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路障

    (   || [])({});

    bsp;bsp;bsp;bsp;牡丹微笑,“我们也是无聊,来看看热闹。”

    bsp;bsp;bsp;bsp;杜宾道:“那一起到前面去吧。”

    bsp;bsp;bsp;bsp;有他们三人在前面开路,他们很容易挤进人群,到最前面一干官员所站的位置。

    bsp;bsp;bsp;bsp;牡丹故意挑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刚刚站定,却见杜宾摇着把扇子也站在她身边。

    bsp;bsp;bsp;bsp;他似乎故意挨的她特别近,能感觉到他唇齿间呼出的热气喷在她脖颈。牡丹刚要恼怒,却听他低低地声音道:“小丫头,你安的什么心?我劝你还是趁早回去,这可不是你看热闹的地方。”

    bsp;bsp;bsp;bsp;牡丹睨他,“杜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bsp;bsp;bsp;bsp;“没什么意思。”杜宾摇着扇子笑得格外畅快,手中扇子扇出阵阵凉风,也不怕风大闪了他的舌头。

    bsp;bsp;bsp;bsp;牡丹却觉得他话里有话,好像绝不是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倒像是有意提点她的似得。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bsp;bsp;bsp;bsp;杜宾越发笑起来,笑容中还带着那么点子幸灾乐祸,“小丫头,你可知道金林峰那小子到均州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要是出点什么岔子,我可不好向金小子交代呢。”

    bsp;bsp;bsp;bsp;牡丹哼一声,“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交代了?”

    bsp;bsp;bsp;bsp;杜宾摇头,这伶牙利嘴的样子还真是像极了白倾城啊。

    bsp;bsp;bsp;bsp;牡丹不愿搭理他,故意站得远了些,又等了一会儿,过了约是一炷香的功夫,钦差的车队终于到了。远远便看见旗帜飘展,庞大的队伍溅起的尘烟,腾腾升起,蔓延不觉,怕有数里之长。

    bsp;bsp;bsp;bsp;渐渐离得近了,鲜衣怒马上千号人行进在平坦的宽阔的官道上,霎是惹眼。沿途路过的百姓瞧见这光景,纷纷避让,匍匐迎送。

    bsp;bsp;bsp;bsp;前排开道的是皇上谕旨护送的护卫,一个银盔银甲的小将奔驰着在前面护旗,肩扛暗黄色的四方官旗,上书“御封皇命钦差”,迎着朔风猎猎作响。

    bsp;bsp;bsp;bsp;嘚嘚的马蹄声震天,气势如山的排场碾压在土地上,直逼城门而来。

    bsp;bsp;bsp;bsp;有人看见这气势,不禁咂舌,“这位钦差大人真是好大的排场。”

    bsp;bsp;bsp;bsp;有人附和,“就是,上回金大将军和李公公做钦差,好像也没这排场大呢。”

    bsp;bsp;bsp;bsp;“那有什么办法,

    (   || [])({});

    谁让这位钦差大人是皇上新宠呢。”

    bsp;bsp;bsp;bsp;“嗯,听说还是丞相女婿呢。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却得了这天大富贵,还真是好运气。”

    bsp;bsp;bsp;bsp;“啧啧,谁说不是呢。”

    bsp;bsp;bsp;bsp;……

    bsp;bsp;bsp;bsp;众人自是议论纷纷,所说的都是这位杜钦差的闲言闲语,看来他人刚到均州,闲话倒是传出不少,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bsp;bsp;bsp;bsp;马车在城门前停了下拉,也没人下车,前面护旗的小将高声道:“钦差大人说了,一路上路途劳累,今日就不见各位了,明日再请各位饮宴。”说完手一挥,车队直接从城门口进城去了。

    bsp;bsp;bsp;bsp;那些跪地相迎的官员都面面相觑,他们早就准备了接风宴为钦差接风洗尘,没想到连钦差大人的面都没见到。这架子都大得离了谱了?

