人,“不知道各位今日来,是买衣服还是找麻烦的,买衣服就请进来坐坐,找麻烦的麻烦出去,小店薄利,经不起诸位的折腾。”

        “哼,当然是买衣服的,不然我们从皇宫里出来,就只是为了找你的麻烦吗?尹云曦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凤玉瑶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屑地看了尹云曦一眼,她似乎忘记了,尹云曦作为拿到了奇阳花的女子,自然是有自豪和自傲的资本。

        面对着凤玉瑶的挑衅,尹云曦也不生气,依旧是一脸笑意,只是眼眸中的色彩已经冷了下去,既然凤玉瑶要来要来找茬,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虽然我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不过好歹我也是奇阳节的头筹,玉瑶公主你说对吧?”尹云曦挑了挑眉,抬眼看向柜台前的凤玉瑶,也不知道凤玉瑶是有心还是无心的,她今天可以算是盛装打扮了,繁复的衣裙看上去华丽得不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