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雇员们集体叛变

    ,

    再说了。

    诸奶奶叹口气。

    可怜的又不止他们。

    末世的残酷,夺走了太多人的性命,带着三个孩子的中年妇女不过只是这些悲剧里的其中之一罢了。

    话说完后,诸奶奶看孙女还是有些不忍地瞟着窗外(那四人就站在别墅大门外探头探脑的,从客厅窗户里可以看见的),诸奶奶再叹一口气。

    “晟洁,你要是看那三个孩子可怜,你就带她们去停车楼里帮忙吧。”说完,诸奶奶又补了一句,“大人就别带了,免得引来事端。”一般人对听话懂事的小孩子,容忍度还是可以的,她看那三个孩子虽然脸上惊慌恐惧的神情还在,但是互相之间也会帮忙拿东西和拉扶,应该不是那种自我中心的熊孩子。

    罗双茹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引出了诸奶奶一大段话,不过她听诸奶奶说完也觉得很有道理,便打消了想要邀请那四人进来的想法。

    诸晟洁得了奶奶的松口,也很是高兴,她心性善良,虽然心大,但是自家奶奶说的她也是听进去了,于是她出门很礼貌地请门口的四人在大门旁边的草坪里安身。

    被人一脸亲切礼貌地请睡草坪上,四人:“……”这是新的赶人方法???

    如果不是诸晟洁的态度够认真,后来带着吃的出来分发的罗双茹的笑容够真诚,从草坪对面的树上蹿下来的人的人数够多(罗双茹带出来的吃的有很多,这也是担心只给四人,会让别的人心生不平,从而针对、欺负他们),尚还有自尊的四人是真的打算黑着脸离开的。

    四人自此就在诸家的外面的草坪落了。

    而因为诸松昀这个救命恩人的关系,四人对诸家倍感亲切,这也是为什么中年妇女会担心是诸晟洁和诸晟箫在受责罚,劝说罗双茹让长辈们别对小辈们那么狠,说着说着,自然而然就扯到了自己家,再之后,说到已死去的丈夫和亲人,越说越泪目。

    中年妇女说到后来,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开始跟罗双茹说话的目的是什么,她拉着罗双茹的手,叙说起自己跟丈夫之间从初识到相知,从结婚到生娃,从甜蜜到争吵,从怄气到和好,从……到……一直说到丈夫生命的最后一刻。

    “呜呜……大妹子啊,我没想到啊,我跟他……呜呜……居然这辈子走不到白头哇啊啊……我们本来都、都商量好了……呜呜……到时候合、合葬……可、可惜这天……呜呜……不遂人愿啊啊啊……”中年妇女最后说得情不自禁,嚎啕大哭。

    站在她身后的三个孩子早就在她之前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咬着嘴唇,在默默地抹眼泪,最后这会儿被她的哭声一带,都没忍住,扑过来抱着她,也是放声大哭。

    罗双茹身为医务工作者,虽然早已见惯了生死,大多时候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病人和其家属面前保持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她的心底还是十分善良柔软的,以前每回上班受了刺激,回家都会抱着自家老公狠狠哭上一顿,这让诸松昀又心疼又无奈。

    本来罗双茹还坚持着只是双眼泛泪光,但是等三个孩子再围上来后,她就没忍住了,鼻子一酸,也是眼泪哗哗流。

    诸奶奶正在别墅里专注地修理林一和呢,忽然听见别墅外嚎啕哭声,懵了。她停下手,走到窗边一看,儿媳妇正跟一大三小抱头痛哭呢。(诸奶奶:???)

    “你媳妇儿在外边儿哭呢。”诸奶奶跟儿子努努嘴,被林一和的惨嚎声吓醒的诸松昀眉头一皱,站起来就出去看老婆去了。

    诸奶奶活动了一下手腕,走回了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在了沙发上的林一和身边。

    林一和看见她过来,眼神绝望:“诸妈……诸奶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乱跑了!求求您老人家了!!别再折磨我了……呜呜……诸……嗷——”诸奶奶捏起了林一和的一根手指,十指连心,林一和又嚎了出来。

    别墅客厅连接着二楼的楼梯旁,紧紧挤着林一和工作室的一群下属们,他们瑟瑟发抖地看着诸奶奶,林一和每叫一声,他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抖上一抖。

    林一和的惨叫持续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停歇了下来。

    诸奶奶神色轻松地坐在沙发上,活动着自己“劳累”的双手,她轻轻往楼梯旁的那群人扫一眼,看得他们瞪大了双眼,脸色发白。

    诸奶奶轻飘飘说了一句:“听说以前小一子跑了,不做活,都是你们出去把他带回去的?”

    “嗯嗯!是的!就是我们!”楼梯旁的那群人异口同声回答道,而且语气十分恭敬。

    “那现在怎么就顺着他了?”诸奶奶看都没有看向那群人的方向,她语气轻松,甚至饶有兴致地观察起了自己的手。

    “再也不会了!!!”楼梯旁的那群人求生欲望很强烈。

    “哦?”诸奶奶漫不经心。

    “诸、诸妈,我们再也不会顺着老板了。”文卫第一个表了忠心。

    “诸妈,我以后就只听您的吩咐!”丁柯原来也可以这么狗腿。

    “诸奶奶,我们今后一定听候调遣!”于枝天和章铄异口同声,态度诚恳。

    “诸、诸妈,我听您的!”白浩也紧跟大部队风向。

    “诸奶奶,心珉会乖乖的。”所以以后可不可以不要打我屁屁……(t▽t)

    “诸妈~你老人家保养得真好~有什么秘诀吗?”夏良裕露出商业笑容。

    “诸妈,我听话。”郑煊焓干脆不含糊。

    “你们、你们……”瘫在沙发上的林一和感受到了深深的背叛,“你们……”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怎么了?”诸奶奶对林一和工作室的众位员工的识时务很是满意,“他们懂得及时地弃暗投明,我觉得很好啊。小一子,你觉得,不好吗?”最后三个字,诸奶奶加重了音量。

    “……好,挺好的,诸妈你觉得好就好……”林一和屁都不敢放一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