    bsp;bsp;bsp;bsp;不过谁让人家是皇上的宠臣呢,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bsp;bsp;bsp;bsp;一干官员都从地上爬起来,相互年兄年弟的告慰一遍,然后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bsp;bsp;bsp;bsp;不一刻,整个城门前便空荡荡的,原有的喧嚣半点不存了。

    bsp;bsp;bsp;bsp;牡丹看着越来越寂静的城门,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她是推了铺子里的事过来,就想看一眼那个仇人变成了什么样,没想到连官袍都没见着。或者真如秦郁所说,她多余来这一趟吗?

    bsp;bsp;bsp;bsp;杜宾见她一张脸阴阴沉沉的,不由笑起来,“早跟你说别凑这热闹,你非得要来,钦差大人根本不在轿子里,怎么可能会出来见人了。”

    bsp;bsp;bsp;bsp;牡丹也猜到杜俨多半不在的,刚才那轿子轻飘飘的,一点不像坐了人的。

    bsp;bsp;bsp;bsp;她问:“那钦差大人在哪儿?”

    bsp;bsp;bsp;bsp;杜宾摇着头故作神秘状,“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bsp;bsp;bsp;bsp;牡丹只想把他脑袋打爆了,这什么玩意,故意糊弄着她玩吗?

    bsp;bsp;bsp;bsp;她往前走了两步,心里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她现在连杜俨在哪儿都不知道,这仇还怎么报的下去啊?

    bsp;bsp;bsp;bsp;转身要走,后面杜宾凉凉的说了句,“金林峰在净香楼,你要不要去看看?”

    bsp;bsp;bsp;bsp;牡丹怔了怔,他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应该不是平白无故说出来的,金林峰在净香楼?他什么时候去的净香楼尚且不说,难道还会有别的人在吗?

    bsp;bsp;bsp;bsp;她打定主意去一趟净香楼,对杜宾拱手一礼,“多谢杜公子相告。”然后才拉着秦郁一起离开。

    bsp;bsp;bsp;bsp;看着她的背影,杜宾眼微眯了眯,他现在真是越看这丫头越觉得琢磨不透了。一个乡下丫头懂得那么多也就罢了,现在所做的事也完全超出了她一个女人该做的范畴,而且她好像对杜俨很感兴趣呢。

    bsp;bsp;bsp;bsp;杜俨?白牡丹?这两人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吗?

    bsp;bsp;bsp;bsp;有意思,实在太有意思了。他现在越来越好奇这丫头的身份了,想必在揭穿的那一刻,能让大多数人都瞪爆眼睛吧。怕是连金林峰都弄不清这丫头究竟是谁了。一个村里的乡下丫头,骗鬼鬼都不信啊。

    bsp;bsp;bsp;bsp;牡丹和秦郁上了街边停着的驴车,最近他们出入的多,就定期租了一辆车,每日接送他们。天越来越冷,尤其是秦郁,每天上学,没有车实在不便。

    bsp;bsp;bsp;bsp;这一路秦郁都是沉默的,待两人上了车,他才问道:“咱们要回去吗?”

    bsp;bsp;bsp;bsp;牡丹摇摇头, www.u&#97com “我要去一趟净香楼,你先回去,我让李全陪我去。”

    bsp;bsp;bsp;bsp;秦郁道:“不行,我不能让你独自去见金林峰。”

    bsp;bsp;bsp;bsp;牡丹知道刚才她和杜宾说话肯定被他听到了,他劝过她几次暂时不要招惹杜俨,只是她都听不进去。他对她无奈,便也只能顺着她了。

    bsp;bsp;bsp;bsp;不过或者她也不算独自,这会儿金林峰身边肯定有别的人。

    bsp;bsp;bsp;bsp;最好有别的人……吧。

    bsp;bsp;bsp;bsp;※

    bsp;bsp;bsp;bsp;净香楼不是均州最有名的酒楼,但却是最贵的酒楼,里面随便一道菜都要花上几十两银子,一桌酒菜吃下来少说也得上千两。

    bsp;bsp;bsp;bsp;但你别看贵,生意却好得很,里面出入的达官贵人尤其多,经常需要提前一个月就要订座位。

    bsp;bsp;bsp;bsp;否则你还吃不上这一口呢。

    bsp;bsp;bsp;bs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